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街头偶遇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6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根本不屑于看他,淡然的说道,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和他们有什么好解释的,她根本不屑于和他们解释,这些人只是她名义上的亲人,她的亲人只有常遇春和她的娘亲。

“你!真是不知廉耻”!

云耀文气得一巴掌掴向她,却被突然进来的长月上前挡下,瞬间长月娇嫩的脸蛋儿印上了清晰地巴掌印,嘴角溢出血来,他要用多大的力气呢。

长月抚着左脸,清冷的眼神隐隐现出微微杀意。

云耀文缩回手,诧异中带着些怯意,这丫头可是汗汪身边最得力的女管家,得罪她如同得罪汉王,于是慌忙拱手施礼道歉,

“长月姑娘,老夫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这个长月就连云中贺都要敬让几分。

云浅问看着她白嫩的脸蛋上突然红肿,想起每次都是长月极力为自己挡灾,内心对她的防备渐渐减少一些,她也清楚,长月一直在极力保护她。

此时她更加的清楚陈友谅待她是真心的,至少比这一家子真心。

想想每一次出言伤害他,都会让她有些内疚,想起他看她时那炽烈的眼神,让她不再抵触,至少他对自己是有真感情的。

“如果谁要是赶汉王妃出府,那就先要问问汉王。”

她冷冷的声音让所有人震惊,长月不理会他们,继续说道:

“如果汉王与云大将军回来以后,发现汉王妃不在府中,你们该当如何交代。”

云耀文惊得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处理。

休书的事情就此作罢,云耀文只能当面将休书给烧了。

汉王他惹不起,就连大元皇帝也要怕他个几分。

听云中贺说他在战场上就像索命的阎王,每一个死在他手里的都是惨不忍睹。

有了汉王妃的头衔庇护,云府上下对她也算是恭敬了些,云中问也是刻意巴结讨好着。

就连多兰郡主见了她也要绕行一下,不敢上前在挑衅,不只是因为她是汉王妃,更是因为她是云中贺极力要保护的妹妹。

在她的心里,她只在乎云中贺,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嫁给他,云中贺在意的人,她自然也要小心对待。

所以,云中贺在大元的地位更是高人一等,甚至可以说是叱咤风云,连当朝皇帝也要敬让三分。

长月一直尾随其后,她走到哪,她跟到哪,烦的不得了,她是陈友谅明目张胆的放在身边的眼线,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想给秀英写封信也要偷偷摸摸避着她,可长月的眼睛锐利的像刀子,似乎她做什么她都能看见。

这日天晴得很好,长月陪伴着她们母女二人在热闹的京城街上随意逛着。

云浅问将货架上枚红色的珠花拿下来别再王氏头上,瞬间为王氏平添了几分色彩。

“娘真好看。”

云浅问拿起货架上的铜镜照像王氏,忍不住夸赞道。

王氏看着铜镜中那个张美丽的容颜,呆滞的眼神开始明亮起来,挥起衣袖开始忘我的当街偏偏起舞。

那曼妙的舞姿,柔软的身姿引来几个人来围观,让云浅问似乎忘记了上前阻拦她。

原来娘也是这么美,只是当年遇人不淑而已。

想起父亲曾经那般的对娘,一股恨意又开始油然而生。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拍手叫好。

“都滚开!”

一声嚣张的叫嚣,一匹黑色的烈马迎面撞向王氏,说时迟,那时快,长月身手矫捷的将王氏拉开,谁知马上的人并没打算放过,勒住马缰绳,挥手一鞭抽向王氏。

“疯女人,居然敢挡本总兵的路,活得不耐烦了。”

云浅问一把接住鞭子,眼眸一寒接住那毛毛的长鞭,将马上的人拽了下来。

马上的人重重的摔在地上,正好与地面接吻,摔了个狗啃屎。

“好!”

“摔得好!”

围观的人都是汉人居多,只见从马上摔下来的是身穿蒙古服饰的人,不由得一阵大快人心。

谁也不知道她一个小女娃哪里来的力气,其实她只用了半成的内力,以前学轻功的时候也是需要练内力的。

“他妈的,不想活了吗?”

伴随着粗暴的叫骂,来人抬起头来,只见是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梳着蒙古发饰,一看也是有权有势的人,虽然脸上嘴上有些土,但仍是盖不住他那俊俏的容颜。

当他愤怒的将鞭子抽向云浅问时,鞭子停在了半空中,看着云浅问愣住了。

好一个清丽绝俗的美人儿。

那凝脂般清透的肌肤,飘逸的长发垂在身后,纤细的身姿,瞬间让他家里的那些美妾显得是那么的俗气。

美人儿,这才是美人儿,似乎要将他的魂儿给勾了去。

看着他那惊为天人的神色,长月冷冷的上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长月?”

疑惑中带着咬牙切齿,虽然语气有些不悦,但他不敢动手,这长月是陈友谅的人,鞭术了得,就算他想要和她较量一下,但打狗也要看主人的。

“王总兵,这是汉王妃。”

长月看着他那色眯眯的眼神,不由得一阵厌恶,这王保保居然连汉王的人都敢明目张胆的觊觎。

汉王妃?

刚刚明亮的眼神瞬间暗了下去,这个女子他见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陈友谅拿下了。

原来陈友谅的平时不近女色,都是装出来的。

“原来是你,那次逃难的那个女人。”

逃难?

此时云浅问也终于记起他来了,他是王保保,刚回来时追杀常遇春与徐达时就有他。

王保保有些震惊的看着几乎和云浅问长得一模一样的王氏,这不是家中那贵妾的疯吗,此时他也明白了,原来这个小美人儿居然是他那贵妾的妹妹。

云浅问不理会他,扶起母亲带着长月,款款离去。

王保保看着那款款而去的挺秀身影,英俊的脸上露出一副必在志得的神情。

从来没有哪个女子见到他那英俊的脸后不为之心动的,这女子居然连看也不屑的看一眼。

管她是不是陈友谅的女人,他看中的一定要得到,这个小女子,他要定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