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三章 秀英大婚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60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又是梨花盛开时,花团锦簇,层层叠叠,满山,满树,满园。

一袭浅蓝衣长裙,衣带飘然,万千青丝被松散的绾起,犹如仙女下凡。

徐达看出了神,小时候他怎么没有觉得她如此得美,果真是女大十八变。

云浅问看着漫山遍野的梨花,不知为何脑中会浮现出陈友谅的影子,想起他对她那真挚的眼神,嘴角的温柔。

也许,陈友谅并不是一个十足的坏人。

“云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徐达轻说道,声音很轻,他怕吓到她。

云浅问转身看着一袭青衣的徐达,近在咫尺。

“徐达哥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笑嫣如花,这荒郊野外的他来做什么。

“我只是想念老家那棵梨花树,来这里寻找一下当年的影子。”

徐达轻柔道,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自己的心情开始波澜起伏。

“当年的影子?”

她有些疑惑。

“对,三年前,梨花树下,有个女孩问我,徐达哥哥,待我长大后,娶我可好?”

徐达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云浅问羞涩的低下头:

“我那年只是随口说说的,徐达哥哥不必放心里去。”

“也许当年对你而言只是随口一说,而我却当了真!”

徐达说着上前抓住她的手:

“你愿意嫁给我吗?”

云浅问的脸更红了,急忙抽出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转过身去,不让他看到她羞红的脸。

“徐达哥哥,我差点忘记了秀英盖头上那个鸳鸯还没有绣完,我先走了”。

徐达看着她飘然离去的身影,有些黯然,他知道,她是故意躲开的,但他能感觉出她对她是有情谊的。

三日后,是个黄道吉日,事宜婚嫁,事宜搬迁,婚礼很是热闹,前来道贺的人很多,朱重八一身喜庆的新郎官服,将高大健硕的身形体现的更加威猛,虽说长相粗犷了些,甚至有些其貌不扬,但五官还算周正,颇有些帝王之相。

云浅问隐隐感觉到,将来他必会成王,但这只是她的感觉而已。

今日的她一身素淡得不能在素淡的轻衣,黑如墨的发丝只用一支普通玉簪挽起,万千青丝用一根淡蓝色发带简单绑起垂于后背,她只想越朴素越好,因为她不想压过秀英的风头。

但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看上去还是比新娘子出众,她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她是由外到内美到骨子里,但在场人都不会去注意。

而徐达看着清丽可人的她,心神荡漾,她真的长大了,而且与众不同。

与她几次经历生死的时候就已经被她深深吸引了。

陈友谅生来俊美,从年少时就有很多女孩子刻意讨好他,想方设法接近他,嫁给他,无奈他天生傲气,让人难以接近。

多少女孩是可望不可及,没想到反感与女子接触的他居然会对云浅问情深意重,那眼中的深情根本堂而皇之的流漏在外,而她居然会逃婚拒嫁。

这样的她无时不刻在吸引着他。

婚礼依礼进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一对新人身上,而徐达的眼睛却一直在云浅问的身上,这一切都被常遇春看在眼里。

“一拜天地!”

朱重八转过身来,秀英也在喜娘的搀扶下,转过身子,两面相对,同时低下头,行了第一轮礼。

“二拜高堂!”

朱重八与马秀英又是对着堂上的郭大帅郭子兴跪地三拜。

“礼成,送入洞房!”在礼师的宣告下,拜堂结束。

云浅问将秀英送入洞房之后,静等新郎官来掀盖头,可是朱重八在外面被人拉着吃酒,久久不能过来。

云浅问一直守着她,姐妹说了很多贴心的话儿,直到朱重八吃酒回来,她才退了出去。

出来正看见徐达在门口台阶下等着她,徐达看见她袅袅身姿出来那一刻,心快要跳了出来。

“徐达哥哥,你怎么没和他们一起去吃酒?”

“云姑娘,你跟我来。”

徐达上前拉住她的衣袖,转身要走。

云浅问低头看着他拉住自己衣袖的手,并没走,

徐达感觉到气氛的尴尬,立刻松开手,忙说道:

“对不起,徐达一时失礼。”

云浅问并没有介意,说道:

“徐达哥哥,有事在这说便是了。”

徐达直起身,眼神炽热的看着她,并且注意着她每一寸的神情,鼓起勇气说道:

“云姑娘,徐达是个粗人,不会拐弯抹角说些好听的话,我想现在去向遇春大哥提亲,要了你。”

说完他的心脏感觉就要提到嗓子眼了,何曾这么直接过,俊脸憋得通红。

但他说完就有些后悔,万一人家姑娘不愿意呢,自己何时这么自作多情。

云浅问神情淡然,但是心里已经波澜起伏,她当然愿意嫁给徐达,但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去吧”。

她淡淡的说了句,走下台阶要去自己房间。

留下徐达一脸茫然,她就这两个字?让他有些摸不着底,

云浅问,停住脚步,慢慢说道:

“徐达哥哥,我愿意嫁给你,但不是现在。”

徐达听后一阵狂喜,连连说道:

“真的吗,我等你,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

云浅问扭头朝他莞尔一笑,随后进屋,她这一笑,徐达瞬间感觉天空都亮了,看见鸟儿都是笑得。

而此时的汉王府,一片阴霾笼罩,所有的丫环,婆子,都不敢靠入汉王房间,只有长月和张定边守在门外。

一个小丫鬟端着热气腾腾的药品过来,长月接过,轻轻推开房门,陈友谅直挺挺的坐在太师椅上,眼睛泛着血腥的红,如同野狼一般,让人看了不由得心惊胆战,长月淡定的走过去,双膝下跪,抬手举起递到陈友谅跟前

“主上,该用药了。”

陈友谅大手收一挥,托盘上的药碗即将打翻在地,而长月身手灵敏,迅速手接住,里面的汤药愣是没有溢出一点来。

陈友谅看着她灵敏的身手,又想到了初见云浅问时,她那矫捷灵敏的身姿,以及她那永远挥之不去的容颜,但又想到她对自己那躲闪的神情,不由得心头一痛。

到底为何,你竟然如此厌恶我至极,可我偏偏又该死的这么想你,云浅问,我得不到你,谁也别想得到,为了你,我要杀光所有在乎你的人,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陈友谅才能要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