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西院立威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2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此时的王保保对她不止是欣赏,有一种征服的欲望从心底油然而生,他要征服这个难以驯服的小烈马。

“三小姐,贱内有些不懂事,给我个面子,别和她一般见识,自家姐妹嘛。”

王保保上前说道,看着这女子他是越发的喜欢,不由得又凑近了些。

而此时云素问恼羞成怒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收场,转眼看向父亲。

云耀文终于站了出来,说道:

“算了,再怎么样也是你姐姐,你这样公然给她一耳光,那不是在给你姐夫难堪吗,赶紧道歉”。

说是那么说,但她对三女儿的做法跟赞成,之前打过小厮,打过长月,更大胆的打过汉王,如今居然亲手掌掴自己的亲姐姐,这个女儿令他刮目相看,这府中除了云中贺,都是一些养尊处优的败家子和败家女,从没有像三女儿这般自力更生不说,还多了几分睿智

突然感觉对她有些亏欠,年级还这么小,为人处事却不像这般年纪该有的,她本该无忧无虑的。

而云浅问才不会去道歉,她觉得道歉的人应该是那个无视生母的姐姐。

“听到没有”?云耀文有些愠怒,眼角瞥了下王保保,示意,怎么也要给他个面子。

可云浅问倔强的站在那里,不肯说出口。

“算了岳父,这本是贱内的错”。

王保保圆场道,这是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喊别人为岳父。

“这歉我来道”。

一声清亮沉稳的声音从屋内传来,随后王氏一身素衣款款走了出来。

云耀文被一身素衣的她愣在原地,想到当年的某一天,也是一身素衣,软软的靠在他的怀中,倾诉着相思之苦,而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一脸柔情,也没有了近几年的目光呆滞,此时的她与常人无异。

王氏走到云如问面前弯了下身子,轻说道,

“小女多有得罪,请夫人息怒”。

这一声充满了距离与生疏感,云素问看着与常人无异的母亲,突然有些内疚。

“娘,你做什么给她道歉,你又没错!”

云浅问上前扶住她,刚才母亲那弯腰的样子令她心疼不已,云素问居然欣然接受,难道她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浅儿,娘在屋里全都听见了,在窗户边也全都看见了,你始终要嫁人的,以后不可如此鲁莽知道吗”。

她轻轻抚住云浅问的手臂,语重心长的说道。

“娘也习惯了,只要你好好的呆在娘的身边,什么都不重要了”。

她的话让云耀文听上去是百感焦急,如今她真的不需要他了,她有了极力护着自己的女儿,这些年怎么对她的,他最清楚,想起来就觉得有些不耻。

而柳氏母女却不屑的甩袖而去。

王保保等人也都离去,走时恋恋不舍的看着院中那绝美的佳人,这个女子他势在必得。

院内只剩下云耀文,云浅问母女,还有长月。

此时王氏清楚地不能在清楚了,看着眼前这个曾经伤害过她的男人,平淡的很,没有了怨恨,似乎他就是陌生人一般。

“浅儿,你先进屋去,我有话和老爷说”。

王氏温柔说道,她的温柔与慈爱只会给这个女儿。

云浅问带长月进屋时,回头看了眼院中对立的父母,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缓缓进屋。

“老爷,如果云府容不下我们母女,请放我们离开这里”。

她淡淡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情绪,现在的他于她而言,就是个路人一般,甚至连亲人都算不上。

“颜儿,是我对不起你”。

云耀文无力的声音瞬间感觉苍老了好几岁。

“老爷,谢谢你”。王氏突然真诚的说道。

云耀文眼睛一亮,心里突然豁然开朗,可是接下来的话让他本来已经开朗的心情又回到了冰点。

“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好女儿,我不后悔当初背弃父母,执意要跟你,反而我更应该感谢你赐给了我这样一个好女儿”。

“颜儿,你还在怪我”。

他痛心的说着,没想到自己还是对她有这么深的感情。

“不要再叫我颜儿,你的颜儿在很多年以前已经死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母亲,请老爷以后不要在打扰我们母女。”

说着一个转身留给他一个决绝的背影,进入屋内,关上门的那一刻,让他瞬间觉得他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这个女子,他亏欠的太多,伤害的也太多,如果时间可以从来,他不知道会不会还是这样的结果。

当年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说她愿意和他相守到老,愿意为他生儿育女。

他也发过誓,会一辈子对她好,可是最后呢,他还是伤害了她。

他知道,那个曾经依赖的颜儿回不来了。

云浅问掌掴王总兵贵妾的事很快在大都城的大街小巷传的沸沸扬扬。

而远在四川营帐内的云中贺看着家书上的内容,郁闷的心情瞬间大好,心里更是对这个妹妹多了些赞赏。

这才是那个以牙还牙的三妹,一杯酒一饮而尽,直呼“痛快”!

陈友谅看着心情大好的云中贺没打算理会,只是把玩着手中的玉簪,轻轻抚上那个淡淡的“浅”字。

“咦,那不是我云家的玉簪吗,怎么在你的手上”。

云中贺说着就要上来抢簪子,陈友谅直接将簪子揣入怀中,开始躺下抱胸闭目养神。

“哎,友谅,如果你把这簪子给我瞅瞅,我就把这有关我三妹内容的书信给你看”。

云中贺诱道,他是非常的好奇这只簪子,云家上下的小姐每人有两支玉簪,这玉簪代表她们在云家的地位。

但是陈友谅没有他那么大的好奇心,这个玉簪就是她的化身,千金不换。

“罢了,不给看算了”。

看他将她的玉簪当宝贝似的,内心又是一阵欣慰,他知道这陈友谅是对三妹动了真情的。

“友谅,这次回去,我想像你讨要一人”。

云中贺扬了扬手中的信,但陈友谅并不感兴趣。

“这里面可全是关于我三妹云浅问的内容,你不好奇吗”?

陈友谅仍是闭目不语,好奇,他怎么可能不好奇,只要是关于她的事情他都好奇。

“如果你要了长月去,那日后谁来保护我的汉王妃”。

他慵懒的说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