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章 进入大都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95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一次被一个男子如此抓着手,她的心开始怦怦跳得厉害,甚至感觉是到了喉咙里一般。

“我上过陈友谅的婚娇,你真的不介意吗?”

“我不介意,我当然不介意,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什么都不重要。”

徐达忙说着,他当然不介意她上过陈友谅的婚轿,毕竟他们没有拜过堂。

但是没底的是,她的身子有没有被玷污,他就不知道了,更何况,这半年她去了哪里,她没说,他也不打算问,有些事知道了,还是不知道的好。

如今他要的是她的人,其他都不重要了。

“徐达哥哥,你说过会等我的,对吗?”

她扬起精致的小脸对上他那温柔如水的眼睛。

徐达轻点头,他是说过,但他不想等,一刻也不想等,他想立刻就拥有她,但是话说出去了,他不好收回。

“等我回来,我发誓,不会让徐达哥哥等太久的。”

云浅问娇羞的小声说道。

徐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深情的将她揽入怀中,一手拥住她,一手轻抚散落在肩上的万千青丝,静静的,只有两个人彼此心跳的声音。

“我徐达这辈子,非你不娶。”他郑重的承诺道。

此刻的云浅问感觉自己好幸福,此刻她好想时间就这样静止下去,让幸福就此停留下来。

第二日一早,云浅问只带了个简单的包袱挎在肩上,里面就几件需要换洗的衣服,常遇春原本不想让她走,在这战乱的年代,她一介女子,出行必然不安全。

如果遇到陈友谅那魔头,那简直就是羊入虎口,甚至将她啃得骨头都不剩。

但他了解这个妹妹的性子,她决定了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就算留也留不住。

马秀英已经将头发高高盘成一个髻,看上去略有些风韵,但她在云浅问的面前仍是一副小妹妹形态,

她上前依赖的拥住她,她眼眶微红,万分不舍的声音中带着哽咽:

“姐姐,你多保重,一定要记得秀英。”

云浅问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干嘛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呢。”

此时徐达出来,英俊的脸上流露出万般不舍,但是当着好多的人,他又不好过多的表露出自己的情感,只是静静看着她。

云浅问飘然走近他,两人依依不舍对视着。

徐达从怀中拿出一个木制的手镯递给她,说道,

“这是我娘给我留下的唯一信物,让我将来遇到心仪的姑娘送给她。”

说着脸红的低下头,他有些不好意思,他怕云浅问会嫌弃,毕竟不是什么金银玉器,只是块木头做的而已。

曾经他将这个镯子送给一个心仪的姑娘,谁曾想那姑娘一脸嫌弃的扔掉了,待他伤神的拣了回来。

姑娘才回过神,明白用意后,懊悔终身,但徐达已经对她失望透顶。

云浅问接过手镯,细看此镯虽然是木制的,但却光滑圆润,做工也精细,而且还是有些久远历史的,可能是被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她庄重的将手镯带在手腕上,笑得很甜:

“谢谢徐达哥哥。”

看着她如此庄重的神情,徐达认定她就是自己要携手一生的人,激动得将她揽入怀中,深深说道,

“我等你回来,回来后我们便成亲。”

常遇春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欣慰的点点头。

两人恋恋不舍的分开后,云浅问转身上马,踢向马腹,绝尘而去。

徐达看着渐渐远去的俏丽背影,眼中是无限的温柔与期待。

云浅问策马奔驰,她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去取那把降魔琴,她不会武功,只有那把降魔琴才能让她防身。

降魔琴被她藏得很结实,就在她跌落悬崖的那个陡壁上一个洞穴里,这里藏东西是隐蔽的不能在隐蔽了。

取了琴之后,飞身上崖顶,一气呵成,身子轻飘飘的,毫不费力。

云浅问策马一路向北,途中遇到过很多好玩的趣事,偶尔惩罚惩罚那些横行霸道的恶霸,还有那些欺压百姓的无良官差,这一路倒也有趣得很。

奔波几日后,进入了元大都京城,京城街道上的繁华与热闹让她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似乎来过般,每一家商铺,每一个角落都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她确实想不起来。

轻抚额头,紧蹙眉头,她这是怎么了。

正要整理自己的思绪,就碰见几个欺压汉人的蒙古兵,那蒙古兵直接拿马鞭抽打着街边小贩,嘴里还叫骂着

“卑贱的汉人,居然敢找老子要钱”。

云浅问此时是万分的气愤,恨不得一把琴将他们的五脏六腑都震出来,撒在大街上喂狗。

正在愤恨之余,一个马鞭抽向那嚣张的蒙古兵。

握鞭之人是和她年龄相仿的妙龄女子,高高坐在马上,容颜俏丽,一身嫩粉色蒙古衣裙,乳白色马靴,头发被编成数股小辫,点缀着数颗晶莹得白色小珍珠,看上去英姿飒爽。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欺负黎民百姓,找死的尽管来,本郡主奉陪。”俏丽的声音充满着仗义。

“是多兰郡主,快走。”

几个蒙古兵吓得落荒而逃,这个多兰郡主是连皇帝都要让几分的小魔女,得罪她,那便是真死了也没人敢为自己收尸。

云浅问看着马上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姑娘,虽然她仗义,但她也看得出来,她对汉人的不屑。

此时的多兰正好也看到对面牵着马的云浅问,云浅问身着淡蓝色衣裙,肩上系着浅白色的披风,细腻的皮肤甚至能掐出水来,头发用一支简单玉簪别住,剩下万千青丝绑于背后,

两缕流苏垂于耳前,十足的汉人打扮,尤其是她那挺拔俊秀的身姿,显得她更加气质不俗,甚至有些仙气。

她有些嫉妒,她也是大元数一数二的美人儿,但是对面女子似乎比她还要好看几分,似乎一对比,她渐渐黯淡下来一般。

“喂,我不喜欢你,请你马上离开我的视线。”她高傲的冲她喊道。

云浅问不理会,这些蒙古人她也照样不会放在眼里,牵起马,从容地从她身边走过。

她的从容不迫,更加让她生气,她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无视她,转身马鞭出手,甩向她,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用力攥住,声音爽朗,充满着俏皮。

“郡主,何苦和一个汉人计较呢。”

多兰厌恶的收回自己的马鞭,却拉不动,对方用力太大,气得她怒喝道:

“云中问,你放手。”

少年看上去强壮有力,并不打算放手,他怕他一放手,鞭子会反弹回去,如果将她弹倒再地,那事就大了。

听到云中问这个名字,云浅问瞬间愣住,似曾相识的名字,尘封的记忆似乎有些思路。

她走向他,拔下头上的玉簪,试探的问道,

“你可认得这支簪子?”

她也只是试探的问问,并没抱多大希望。

云中问疑惑的看着她的脸,只感觉似曾相识,突然感觉她好像府中后院笼子关住的那个女人。

接过玉簪,上面刻着一个淡淡的“浅”字,脸突然暗了下来,他大喝道:

“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随后几个彪形侍卫上前抓住她,云中问朝一脸严肃的朝多兰郡主拱手行了一礼:

“郡主,此女云某要带回府审问。”

多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云中问就已经带人迅速离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