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再度相逢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9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此时多兰郡主双手抱胸看热闹般的看着云浅问母女,云中贺对她此时的表现尤为不满。

但一切都陈友谅发呆得盯着云浅问那张让他爱而不得的脸蛋儿,此时的他有些不敢相信,她那倔强不服输的神情,化成灰他也记得。

丫鬟?

陈友谅眉头又是一紧,她怎么又变成了丫鬟,她宁愿给人家做丫鬟,也不愿意做自己的女人吗。

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股无名的怒火,恨不得上前掐死她。

但是他不相信她是丫鬟,以她的身份顶多是个身份卑微的庶女。

“快给汉王行过礼,赶紧走”。

云老爷看得出汉王脸上由惊愕转换成的怒意,赶紧催促着。

云浅问对上陈友谅那充满魔性的俊脸,她并没有很意外。

这一刻真的很后悔,后悔她没有看好王氏,甚至内心在悄悄发抖。

她给马秀英写完信,送了回来之后,根本就忽略了宴请汉王的事情。

但是想到今天的主角是云如问。

盛装的云如问在阳光底下也是绝美无比,自古英雄爱美人,更何况今日陈友谅的目标是这个大小姐,当着这么多人,想必他也不会承认认识她。

想到这里她的内心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些畅快。

自古英雄哪个不爱美人,陈友谅再厉害,也是个凡人。

低头行礼之后,扶着王氏迅速转过身准备离去。

“本王允许你走了么”?

陈友谅磁性沙哑的声音虽是充满了怒意,这丫头居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此言一出,渡娘为她捏了把汗,但是得意的还是柳氏,她等着看热闹,想看看汉王如何收拾她。

云如问莲步轻移,上前行礼,轻声细语的求情道,

“汉王,三妹不懂事,冲撞了汉王,还请汉王饶恕她这一回,小女子日后定当管教好她”。

这话让在旁人听着极其虚伪,但对云老爷和柳氏来说,她的话语恰到好处的体现了她的端庄。

而老夫人则是面无表情,如问的性情她了解,但她也不希望云浅问因为汉王被训,毕竟也是她的亲孙女。

“友谅,给我个面子成吗”。

云中贺上前低声商量道,无奈的看了眼云浅问,他没想到,这丫头,就以这样的方式入了汉王的眼。

本想着将云浅问撮合给汉王,看来他的计划是要泡汤了,只希望她今日能逃于责罚,这点面子陈友谅还是会给他的。

陈友谅并没有理会在场所有人,而是缓缓走上前,扳过她的肩膀,眼睛一直盯着她,甚至笑的也阴沉。

“放过她?呵呵,本王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

他的笑在阳光底下好看的很,甚至让人有些失神,

他魔性般的笑容对云浅问来说显得阴鸷至极。

“汉王,男女授受不亲,还请自重”。

但云浅问越是想推开她,他就抓得越是紧。

她感觉骨头就要被他捏碎了。

自重?上了他的婚娇还想让他自重?他一个心血来潮的话,今晚就可以要了她。

看着她躲闪着自己的神情,他的心抽动了一下,他知道,再次见她,他绝对不会放她走。

云中贺刚要上前阻止,却见陈友谅抓她抓得更牢,下面的话却让他惊呆不已。

“小丫头,装傻的功夫学得还是不够火候啊,本王这就告诉你,今天不但不会放开你,还要强行带走你”。

他的手很用力,抓得她生疼。

沉默寡言的汉王说出的一番话,让在场所有人更加摸不着头脑。

此时,王氏发疯似的上前咬住陈友谅的手臂,陈友谅却是面不改色,长月挥起软鞭套住她的脖子,用力勒至身边,将她制住。

“放开我娘”。

云浅问再也不能淡定了,用尽全身力气甩开陈友谅,风一阵的迅速冲到长月身边,甩手对长月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更是惊呆在场所有人。

这丫头不怕死吗,竟然敢对汉王的丫头下手,哪来的胆子。

“三妹”!

云中贺怒喝,打狗也要看主人的吧,这云浅问胆大得越来越不像话。

这样下去,他也救不了她。

但是长月面不改色,只是退到一边,恭敬的低下头,这一举动让所有人不解。

“娘,你要不要紧,伤到哪里没”。

云浅问着急的上下查看着王氏,根本不去看任何人。

陈友谅更是压着一股怒火,上前拽住她的手腕,准备强行将她带走。

云浅问转身甩手一巴掌打在陈友谅的俊脸上。

这一巴掌吓坏了在场所有人,老夫人的虎头拐杖在发抖,云如问花容失色。

云中问和多兰郡主更是惊得嘴巴合不上。

更别提老爷夫人了,这丫头胆子大的找死,公然给汉王一耳光,估计这次她难逃一死了。

就连云中贺也是暗暗捏了一把汗,他与陈友谅关系虽交好,但是被一介女流公然一巴掌,任何人也难以忍受,更何况他是名满天下的汉王。

这次他真的救不了她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责罚那么简单的事了,但是就算拼了命也要护住她的命。

云浅问看着陈友谅脸上瞬间多出的五指印,万分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

毕竟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有身份的汉王,当着如此多的人直接打人脸,这是多大的屈辱。

而且他手臂上那狰狞的牙齿印带着血,让她更加的内疚。

“对不起,我只是条件反射,你可以杀了我,但求你放过我娘”。

就算她放低了姿态仍是让云中贺愁眉不已,他太了解陈友谅的个性了,平时谁和他说一句大不敬的话,或者顶撞一句,就直接被他拧断了脖子。

云浅问听常遇春说过陈友谅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刚才这当众之辱,他必然不会放过她。

所有人一致的都认为,她这次死定了,没人救得了她,就连云中贺也没办法。

陈友谅的脸立刻黑了下来,感受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脸,,他眼神中燃起的熊熊火焰,可能会随时将她烧成灰烬,此时此刻他恨不能捏碎她。

但看出她俊俏的脸蛋儿上闪现的愧疚与不忍,这是她对他唯一有温度的感情,此时此刻他好贪婪她眼中的愧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