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60 如曦山主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1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自若离从魔界回来后总是闷闷不乐,时而唉声叹气,时而忧心忡忡,俨然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泽言来此确是有事要办,原本还在犹豫着是否要将她带在身边,不带在身边的话将整座清辰宫设下结界也无不可,但她一定会更加烦闷,说不好还会恼了他。

踌躇不决间忆起灵雾云山里的灵合花海,想来她定会喜欢。

见她眉眼舒展了开,总算是没有白绕了这一大圈的路。

远远的就瞧见身着火红色华裳的女子款款走来,因隔了有些距离,若离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觉她的走姿不似一般女子弱柳扶风,倒是多了几分飘逸。

她的身影忽然扭曲模糊,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若离他们面前。

靠近后,若离才看清了她的样貌,她的容颜算不上绝美,如瀑的黑发披散在身后,一双斜长的眼眸分外明亮,一身红裳更衬得她肤若凝脂,洁白无瑕,清秀温婉的模样也算是难得的美人了。

虽然容貌不甚出众,却一定能让人过目不忘。

如男子一般高大的女子,至少若离是不曾见过的,而眼前的女子却是让她开了眼界。

女子微微一笑,并不是欠身行礼,而是双掌合十,缓缓开口道,“帝君。”

若离一怔,怎么是男子的声音!

“你是男子?!”若离吃惊的抬眼看着他清秀的面容,嗓音却是低沉的男声,若不是亲眼见他嘴巴开合,她定会认为有男子隐身于此。

他见怪不怪的一笑,温和的答道,“正是。”

他承认自己是男子后,若离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远远瞧见时,以为他是女子,她心中不免烦闷了起来,才刚走了个怨灵变的静檀,这会儿又出现一个红衣女子,她在想,师父到底是有多少的红颜知己?

好在,是男子。

见他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若离不好意思的撇开了眼,他的眼睛透着明亮的光,不禁让她想起孟婆的那双虽是看不见,却透着睿智的光的眼睛,好像随时都能看破她心中所想,看破她身上的秘密。

“他是灵雾云山如曦山主,来自于西天梵境。”泽言说道。

一听到他是来自西天梵境,若离神情顿时肃穆了起来,双掌合十虔诚说道,“见过山主。”

若离不曾听过他的名号也属正常,毕竟神界里除了泽言就没有第二个人来过此地了,灵雾云山并非普通仙山,非佛门中人是找不到其入口的。

泽言能找到此地并非依靠他通天的修为,而是与佛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按理说,他也算得上是半个佛门中人。

如曦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唤我的名字亦是无妨的。”

若离抿嘴摇了摇头,“还是唤你山主好了。”她可不好意思直接唤他的名字,在她的潜意识里,来自西天梵境都是神圣的。

然而,泽言在她心中却是个例外,一个她不小心闯入的意外。

“嗯。”如曦不再强求,后退一步,领着他们朝殿中走去。

殿内的格调与外面给人的感觉一样,依旧是典雅古朴,让人沉浸其中,静心清神。

他们坐下后便走进一名端着茶水的红衣神侍,若离定睛一看,再朝如曦看去。

怎么有两个如曦!

放下了茶水后,神侍便走出殿外,若离的视线一直追随者他,只见他的脚刚跨出门槛时身形忽的扭曲,如烟雾般散了开,一阵风吹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若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系列的变化,愣是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又不想让人看破她孤陋寡闻,遂强装镇定的拿起茶杯拂去了表面的茶叶,轻抿着。

“东西备好了吗?”泽言的薄唇始终闭合着,并未发出声音。

如曦眼帘微抬,亦是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回答道,“还差一道工序,今晚便可完成,戌时之前定会交于帝君手中。”

“不急,本君会在此停留两天,只是别让她发现了。”

再过两天就到了东海龙孙的百日宴,灵雾云山在东之边际,距离东海要不了多少路程。

看了一眼强装镇定,又一脸好奇的若离,他的嘴角微微勾起。

况且,她似乎很喜欢这里,不是吗。

喝完茶后,如曦原本打算陪同他们四处走走,又想到泽言不会在意这些,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留下了泽言和若离二人。

泽言起身走了出去,若离立马起身跟上。

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若离终于开口问道,“师父,为何如曦山主的神侍和他长的一样,又忽然化为了烟雾?”

