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六章 认祖归宗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70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一路被带到城南的云府。

云府府邸很是气派,朱红色的大门透着古韵,门口两个看家护卫看上去魁梧有力。

云家,在大都京城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可谓是富甲一方,云家大公子云中贺是大元将领,皇帝唯一器重的汉人将领。

进入云府东院,过穿堂,踏着青石方砖铺就的甬道,直接进入正屋。

正屋内,堂上高椅上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旁边是一个约摸四十多岁蓄有胡须的中年男人,男人旁边下座是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妇人,一身淡黄色收腰素锦褙子,头戴八宝赤金凤头步摇,看上去张扬至极。

两人很有夫妻相,并且脸上都泛着狡诘的精光。

他们就是云府当家云耀文与大夫人柳氏。

正堂上的老太太拄着桃木的虎头杖,用力敲打在地上,声音威严:

“说,玉簪从何而来,你到底是何人。”

云浅问抬起头的那一刻,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她的容颜与后院铁笼子里关得二夫人一模一样,如出一撤。

她自信张扬的笑容,从容不迫的神情和他们几年前失踪的三小姐也是一样,和从前不一样的是,她的身上多了一份仙气。

就算她不开口,大家也都认定了她的身份,根本不用怀疑。

云耀文与柳氏也站了起来,指着她颤抖的问道,

“你到底是谁。”

云浅问高昂的抬起头,淡定的回答道:

“云浅问。”

云耀文与柳氏慌张得向后倒退一步,面面相觑,仍是不敢相信。

老太太站起身,从上面缓缓走下来,走到她跟前,面无表情,拿过她的左手臂,撸开袖子,一道赫然的疤痕展现在眼前,那是她小时候被煤炭烫伤的。

她的身份更加不用质疑。

“啪!”

抬手一记清脆的耳光响彻正屋,所有人屏住气不敢呼吸。

“孽障,跪下!”

云浅问应声下跪,她到现在也没有想起这些人和她是什么关系,但她知道,她的身世之谜已经解开了。

这时候一个家丁慌张进来,

“老爷,汉王陈友谅率兵来了,已经进城,贺公子去迎接了,说是在云府后边的老宅住下。”

“什么?陈友谅?”

云中问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有些害怕,老爷夫人也是一副闻风丧胆的样子。

云浅问轻闭双目,这个陈友谅,怎么到哪都有他,但脸上仍是火辣辣的疼,这老太婆下手真够重的。

“那赶紧去府门口迎接。”老爷云耀文慌张的带着云中问走出大厅。

厅内只剩下老太太,大夫人柳氏还有跪在地上的云浅问。

两人全然忽视跪在地上的云浅问,自顾自得讨论起来:

“婆母,听老爷和贺儿说了,这大元迟早会被汉王收复,将来必定会成为天下的王,我们如果适时的把如问许给他,总比让她进宫当宠妃好的太多,贺儿虽是为朝廷做事,但我们毕竟我们还是汉人。”

大夫人柳氏谄媚的声音充满着打算。

“你是说拿如问压进去?”

老太太不可置信的问。

“也不全然是,这陈友谅上次您也见了,确是俊美无比,普天之下,我们几乎没有见过比他更耐看的男子,更有王者风范,如今他势力强大,为了拉拢他,就连当今皇帝也要准备把公主许配给他,如若我们迟一步,追悔莫及呀。”

柳氏慢慢分析道,这只是其一,更是因为女儿自上次见了陈友谅之后,茶不思饭不想,心疼女儿。

老太太没在说话,突然注意到地上的云浅问,虎头拐杖用力往地上一敲,对着门外吩咐道:

“渡娘。”

随后一个年约二十岁左右的女子走进来,行礼道:

“老夫人!”

“将这孽障安置在后院。”老夫人吩咐道。

“老夫人?”渡娘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夫人,这可是她的亲孙女呀。

“老夫人的话没听到吗?赶紧去。”大夫人柳氏瞪了她一眼,随后挑衅的看了眼地上的云浅问。

渡娘扶起云浅问,转身离去,云浅问低眼看到一只脚横在面前,并没理会,而是从容地从她脚面上迈过去,眼睛余角瞄了她一眼,尽是讥讽。

这一举动,将大夫人柳氏气得够呛,但又不好发作。

看来这小狐狸不是好惹的,似乎多了一些心眼。

后院院中杂草丛生,充满着腐朽的味道,带着阴森森的冷。

渡娘差人带了一些干净的被褥来,轻说道,

“姑娘,如有需缺的物品尽管吩咐渡娘。”

云浅问看着眼神关切的渡娘,轻点头:

“谢谢。”

她打量着这里,她很满意,清静,但是她知道,或许此后的日子不一定过得安稳。

反正她在这里呆不久的。

云浅问推开那已经发霉的木门,浓重的霉味刺鼻,甚至熏得头晕。

屋内暗淡,阴冷无比,一个铁笼子摆在正中央,刺眼的阳光照射在笼中披头散发的女人身上。

女人看上去神情憔悴,眼中充满着害怕与恐惧,衣服破旧,甚至衣不遮体,就连裤子上也是月事之后留下的斑斑血渍,铁笼跟前的地上是已经发腐的饭菜。

云浅问缓缓走上前,半蹲在地上,手伸进铁笼子,撩起她已经打结的长发,那张和她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的容貌瞬间让她惊呆,眼泪瞬间留下来。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的亲娘居然在这里受尽了屈辱,愤恨的火焰在她眼中慢慢散开,漏出一丝狠诀。

“既然你们无情无义,那就怪不得我不顾及骨肉亲情。”修长的指甲深深陷入手心里。

那女人看见她,面上的惊恐瞬间转换成惊喜的笑容,她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来,双手死死抓住她的手:

“浅儿,你是我的浅儿吗?”

她依然有些神志不清,目光呆滞,但是看着云浅问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慈爱。

“娘,你就是我娘”。

似乎尘封的记忆被打开,云浅问忍住疼痛任由她紧紧抓着自己,甚至差点将自己握碎。

云府正厅堂上,陈友谅高高得坐在老太太坐的位置上,张定边和张定远则各自站在旁边。

云老爷和大夫人则站在厅下,

“汉王,那是朝廷出入的所有账簿,下面那薄薄的一本是您的。”

云耀文恭恭敬敬的说道,这汉王气场太强了,甚至让他站立不稳。

现在的汉王,就连皇上也要畏惧几分。

陈友谅只是随手翻了几下,便将账簿扔在一边。

“长月,这几年欠云大人的银子准备好了吗?”

“汉王,全都准备好了。”长月将身后的万两白银奉上,管家接过之后退出门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