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共处一室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7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回到西院,已经晚上了,云浅问温柔的看着王氏那张和自己简直一模一样的容颜,此时她只想与母亲共享天伦。

长月恭敬的在身后侍候着。

云浅问起身刚要将长月遣出去,突然感觉房内空气似乎凝住一般,一股天然的压迫感,犹如一股强风般袭来。

云浅问看着门口犹如天神般的陈友谅,有些颤意,他什么时候来的,他走进来是没有声音的吗。

身上还有一些淡淡的酒气。

“本王说过今晚会来找你,长月,退下”。

陈友谅低沉的吩咐道,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云浅问那张圣洁的容颜上。

“属下遵命!”

长月上前轻扶王氏,王氏用力挣扎,却被长月利落得封住穴位,王氏瞬间晕靠在她的肩上。

“娘”。

云浅问瞪了一眼长月,紧张的要去夺回王氏。

“你以为,就凭你能斗得过本王吗”?

陈友谅微寒起眼睛,拦住她的去路。

“陈友谅,你到底有完没完”?

云浅问此时无法淡定了,她怒不可泄的指名道姓的怒道。

“呵呵,本王这辈子注定和你没完”。

陈友谅语气中充满了挑逗与暧昧,这张脸,俊美无比,甚至天下无人能及,但在云浅问看来是特别的惧怕他。

云浅问手帕掩住口鼻,似是有意,瞪了他一眼,不想去理会他,刚转过身,她的腿突然麻木了,无法动弹。

刚才就在她转身的同时,陈友谅食指与中指点在了她的纤纤细腰上。

陈友谅挥手示意长月下去,长月低头行礼后,将王氏带了出去,顺便将门带上。

缓缓走至她面前,很满意得看着她怒视他的神情,嘴角上扬成完美的弧度,邪魅至极。

“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

此时云浅问有些紧张,有些害怕,现在的她动也动不了,如果此时陈有谅要对她做什么,那是轻而易举。

就算她能动的话,她也不是他的对手,现在的她如同粘板上的肉,任他宰割。

陈友谅从身后环住她,将那雕刻般的下颚放在她的肩上。

“居然敢嫌弃本王,那么本王就让你嫌弃到底。”

温热的唇蹭向她的耳鬓,淡淡的酒气扑向她,但那味道并不难闻。

随后将她拦腰抱起,走向床幔,轻轻将她放在床上,开始解自己的披风,然后去解衣带。

“你不要过来,陈友谅,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好吗”?

此时的云浅问为保清白之身,顾不得尊严了,故意放低姿态,失声乞求道,那无助的眼神,另人格外心疼。

陈友谅停下自己解衣带的手,看着她那软绵绵瑟瑟发抖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他是想拥有她,但不只是她的身子,他还要她的全部,不急于这一时,她迟早是他的人。

虽说喝了些酒,但他还是清醒的。

坐在床边,看着她害怕的眼神,他有些心痛,

“为什么,在你的眼里,本王就那么得不堪吗”?

云浅问看着他那心痛的神情有些于心不忍,她怎会不明白他的心,但是,她已经答应嫁给徐达哥哥了,她不想主动去负他。

陈友谅轻点她左右两边膝盖,她瞬间感觉两腿回血一般,有知觉了,坐起来,但还是不敢去直视他。

“不许出去,哪也不许去,你别忘了,以你的力量斗不过本王”。

陈友谅沉声命道。

云浅问不敢忤逆他,因为王氏此刻在他的手里,就算王氏不在他的手里,他要做什么,她也逃不掉。

“你的手臂要不要紧”?

她看一了眼被王氏咬过的齿印,关切的问道,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关心他,但她是发自内心的。

“原来你的心不是石头做的”。

他含笑看着她,带着些豁然,笑意更浓。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陈友谅毫无杂质又带着暖暖的笑容,她承认陈友谅长得确实很好看,五官轮廓尤为清晰,如果被称为绝世美男,一点不为过。

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小脸有些发热,慌忙扭转过身去,极力掩饰,她不想承认,就在刚才,她的心为他跳动了一下。

因为她想起年少时那颗梨花树下的绝美少年,伴随着梨花飘落,她翩翩起舞,少年为她鸣笛伴奏。

梨花瓣掉落在他的头发上,肩上,衣袖上,是那么的美轮美奂,他清冷的气质让人难以接近,但对她却是极好。

“丫头,你跳的真好看,就像那偏偏起舞的粉色蝴蝶”。

就连声音也是好听至极。

在那最爱美的年纪,被人夸好看,当然是最开心的事情。

“轩哥哥,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经常跳给你看啊”。

此时,她看着眼前的陈友谅,有些像他,尤其是那拒人之千里之外的气息,和那精美的五官极为相似。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她低声道。

陈友谅眉头皱了一下,又是一股妒火如同火苗般燃烧起来,这个世界上,他是独一无二的,谁那般有本事长得像自己。

“但你不可能是他,轩哥哥长得比你好看,笑得比你好看,不似你这般霸道,凶恶”。

听完此话,陈友谅内心柔情占满心,很想抱抱她,揉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但仍怕她会抗拒,毕竟她是如此抵触自己。

陈友谅再也顾不得她是否会反抗,扳过她的身子将她揽入怀,将她的头按靠在他的胸前,倾听着他的心跳。

原来她还是记得自己的,那时候的她会像他一样的心思吗?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云浅问万般不适应,但她并不敢反抗,毕竟王氏在他的手里,陈友谅的情绪她捉摸不定,就算现在陈友谅强行要了她,她也没办法。

陈友谅雕刻般的精美下颚抵着她的头,轻轻呢喃道,

“不要动,就让本王这样抱着你”。

暖暖的气息散发着淡淡的酒气,还有他那有些急促的心跳,居然让她觉得有种从未有过的安稳,她甚至开始依赖这种感觉。

这种被呵护的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不知不觉得轻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是太乏了。

暖暖的怀抱让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