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乱世求生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359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元末,皇帝昏庸,挥霍无度,四处搜罗民间财宝美女,日日供佛炼丹,夜夜沉溺酒色。政府财政入不敷出,滥发货币,祸国殃民。

黄河洪水泛滥,朝庭强征数万河工治河,弄得生灵涂炭,多少百姓背景离乡!

此时的大元在历史中已经开始风雨飘摇。

群雄起义,首领陈友谅,身高近八尺,俊美如神为人心狠手辣,嗜血如命,让人闻风丧胆,甚是冷酷无情,人称战神。

云浅问,年方二八!肤如凝脂,肌如雪,却生性倔强,聪明机智,颇有诸葛之慧,却无发挥之地,是个极为少见的天然美人儿,但也透着野性的美。

十四岁那年,一场战乱,与她相依为命的兄长常遇春失散了,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去哪找他,在这乱世当中,一个小女孩,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没有哥哥的庇护,生存也成了一种问题。

从前哥哥努力做苦力挣工钱,除了自己裹腹外,大部分的钱都给她买了新衣服,请了教书先生,所以,她比别的闺女认得字要多,见识也颇为广些。

但为了生存,不得已,她只能到大户人家做使唤丫头!

在这座高墙大院里,有时候她会为了一个馒头都能和别人打起来,她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由于生性倔强,她也挨了老爷夫人不少打!

她服侍的这家大户人家姓单,这是世代几辈传下来的财富,有时候她不由得感叹,为何人家命那么好!

她是个很善良的姑娘,可是有些事情告诉她不能忍让,越是忍让,越是被人当软柿子捏!

主子欺负也就算了,毕竟在人家里谋生,可是,同为丫鬟,凭什么让她们欺负!

天气阴凉,保府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甚是热闹,时不时的会有些俊俏儒雅的书生,边走边论诗。

也会有几个俊俏的女子边走边讨论哪家新引进了胭脂水粉,哪家又有上好的刺绣,哪家公子多么英俊有才华。

微风吹在她娇嫩的脸上,带着些丝丝凉意,她喜欢这种感觉,很舒爽。

走到益善堂药店,拿起包好的药包,刚走出门口,本来就有些阴阴的天,突然下起了小雨,雨不大,但是她怕药会被打湿。

不远处,有个打着伞的年轻公子正好迎面走来,细看,却是大少爷单晁。

她转过身,不想让大少爷看见她,因为她是偷偷跑出来,为姐妹抓药的。

雨渐渐大了起来,她将药紧紧护在怀里,快步往前走。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有些着急,加快了脚步,她不能跑,她一跑,会引起人的注意,前面几步之遥,一个头戴斗篷,身披黑色防雨服的高大身影正朝这面走来,雨有些大,看不清他的面孔。

她毫不犹豫的钻进他的雨披里,正好将她藏了个结实。

男人瞬间愣在当场,皱了皱眉头,低眼看下去,却见她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弯弯翘翘的睫毛上沾着水珠,顺着睫毛端滴落下来。

她一直在看向外面,并没有看他。

看着单晁从身边走过,她这才舒了口气,

“多谢啦”!

撩开雨披就跑了出去,消失在雨幕里。

男人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嘴角轻扬。

花债萦牵酒病魔,

谁唱相思肠断歌,

旧愁没奈何,更添新恨多。

情泪新痕压旧痕,心事相关谁共论?

黄昏深闭门,被儿独自温。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煦暖,她愉快的哼着教书先生教给她的诗词曲,洗完一堆肮脏布匹却很名贵的衣裳,看看四周没人,顺手将污水泼了出去!

谁成想,这时候却冒出一个人来,那污水正不偏不奇的泼在来人身上。

只听一声低沉的怒吼,

“找死啊”!

这一声找死,透着浓重的怒气。

糟糕,这要是大少爷的话她就倒霉了,这个单晁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成日长在醉香楼不说,对她的美貌更是垂涎三尺。

抬头看向来人,她稍微松了口气。

此人体形高大健硕,一袭黑袍,将人衬得很是威风,不怒自威。

此人长得也甚是好看,明净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黝黑深邃的眼眸,泛沉迷人的色泽,

尤其是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那模样甚至比单府的几位少爷还要耐看,虽说俊美如神,但看上去却是凶神恶煞!

