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宴请汉王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4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正厅内外,热闹非凡,云如问一身玫红色的盛装,华丽耀眼,光彩夺目,散发着玫瑰一般高雅的气息与光泽,鲜红的嘴唇娇艳欲滴,一双丹凤眼,美目流盼,今天她一大早起来,她就已经让丫鬟婆子们对她强加修饰。

云府上下,除了云浅问母女,几乎所有人都出现在了诺大的接待厅内。

那美味佳肴,还有那翩翩起舞的舞娘,都是经云耀文精挑细选的。

陈友谅在众目期待中走了进来,所有人眼睛都亮了,这汉王简直俊美的不像个凡人,但大家也没把他和神仙想在一起,尤其是他那一脸的严肃,野狼般的身材,鹰一般的双眸,带着威严的肃杀,拒人之千里之外的气质,像魔,但就是这样魔性的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拜见汉王”。

如问上前恭敬得行礼,头上的大粉色珠花透着张扬,轻摇轻摆,似乎有意,陈友谅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身后的长月清楚,汉王对这样的庸脂俗粉不感兴趣。

但只是这一眼,就让她欣喜若狂。

“汉王,请上座”。云中贺热情的指着正中间的位置。

陈友谅点头,昂首坐上主座位上的交椅,那器宇轩昂的气质,野狼般的身材引得在场所有女眷脸红心跳。

宴会开始进行,云如问被安排在陈友谅身边,轻轻为他斟茶倒酒,陈友谅连看也不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看着台下翩翩起舞的舞女,此时他的眼帘中映入的是年少时那小小的身影,在他身边翩翩起舞。

舞姿几乎如出一撤,但却没看到那熟悉的容颜。

好像,真的好像,她翩翩起舞时就是这样子。

云浅问,难道名字只是巧合吗,那舞姿为什么和这云府的舞娘一样呢。

“你去跳支舞给本王”!

他看向云如问,命道。

云如问呆了,叫她献舞,她哪会,求救的看向父母与云中贺,云耀文和柳氏也愣在当场。

这如何是好,连舞都不会跳的女子,汉王怎会喜欢。

“耀文,不如叫三丫头来,她小时候不是经常和这些舞娘在一起吗,跳的也很好”。

老夫人也有些急。

“那丫头失踪到现在怎么说也有八个年头了,我哪晓得她身子是不是僵硬了”。

这样出风头的机会,他自然不愿意交给那个看上去孤傲的云浅问。

“汉王,小女前阵子受伤,腿脚有些不灵便,恐怕这舞有些为难”。

云耀文这句话让所有人对他悄悄竖起大拇指。

“那算了”。

将斟满的酒被一饮而尽。

“今日汉王来此,咱们云家女儿哪有不会献舞的,我记得三妹会跳,我去叫他来”。

云中贺起身要走,却被柳氏拦住,

“不可啊贺儿”。

那云浅问长相清丽脱俗,和云如问比起来只强不弱,她要真来了,狐媚住汉王的心,她女儿怎么办。

“为何不可”?云中贺有些不悦,其实他完全也是想让云浅问来,看得出来陈友谅对这如问没兴趣。

但他也不能保证陈友谅会看上那个妹妹,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别人一定喜欢。

“那丫头来了谁看着那疯女人,出来伤人怎么办”。

老夫人说道,见老夫人发话了,云中贺只能坐回原位,毕竟是自己的祖母。

陈友谅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他看得出来,那个云中贺口中的三妹在这里根本不受重视,这些别人家的家宅内斗他根本不屑。

宴会结束后,并没有看见陈友谅对云如问有多大的感觉,甚至从头到尾连看都不屑,云家上下不由得有些失落,看来这次注定和汉王无缘。

刚走出正厅门口,却见一个女子发疯似的跑过来,抓住云中贺的手臂,语无伦次道,

“有人要害我的女儿,贺公子求你救救我的女儿”。

她语无伦次,目光惊恐,他们知道,她又发病了。

云耀文和柳氏立刻惊慌得两腿发软,声音颤抖,这可是家丑呀,

“快将她抓起来,关回去”。

一向沉稳的老夫人也是紧张,紧紧握着手边的虎头拐杖,真恨不得一杖打爆她的头,如问想上前拉住她,但她想给陈友谅留个完美的印象。

看着这个发病的女人的面容,陈友谅等人愣住了,为什么如此像....

“赶紧抓回去呀,都愣着做什么,让汉王笑话呢”。

柳氏以为陈友谅是被吓到了。

两个小厮上前将她按住,扯住她的头发,用力往西院方向拖。

此时云浅问正焦急得四处寻找母亲,但见前面一群人甚是喧哗。

她只不过是给徐达和秀英写了一封信,刚送出去,回来就不见了母亲。

她知道人多混乱的地方一定有她,走近看到那副令人浑身血液沸腾的景象,想杀人,她的母亲被人按压着,撕扯着头发,对她来说就是万分的奇耻大辱。

此时,她气得想杀光所有的人。

“住手”!

一声带着凌厉气势的清脆声音如同闪电般劈向小厮,让在场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热闹喧哗的场面立刻安静下来。

这一声让陈友谅都暗自惊了一下,他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这气势是出自一个女人之口。

云浅问眼神锐利的扫向小厮,小厮顿时置身冰天雪地一般,下意识得往后退了几步。

“谁在敢动我娘分毫,尽管上前来试试”。

她的声音正气凛然,一股威严的气势让人心生畏惧。

云耀文回过神来,慌忙上前向陈友谅作辑,

“汉王,这是我家丫鬟的疯娘,让您见笑了”。

随后转身对着云浅问命令道,

“快扶你娘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三妹何时变成了丫鬟,父亲你怎么可以这样”。云中贺有些心寒。

“对呀,爹,三姐什么时候变成丫鬟了”。云中问也凑热闹似的上前问道,其实他是明知故问。

他最看不过云耀文这副势力的样子,为了自己的利益,连亲生女儿也不承认。

“明知故问,你给我闭嘴”。

云老爷不敢训云中贺,只能将怒气发在云中问身上。

而云中贺更是皱紧了眉头,这三妹怎么回事,不看好自己的母亲,跑出来让汉王看足了笑话。

这可倒好,云如问不入陈友谅的眼也就算了,就连她现在也是糟糕的不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