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章 母女相认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3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柳氏看着陈友谅那张世间少见的俊脸,越看越是喜欢,如果把女儿许配给他,女儿必然欢喜的不得了。

“汉王,可曾娶妻?”

她脱口而出,说完感觉不妥,赶紧捂住嘴巴。

云耀文狠狠瞪了她一眼,出口训道:

“真是越发不懂规矩了。”

说是那么说,其实他的想法和柳氏一模一样,他想拉拢住陈友谅,因为他知道此时的大元已经飘摇欲坠,陈友谅随时都可能会成为天下的王。

陈友谅神情有些不悦,他最烦的就是这深宅后院的女人问的八卦问题,他起身甩袖而去。

另柳氏极为尴尬,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刚出门,对面迎来一个袅袅而来的一个标致美人儿,身后看得张定远眼睛有些移不开地方,这个女子美是美,但美的却有些张扬,张扬过头了,会显得俗气。

她被陈友谅那绝世俊颜震惊了一下,尤其是他那挺拔伟岸的身姿,一副天神降临的既视感。

不是没见过,没想到再次见他仍是心跳不已。

“如问见过汉王。”她恭敬的行了个蒙古礼。

陈友谅原本是忽视她的,似乎任何的女子都入不了他的眼,但是听到她的名字,却停住脚步:

“云如问。”

口中缓缓吐出,此时的他想到了和她名字相像的那个人,想到她的同时内心又开始暴躁起来,也许她现在正在和徐达你侬我侬的腻在一起。

越想心里越是气得发堵,这次来京办完事以后,回去第一件事,就是讨伐朱重八,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将徐达千刀万剐。

扭头看了她一眼,名字虽像,但她终究不是她。

负手离去,只留下身后惊喜的云耀文和柳氏,还有一脸茫然的云如问。

柳氏上前惊喜的扶住女儿,说道,

“女儿好福气呢,这汉王八成是看中你了。”

一句话说的云如问心里犹如小鹿乱撞,娇羞的低下头:

“娘胡说什么呢。”

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此时她的身后突然多了个人影,吓得云如问哆嗦一下,转过身看清来人后有些疑惑,好面熟的女子。

云耀文怒道,

“你不在后院好生待着,跑出来做什么,滚回去。”

浅问的眼中写满无视,似乎面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他的父亲,更像是路人。

“请放我娘出笼。”她的声音更是清冷,眼神像刀子一样的锐利。

“老爷不能呀,这王氏是疯子,会咬人。”

大夫人赶紧上前抓住他的手臂,那眼神充满焦急,可怜,

云浅问不由得冷笑,一把年纪还在这装嫩,也不嫌累。

“如果不放呢。”

云耀文挑衅的看着她,她能奈他如何,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威胁老子。

云浅问转过身,看着不远处陈友谅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不放也可以,如果汉王知道云府后院藏着自己的二房,并且受尽非人般的虐待,你说这汉王会怎么看待云府。”

“你!居然敢威胁我。”

云耀文不相信的指向她,她不但敢威胁,而且还是毫不遮掩的威胁。

“汉王现在还没走远呢,他知道也就算了,顶多是两者各不相来往,但若天下人尽皆知,老爷您的脸面何在。”

云浅问轻系了下披肩,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那轻蔑的眼神根本不像是再看一个父亲。

这样的云浅问让他心生怯意,但见她眼神坚定,相信她一定做得出来,并且那笼中之人是她的母亲。

“你是浅妹妹?”云如问疑惑的问道,手中的帕子再次铰得更紧了。

“把钥匙拿出来。”云耀文对身后的柳氏吩咐道。

“老爷!”

柳氏当然不愿意,刚要说什么但看着前面不远处陈友谅一队人得身影,咬咬牙,此时如果她真要喊出来,让汉王看了笑话,那后果是不堪设想。

“好,跟我来。”

她不情愿的瞪了云浅问一眼,从她身边走过,又故意撞了她一下。

云如问上前要扶她,云浅问灵巧的避开她,虽然在她的眼里看不出敌意来,但她仍看的出不屑,更是因为她像看野人一样的看她。

端庄秀丽的外表居然藏着一颗如此骄傲自负的心。

拿起钥匙,得意的看了眼柳氏,这一记眼神更是让柳氏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

云浅问打开笼子,将母亲放了出来,云浅问顾不得她身上的刺鼻恶臭,母女二在一起,她哽咽的说道,

“娘,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她将母亲认真梳洗一番,换上干净的衣服,镜中的王氏虽然有些衰老憔悴,但也依稀看的出她的风姿。

一晚上,她都在王氏的怀里入睡,并且睡得很安稳,而且王氏一直都在拉着她的手,生怕放开后,她会不见了,哪怕这是梦也好。

第二日一早,渡娘带人抬出了铁笼子,又命人清理掉院中杂草,并且在屋中放了一个火炉子和几块炭火。

“三小姐,真是委屈你了。”

渡娘看着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后院,眼睛微微发红,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这个三小姐从前是最没有小姐架子的,如今居然落到这地步,着实让人心疼。

“无所谓,这样也很好,倒是清静,无人打扰不更好吗。”

云浅问轻轻喝了一口热水,顺便也给渡娘端过一杯。

“那小姐有何需要,尽管吩咐渡娘便是。”

渡娘关心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这个地方她不能久留。

云浅问认真的将屋内冲洗一遍,并换上新的被褥,随后站到王氏目前身后,轻轻为她揉着肩,温柔的说道,

“娘,我们不会在这里呆太久,我会很快带你离开这里的。”

此时的王氏的心里感觉快要化了,轻轻拍了拍抚在肩上女儿的手,满脸幸福满足,女儿回来了,她似乎又看到了光明,看着门外,那个她曾经背弃父母也要嫁的男人,居然如此对她,如今她的心里是悔恨交加。

她终于为当年任性的决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