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八章 长姐刁难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9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此时陈友谅的军队就在与她仅有一墙之隔的老宅里,这云浅问自然知道,所以她处处小心着。

但是消停的日子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人来探望她们了。

“呦,住得还不错吗。”

高昂的声音充满着蔑视,让人听了极为不舒服。

什么叫不错,如果真的不错,她自己怎么不来住。

一个体态丰盈的女子走了进来,一身大红色段子,明艳动人的脸极尽的张扬着,头上的朱钗大幅度的晃动着,但不得不承认是个美人儿。

但见她腹部微微隆起,看着是有了身孕,虽说有着身孕,但云浅问看着此人是来者不善。

“三小姐,这位是大小姐云素问,现在是王总兵的妾室夫人。”

渡娘看着愣愣的云浅问上前说道。

她听母亲和渡娘说过,她还有个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就是云素问,年少偏偏看上英俊潇洒的王保保,并设计嫁给他,但由于她是汉室所出,只能做妾。

“夫人。”她微微福了福身子。

“嗯,还算有规矩。”

她低眼看了她一眼,还好她叫得是夫人,如果是姐姐,她会好一顿批评。

“丫头,这就对了,进来呢,要守着该守的规矩,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

说着走到她身前,补道:

“是卑贱的,懂吗?”

云浅问终于明白了,她今天就是来找茬的,人家既然这么说了,如果她再忍,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气焰。

“夫人说的是,只是浅问有一点很好奇,就是您这腹中孩儿出来后是嫡子还是庶子呢。”

“放肆!”

怒目圆瞪,一巴掌甩向云浅问,却被她紧紧攥住手臂,锐利的眼神吓得云素问着急的要抽回自己的手。

却挣不开,她感觉出云浅问那超乎常人的力气。

“夫人,如果不是看在我们一母同胞的份上,你这张嘴本小姐早就给你塞上厕纸了.”

她用力甩掉她的手臂,云素问一个站立不稳,差点跌倒再地,幸而被丫鬟上前扶住。

“门在那边,不送.”

云素问此时气急败坏,瞪向云浅问,又狠狠的瞪了眼那个让她引以为耻的母亲,气急的甩袖离去。

“三小姐,您不打紧吧.”渡娘上前关切的问道。

这三小姐方才眼中的冷冽她看在眼里,她担心的是被亲姐姐如此说话中伤,怕她会伤心。

“三小姐,这深宅大院就是如此,这只是个小小风波而已,以后您要面临的太多了”。

渡娘语重心长的劝说道,这府中的一切她已经看得透透的。

“我知道了渡娘姐姐,我以后会小心的”。

此时她觉得,渡娘是府中唯一对她没敌意的人,不免多了些亲近。

两人刚说完,突然一个小厮闯进来,大声说道,

“三小姐,老爷夫人差小人来喊您去正厅。”

云浅问有些不悦,如今连个下人也不把她放在眼里,走上前,趁小厮疑惑之际,一巴掌狠狠的掴在了他的脸上,还未等小厮发怒,她一声怒喝,将小厮刚要发出的怒焰压了下去,

“放肆,进来就是大呼小叫,不知道敲门的吗?”

小厮被她的气势吓得后退了步,低下头,站在一旁,让出一条路。

渡娘看着如同一个小野兽的她,内心有些叹息,有些欣慰。

这样很好,应该树立下自己做为主子该有的威风,不然总会被人欺负。

云浅问穿过北院,顺着长亭进入东院正厅。

厅内看上去很是热闹,除了母亲,几乎一家老小都在此。

云素问坐在老太太身边,脸趴在她的腿上,似乎在抽泣着。

抬头看着款款而进的云浅问,又是一阵怒气,求救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轻轻安抚着她,那眼神似是告诉她,放心吧,会给她一个公道。

但当众人看着她身后的小厮脸上通红的巴掌印,也是为之一震。

“这是何故?”云耀文问道。

所有人都知道,这小厮是管家的儿子,从小跟着老爹打理着云府上下,别说丫鬟婆子,就连少爷小姐也要对其和颜悦色。

如今居然被打,另大家着实吃了一惊。

“下人不懂规矩,我只是出手教训一下。”

懒懒的语气,听着是理所应当,但是这一句话却让所有人说不出话来。

对呀,一个小姐,出手教训下人,没有什么不妥啊。

“你的规矩就是出手殴打自己的亲姐姐吗?”

老太太发话了,声音中充满了威严。

云浅问抬头冷眼看着依偎在老太太怀中的云素问,淡淡说道,

“祖母,请问姐姐身上有伤吗?”

一句话问的老太太也说不出话来,这云素问无论是脸上还是手上都是完好无损,哪来的痕迹呢。

“死丫头,明明是你刚才掐了我,居然敢抵赖?”

云素问怒不可泄的站起身子,怒指她。

而云中问看热闹似的双手环胸,并不说话。

云如问和柳氏也是在一旁静静观看着,就是希望老夫人能好好教训下这个丫头。

至于云素问她们不会过问,虽然在老太太身边长大,但到底她们是一母同胞的姐妹,相互厮杀,才更好玩。

“无论如何,你冲撞了你的姐姐,你就应当道歉,难道你是瞎子不成,看不出你姐姐有孕在身?”

老夫人怒道,她的话不是给云浅问一个人说的,她就是告诉在场所有人,云素问是她从小养在身边的命根子,就连亲妹妹冲撞了也要赔礼道歉。

当然云素问也期待着她的道歉,如果她不道歉,正好找理由羞辱她一番。

“对不起。”

云浅问直起身子,看着云素问淡淡说道。

一句对不起又不值钱,说了也不会少块肉。

“诚意呢,跪!下”

见云浅问连道歉时,背头挺的直直的,让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欺人太甚,得寸进尺,云浅问紧握双拳,她怎么可能给她跪下。

这句命令让云耀文与老夫人皱紧了眉头,让自己的亲妹妹给自己下跪,她也说得出来。

但他们并没阻止,他们就是要看看台下的女人如何收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