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汉王的妃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8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时云耀文气势汹汹得走上上前,怒喝道:

“来人,将这贱人拖出去,杖责五十”。

其实他这样也是想保全她,就算在不济,她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就算将她打成残废,只要能保住她的命就好。

如果让汉王来惩罚的话,估计命都没了。

公然打汉王的耳光,虽然他有些欣赏她的胆量,但是她这是在找死。

几个身强力壮的小厮拥上前,准备要拿住她,

“谁也不许碰她”!

陈友谅眼神凛冽的扫向他们,他不容许其他男人碰触她,小厮们愣在原地,再也不敢上前。

在场所有人也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汉王要亲自要她的命?

想到这里柳氏母女相互对视一眼,欣喜若狂。

其他人却是各怀心思,觉得这丫头摊上事儿了,她惹毛的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汉王呀,估计此命休以。

云浅问有些意外得看着陈友谅,她明明刚才给了他一巴掌,以他的性格应该杀了她才是,但陈友谅仍是护着自己。

此时,她内心居然有些莫名的感动,对他更是愧疚。

这时候张定边带人走进来,拱手道,

“主上,王总兵击败常遇春,皇上大摆庆功宴,胜利归来,邀您和云将军进宫赴宴”。

王保保顺利击败常遇春!

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但对云浅问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云浅问听到这里内心一颤,感觉五雷轰顶,瞬间感觉眼前漆黑一片,差点跌倒,幸而渡娘上前扶住。

他们在场的人以为云浅问是被汉王给吓的,支撑不住了。

“常遇春可有受伤,可还活着”?

她还是忍不住得问道。

张定边刚要回答,却被陈友谅打断,

“马上进宫,本王要与他好好‘庆祝’一番”。

说起“庆祝”二字的同时,那张俊美的不像话的脸凑近云浅问,嘴角上扬,眼神中充满了解恨的得意。

他就是故意在气她,看她如此着急的样子,他内心好一阵解恨。

“长月留下,好生伺候着汉王妃”。

有意将“汉王妃”三个字故意拉长音,但这句汉王妃,直接定了她的身份。

云耀文和柳氏愣在当场,就连云中贺也是满脸不可置信,大家一致认为这汉王说笑的吧。

但汉王平时面若冰霜,不像是爱说笑的人,自从见到云浅问他的表情才开始丰富起来。

云如问瞬间觉得掉入冰湖一般,全身心的冰冷,她根本不敢相信,她一直想嫁的汉王居然有了汉王妃。

而且还是这个身份卑微,让人讨厌至极的云浅问。

这不是真的,她不相信,这一定不是真的。

而陈友谅上前轻捏住云浅问的下巴,低头在她凉凉的唇上轻印了一下。

“上了本王的婚娇,你赖不掉了”。

他的沙哑的声音带着专属的霸道。

他这一举动更是惊得在场所有人一片愕然。

而云中贺心里乐开了花,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云浅问顿时呆愣在当场,脑子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又羞又怒,用力推开他,刚才满心的愧疚与感激瞬间化为乌有。

这陈友谅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她,让她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愤恨的指着他的鼻子训道:

“哪个是你的汉王妃,一派胡言,不知羞耻”。

被她当众反驳,刚才亲吻她时激起的温柔似乎又被燃起一团火来,不由得怒道:

“羞耻?等着本王,今夜本王会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羞耻,而且还要手把手的”!

给了她一瞥“你等着”的眼神,甩袖离去时。

“云中贺,我们走”。

陈友谅一众人走后,所有人也都被遣散下去,进入正厅内,剩下的残席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云浅问站在正中央,几乎所有人都在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她,仿佛她就是罪人一般。

所有人都看向她,希望她能给他们一个准确的解释。

云浅问懒得理他们,也懒得解释,这诺大的云府,只有母亲是最亲的。

“孽障,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是贞洁不保,倒还有脸消停的站在这里”。

老夫人威严的声音让人听着内心发抖。

最难受的还是云如问,当她看着心仪的汉王当众将那自己好看的唇印在这贱人唇上之时,居然嫉妒得要发疯。

云浅问感受到云如问那怨毒的眼光扫向自己,她也没有回答老妇人,只是淡淡的冷笑着,看似娇弱的身子却挺拔俊秀。

这些人不过是她名义上的家人罢了,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她。

“不说话是吧,耀文,给我掌嘴”!

老夫人何曾被人这般无视过,更是气得要发疯。

“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那红巾军,你和那帮反贼是什么关系”?

云耀文上前怒道。

“和你没关系,我也没必要和你解释”。

她那清楚的划分界限的语气,另云耀文更是火冒三丈:

“你!真是不知羞耻,居然与那红巾反贼也有往来”!

云耀文气得一巴掌掴向她,却被身后的长月上前挡下,瞬间长月娇嫩的脸蛋儿印上了清晰地巴掌印,嘴角溢出血来,他要用多大的力气呢。

长月抚着左脸,冷冷的眼神隐隐现出微微杀意。

云耀文缩回手,诧异中带着些怯意,这丫头可是汗汪身边最得力的女杀手,得罪她如同得罪汉王,于是慌忙拱手施礼道歉,

“长月姑娘,老夫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只是这是我云府家室,长月姑娘能否回避下”。

“汉王妃既然上了汉王的婚娇,她就是汉王妃,不容任何人质疑”。

长月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瞬间另厅堂安静下来。

上了汉王的婚假轿?

厅内所有人开始讶异,而且云浅问那从容淡定的样子甚至比皇帝的妃子还要端庄。

所有人不敢在逼问她,就连云耀文对她也有些怯意,

更何况长月在这里,她如同汉王安插的一根眼线,监视着府中所有的一切。

此事也就这样过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