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四章 身世之谜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1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皓月当空,洞房内的花烛,跳动的影子摇曳在轻薄的纸窗上。

云浅问远远看着那对新人的身影映射在窗上,浓情蜜意,内心一片欣慰,秀英终于有人照顾了。

转过身,不远处一棵槐树底下,一个粗狂的身影正对着天上的明月饮酒,似乎是在借酒浇愁。

她缓缓走过去,却是常遇春,她甩群坐下,拿起酒壶,为他斟满。

“哥哥,何事之愁呢。”

常遇春一杯酒下肚,满面愁容:

“今日徐达当着众人的面,向我提亲,要我将你许配给他,我当时的境地着实尴尬,是应也不是,拒也不是。”

云浅问停下手中酒壶,静静听着。

“徐达这小子,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他的为人我最了解,把你交给他,我放心,但是,陈友谅定不会善罢甘休。”

云浅问放下酒壶,慢慢问道:

“陈友谅到底和你们有何过节,为什么恨你们恨到一定要至你们于死地呢。”

她一直不明白,陈友谅虽对他们恨之入骨,恨不得杀而够快,但从来不会伤害自己,就算她刺伤他,他也只是保护她不受到伤害,陈友谅很坏,出手招招要人命,甚至还动手打秀英,但好像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

常遇春一杯酒下肚,站起身,看着不远处的婚房,有些感伤,但他仍是故意扯开话题,缓缓说道,

“陈友谅是个心胸狭隘的人,如果招惹到他,他必然有仇必报,并且是加倍奉还。”

原来,陈友谅和朱重八徐达从小在一个地方长大,陈友谅是乡绅的儿子,由于长相俊秀,经常被朱重八一众人取笑,说他是假娘子,甚至在他洗澡时,偷偷把他的衣物换为女子衣物。

陈友谅虽然长相俊美,但他也是个男人,有着理想抱负的男人,被人比喻成女人子,那是对他的侮辱,并且是奇耻大辱。

为此,他经常与朱重八等人大打出手,但朱重八身边有个武艺高超的徐达,他根本不是对手,因此经常吃亏。

后来,他父亲为他张罗了一门亲事,成婚一年后,突然陈家家道败落,父母双亡,妻子离他而去,他也被丈人拒之门外,被逼写下休书,落魄时正碰上朱重等人,又将他奚落一番。他紧握双拳,对天发誓,早晚要将从朱重八身上受的屈辱一点一点的返还给他们

随后,他消失三年,再回来,已经成为武艺高强的武林盟主,甚至打遍天下无敌手。

本来常遇春投奔他,也是为了和他一起打天下,但谁成想,他后来居然与朝廷结盟为伍,由于志向不同,常遇春不得已离开了他,投奔了发小朱重八。

他娶过妻?

云浅问心里说不出的感觉,但转念一想,他就算娶过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以后不准备见到他了。

但仍是有些开始同情陈友谅,原来他也是从小受欺凌过来的,但是怎么看朱重八和徐达不像是随意欺负别人的人,倒是陈友谅,却一直在追杀他们。

不过这么说来,似乎是朱重八等人欺人太甚。

沉默了半柱香的工夫,云浅问突然不舍得说道,

“哥哥,明日妹妹就辞别了。”

常遇春不解得看着她,他们兄妹才刚刚相聚,又要分开,更何况她一介柔弱女子,能去哪里。

云浅问拔下头上的玉簪,万千青丝瞬间散落下来,看得刚刚走近的徐达,满眼惊艳。

“哥哥,除了这个玉簪,就真的再也没有其他的线索了吗。”

常遇春心之一颤,终于明白了,他最疼爱的妹妹,终究还是要离他而去的。

他摇了摇头,眼眶有些发红:

“当年父亲救起你的时候,你已经失去全部记忆,你只记得你的名字和你的年龄,也许你的姓名就是你身世的线索。”

“噢。”

云浅问有些失望,天下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这让她如何去找。

“当年看你身着的衣物,也许你是富贵人家的孩子,自从到了我们常家吃不饱,穿不暖,着实委屈了你。”

常遇春说这话时万分内疚,随后擦了下眼角的泪水,转过身背对着她,继续说道:

“去吧,如果他们不认你,随时回来,有哥哥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不舍得又如何,她终究还是知道了,终究还是要找回自己的亲人的,堂堂七尺男儿竟然留下了眼泪。

云浅问看着哥哥这样,有些于心不忍,对着哥哥厚实的后背,动情的说道:

“哥哥,你是我最亲的人,这种亲情,任何人都代替不了。”

她并不是安慰他,她说的是真心话,常遇春对她而言,亦兄亦父,他的养育之恩,呵护之情,她愿意付出一切报答。

常遇春听到这句话,内心一阵感动与温暖,转身将妹妹搂入怀中。

不远处的徐达看到这一幕,内心有些酸楚,她要走,那就是他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吗,她白天还说愿意嫁给他,难道是在敷衍他。

他缓缓走近他们,直接打断了他们兄妹二人的温情。

“徐达哥哥?”云浅问有些诧异。

徐达看着她那圣洁的容颜,话却是对常遇春说的:

“遇春,天德有话要对令妹说,可否回避。”

常遇春拍了拍妹妹的手臂,提起酒壶,别有深意的望了徐达一眼,转身离去。

夜风微微吹起,槐树底下的美人儿衣诀飘飘,明亮的皓月映得她的脸蛋儿更加圣洁。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徐达英俊的脸在月光底下,越发英俊,挺拔的身姿,更加吸引人。

“为什么要走,你说过你愿意嫁给我,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徐达痛心的问道。

云浅问小脸儿有些微红,甚至有些发热,她的眼睛不敢直视他,因为此时他的眼神有些炽热。

该死,从前的从容不迫去哪了。

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怎的如此没出息。但她还是调整好了自己的心律,从容地说道:

“徐达哥哥,在我们都还年少的时候,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你,也许现在也是吧。”

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这估计就是她第一次对徐达表明心意了吧。

徐达听后,心里荡起一阵阵波澜,冲击着他的心,万分不舍的上前抓住她的手:

“那你为什么还要走,留下来好不好,就算是为了我,好不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