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脱胎换骨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94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红衣尊女被击退,云雾岭的女弟子们终于吐出一口气,平日她们受尽了欺凌,如今居然被一个新来的小丫头打败。

云浅问与白发女子面对面盘膝而坐。

“浅儿,以后唤我姑姑便可。”她的笑很温柔。

“是,姑姑!”云浅问低声应道。

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小丫头了,此时的她,周身被仙气缠绕着,肌肤更加的嫩白。

“如果你要回去,姑姑不会拦着,但是你不要提起这里,知道吗?”她的声音虽然轻柔,但是带着警告。

“是!”云浅问低低应着。

云浅问离去之后,青瑶走了过来,不解的问道:

“姑姑,为何要放她离去,您将体内的真气输送给她,难道是打算让她接管云雾领吗?”

“她有一段尘缘未了,或许,她能够平定这天下乱世,我的罪孽也许会浅一些。”

她淡淡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满怀希望的说道。

只有这样,她才会有资格去见他。

离开云雾岭,云浅问如同脱胎换骨一般,以前她只为生存,解决温饱问题,如今的她已经不在是从前心境,她首先要找到哥哥和秀英妹妹,然后去大都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衣着如雪,雪裹琼苞,发黑如墨,千古红颜之下,褪去了俗气与厌腻。

面容清纯美丽,苍白轻柔,澄澈空灵,雪白披肩随风飘起,万千青丝轻轻挽起,垂于背后!

这是青瑶给她的装束,但她却很喜欢。

她无聊地坐在树上,听着鸟儿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甚是惬意。

轻轻抚摸着手中琵琶,刚要轻弹一曲,却听见不远处打杀的声音。

抬眼望去,百米之外,只见一队蒙古兵在追杀一群穿普通服饰的人,虽是衣料简单,却各各身手不凡,但他们寡不敌众。

一人骑在高头大马上狂笑,

“哈哈哈,朱重八,常遇春,你们几个没想到会落到我王保保手里吧,杀!给我杀了他们,哈哈哈...”。

随后又是一阵狂妄得意的声音。

本不想多管闲事,朱重八和她没有关系,但常遇春是她哥哥,她必须去帮他。

蒙起面纱,手抱降魔琴,起身飞去,甩动手中琴用力将马上一员小将打落下马,虽然很费劲,但是一气呵成,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她武功有多高强。

她稳稳地站在马上,只见脚下一阵惊艳的声音,尤其是那个被称为王保保的,眼睛瞪直,嘴里还呢喃着,

“仙女下凡啦,美哉美哉”!

还有朱重八,那眼睛也是直了,而常遇春却是遇到救星一般地看着她,她的眼睛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五指轻拨动琴弦,一阵悦耳地琴音从纤纤玉手中发出,那群蒙古兵被这琴声震得左摇右晃,站立不稳,一个个兵器掉在了地上,人也跟着瘫坐在地上。

而王保保只是出神地看着她,那眼神中的色欲几乎溢出来,他五官清秀,但充满着猥琐。

将琴对准王保保,用力拨动,冲击力很强,随后听见他一声惨叫,重重地摔下了马。

“多谢姑娘相助,敢问姑娘何人”!

朱重八做拱手礼,他得眼中充满亮光,那惊为天人的亮光。

“碧玉玲珑”!

她看也没看他,抱琴离去,此时的朱重八在她眼里是俗不可耐。

一身白衣,身材轻盈灵便,如同仙鹤,留下朱重八等人和满地的蒙古兵呆呆的望着远方。

在一无人湖边,她换好淡雅的平民衣服,将头发轻轻挽起,两缕发丝垂于耳前,湖面上她显得俏皮可爱。

背起包袱朝应天方向走去,她相信以她现在的速度绝对追的上他们,路过方才那战乱的地方,她心里一慌,早已经不见了哥哥的身影,只是那些蒙古兵刚刚爬起来。

一个蒙古兵看见了不远处的她,大喊道,

“抓住她”!

随后几个人冲上去要抓住她,这时一个沉稳富带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放了她,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抓她毫无意义”!

声音有些熟悉,她刚要转身看个究竟,却听王保保大声说道,

“陈友谅,你来得可真是时候呵”!

声音里充满了不满。

陈友谅这三字让她准备转过的身子愣在那里,再也不敢转过身去,此时她不想落在陈友谅的手里。

“你们一众人都抓不住他们五个人,一群废物”!一阵轻蔑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汉王,您有所不知,本来朱重八他们已经败在我们手下,可是从天上飞来一个九天仙女,救了他们”!

一个副将支撑着身子上前说道,刚才那琴将他的内伤都震出来了。

“九天仙女”!

云浅问听到这个称呼,掩面轻笑,内心有些小得意。

“一群废物”!

陈友谅的声音相当不屑,充满了鄙视。

“女人,赶紧离开这里,不要等本王后悔,谁也保不住你”!

云浅问第一次觉得陈友谅说话如此动听,如同得了特赦令般,迈开腿正准备直径离去,王保保却策马拦住她的去路,

“陈友谅,这个小娇娘,本总兵要带走”!

刚才她掩面轻笑的样子,被他看得真真切切,他王保保就是喜欢女人,一般的女人入不了他的眼,这个女子,无论是面容还是气质,都充满了灵性,他喜欢自带灵性的女子。

“随便”!陈友谅淡淡的声音,带着不屑。

本来这女人就和他无关,刚才他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善心,或许她的身影有些像她吧。

这时候一队人马飞奔而来,她看见领头的是徐达,他正带人举弓箭射向元兵。

顷刻,刚刚平静的地方又成了战场。

“徐达哥哥,救我”!

云浅问大喊道。待她侧过脸,扭过身时,陈友谅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徐达震惊的看着她愣了一下,那眼神是又惊又喜,来不及多想,跳离马背,将她抱上去,策马疾驰而去,陈友谅缓缓拉开弓箭,朝他背后射去,徐达忍着疼痛用力抽马背,咬牙切齿的叫骂道,

“操他姥姥的陈友谅,卑鄙小人,居然暗箭伤人”。

黑马一路狂奔的跑进一处竹林子里,突然马儿一声哀嚎,她和徐达都从马背上摔了下去,随后看到马腿上重重插入了一箭。

云浅问紧张的扶起他,

“徐达哥哥,你怎么样了”。

“别管我,快走,赶快离开这里”。

他用力推开她,嘴角溢着血,背后插着箭。

“想走?本王怎么可能让你走”!

陈友谅一手持剑,一手握拳杀气腾腾地走了过来,身后落叶飞扬。

此时他那好看的眼眸中泛着嗜血的光芒。

云浅问扶着徐达,有些害怕地往后退,此时,他眼里的杀气吓到了她,生怕他会把她们都杀了。

之前在云雾岭养成的淡定自若,在看到他的时候,似乎全都被他那王者居下的气势吞噬了。

她害怕他,一直都怕他,就算她现在有了防身武器,也仍是掩不住她心中的惧意。

她现在要拿出降魔琴也来不及,因为他已经走到他们跟前。

他走上前,一把将她拉起来,强行拽入身后,嗜血的声音让人发抖,

“呵呵,徐达,你终于落到本王的手里了,那我们今日就新帐旧账一起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