“他是佛陀座下的幻影灵兽,那些只不过都是他的幻影罢了,并无特别之处。”

听他这么一解释,若离恍然大悟,原来是幻影,不过能把幻影变得与真人无异,又能差遣办事,着实是不容易的,一定是因为他的自身属性了。

幻影灵兽,她从未听闻过,到底还是她孤陋寡闻了。

有些神仙很是忌讳被人谈及真身一事,她觉得还是不要再追问了,万一踩到了人家的尾巴那可就不好了,虽然如曦山主看上去和和气气,又是佛门中人,但谁没个底线呢。

“我觉得如曦山主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弯下身子,随意的问道,轻嗅园子里的花卉,那是夏日里才会盛开的紫鸢花。

“你对初次见面的人,都很眼熟吗?”泽言轻挑眉梢,问道。

若离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在如梦天境初见时,她也是这般问过他,现在发觉好像是很久远的回忆了。

她站了起来抬头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坏笑说道,“好看的人才眼熟。”

“所以你方才一直偷看他,是觉得他好看?”泽言双眸微眯,缓缓说道,果然是色心不改。

“不是,他虽然好看,但我偷看他是觉得他眼熟,想多看几眼确认而已。”若离急忙解释道,说完后又觉得莫名其妙,她为何要解释?

“确认了吗?”他含笑着问道。

若离白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并没有印象。”之前她觉得泽言熟悉,就是认定了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可是相处久了之后,那种熟悉的感觉越发的明显了。

可是如曦山主呢,难道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所以自己才觉得他熟悉吗?现在想来,这样的联系似乎太过牵强了。除了泽言之外,她并不是一个容易被美色所吸引的人,这种感觉太怪异了。

自从她到了清辰宫后遇见的每个人,都让她产生了熟悉感,这让她实在是想不通。

午后,泽言在厢房内小憩,若离则是瞧瞧溜出房间,独自在灵雾仙宫内转悠。

这灵雾仙宫虽然比不上清辰宫的宏伟,却是有自己的独有的格局,在若离以为就快走到某处的尽头时,靠近后就又是一个拐角,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转悠间,她已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在她靠近一处阁楼时听见了里面传来细微的响动,隐约间可见一束束金光从门缝钻出,比起外头的日光还要闪耀。

好奇心的驱使下,她不断靠近,正当要推开门时,门被人从里面打了开,她一个重心不稳险些摔了一跤,站稳后才看清从里面出来的如曦山主,她往里屋瞄了瞄,却如雾里看花,瞧不真切。

若离尴尬的笑了笑,低下头双掌合十,“见过山主。”

如曦抬手虚扶了她一把,温和的说道,“不必多礼。”跨出了门槛,转身看了她一眼,“可愿随我四处走走?”

她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也许是出于对他的熟悉感,又或者是出于对他身份的尊敬,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回绝。

走到了一处亭台,如曦广袖轻拂,石桌上便多了一副茶具,他抬头看了若离一眼,再将视线移至石凳上,说道,“坐吧。”

“山主的宫殿的格局可真是精妙,我险些就要迷了路,才误闯了刚才的阁楼,不知是否打扰到了山主,若离实在愧疚。”若离诚恳的说道,方才她明明看见了屋内的金光,眨眼间就不见了,想来山主定是有事在忙,她太莽撞了。

如曦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碍事的,如今你......”见若离抬头看着他,他双眸忽然亮了几分,等到若离眨眼再看时,已经恢复如初了。

她莫不是眼花了?

“你唤作若离?”如曦问道。

若离点了点头,继而说道,“听我母神说,这名字是佛陀给我起的,我从不看佛理书,也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含义。”

她以为,名字是佛陀八万年前到神界讲授佛理时起的,其实芷水没有告诉她,在她出生的那一刻,佛陀就到过水神宫,封印了她的天印,给她取名若离。

如若不是佛陀亲手封印了她的天印,恐怕她早已魂飞魄散了。

“是个好名字,是什么含义并不重要。”

难怪了......

命里注定的事情,任谁都无法更改,即便神力通天的泽言,亦是逃不过既定的命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