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此人比单府的大少爷还要可怕,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冷,让她也觉得整个空气都凝固了。

他见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丫头难道不怕他么。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我这就帮你擦掉”。她小心翼翼的道着歉,随后拿出手帕要去给他擦拭,却被他厌恶的推开,

“别碰我”!

她一个没站稳,往后踉跄了一步,差点磕在晾衣架上。

“我已经给你道歉了,何必这般凶恶”!

她有些生气,这人还不止可怕了,出口就是找死之类的话。

“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不怕我杀了你吗”!

他一眼认了出她来,她是那个在街上躲在自己雨披底下的那个小姑娘。

“友谅哥哥,你来了啊”!一个娇滴滴带有嗲嗲的声音,不用去看,也知道是谁,单家大小姐单小碟,云浅问一点不喜欢她,甚至还特别讨厌她,总觉得她作的要死!

友谅哥哥?

原来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勤王陈友谅,云浅问心里更是一颤,站在眼前的可是个杀人嗜血的杀人魔,可惜了这般俊美的一张脸。

单大小姐上前拉住陈友谅的手臂,斜眼瞪她,她万分的讨厌这个丫头片子,身为丫头,背却挺那么直,其实她更多的是嫉妒,嫉妒她长得比自己还要好看几分。

“丫头片子,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勤王端茶”!

“大小姐,这不是我的事情,我只负责洗衣服”!

不耐烦的说着,转身就准备去晾衣服!

“好你个死丫头,敢违背本小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挥手一鞭抽过去。

却被她转身用力握住,单小碟没料到她会如此,用力想抽回鞭子,却怎么也拽不回来。

“大小姐,我只是个洗衣服讨生活的丫头,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会愿意来做丫头,而且,我是二小姐房的丫头,谁是嫡谁是庶,您自己掂量着办”。

松开她的鞭子,单小碟差点被弹倒在地,云浅问转身去晾衣服,不再理会他们,但她能感觉到那个陈友谅眼睛一直在注视她,那眼光甚至能穿透人身!

的确,陈友谅很快对她提起了兴趣,这丫头有些见识,胆子也正,比起这些劳什子大小姐,大少爷,只强不弱,眼睛一刻也不离开晾衣服的她,思绪回到少年时,那个娇俏可爱的粉衣小姑娘为他利落的包扎伤口,那眼睛甚是清新灵动。

“不碍事,走吧”!他的声音开始淡定从容起来,一点不似刚才那样凶神恶煞!

她没想到,他的声音竟也是如此好听。

她头也没回,只顾晾衣服!直到脚步声远去!

可想而知的,她受到了惩罚!

第二天,老爷夫人罚她给陈友谅洗衣服,好吧,洗就洗吧,总比空着肚子不让吃饭强些吧!

陈友谅的衣服很宽大,她很郁闷这么宽大的衣服,他为什么穿着那么合身,甚至更为英俊,有王者居下的风范!

洗完他的衣服,刚起身揉了揉发酸的腰,不料一盆水迎面泼向她,瞬间她全身湿透犹如落汤鸡,擦了把脸,只见是大小姐双手环胸,旁边是她的死对头,也是大小姐的贴身丫头小秋拿着盆子趾高气昂的看着她!

“哼,这一盆水是本小姐代友谅哥哥赏给你的,还有,不管是嫡出庶出,本小姐也是你的主子”!

说完带着小秋趾高气昂的走了,从她身边走过时,用力撞了下她,又踢翻了她的盆!

浑身湿透的云浅问,在那傻站着,又气又怒,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回到房间,将自己弄干净后,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刚坐下,一杯热水端到跟前,一张清秀的脸蛋儿放大在眼前,声音很是关切。

“姐姐,喝杯水暖暖身子,消消火吧”!

她接过水,仍是闷闷不乐,

“姐姐,秀英知您不服气,这小秋狗仗人势,大小姐迟早要嫁出去的,得意不太久的,您还是忍忍吧”!

一口气将水灌入腹中,不甘心的说道,

“难道我们这辈子就要给人做丫头吗”!

小丫头转身将杯子放回桌子上,轻说道,

“姐姐,谁叫我们没那么好命呢,不甘心,只能这辈子行善积德,下辈子投胎个好人家”!

边说边拿起行备,往门外走去,

“姐姐好生休息,我去倒夜香了”!

马秀英,进府只比她晚两天,整个府中上下两人关系最好,秀英为人温顺,老实,遇事都会容忍,而她生性倔强,处处维护秀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