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58 心照不宣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3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察觉到自己的眼神太过炙热,若离轻咳了两声,脸颊微红的连忙别过头,然而那道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她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直接踮起脚尖抬手遮住了泽言的双眼,靠近他说道,“师父,你的眼神有毒,以后莫要再与我对视了!”

若离的动作让泽言浑身不觉一僵,她说话的气息若有似无的喷拂在他的脖颈间,柔柔软软的,像是三月里的柳絮,细细绵绵。

将她的手抓下,眉眼含笑像是心情极好的样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略微的低下了头,“偏要看的话呢?”

若离怔愣了片刻,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无话,总觉得这次醒来之后,他的变化似乎有点大,一再的叫她乱了心神。

反应过来时连忙将手抽离他的大掌,跑到鱼篓旁将他钓上的鱼丢给了蹲在一边急不可耐的伏奇。

不管身后的他,头也不回的朝着西阁的方向去了,越走越快,最后索性掐诀飞走。

她决定了,以后不能轻易的和他对视,太容易沦陷了。

若离推开西阁的门走了进去,西阁的第一层里放的都是神兵利器,仅有一小部分是她认识的,其余的都是她叫不出名字的。

她径直的绕过它们,因为她来此并不是为了神兵利器,而是为了第二层里放着的东西。

踏上阶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如梦如幻的七彩薄雾,若离抬手轻拂,薄雾竟随着她的动作被拨弄了开。

而薄雾的最里边,浮动着一团白色的光球。

魔界回来之后,若离不知该叫他锦煜还是梁风,因为那个人既不是锦煜也不是梁风,而他们只是他的两片残魂。

“你到底是谁......”若离站在光球面前,喃喃的说道,就像在问自己一般。

那男子静默的躺在光球里,缩小成了只有若离的手掌大小,却是不难看出他的样貌,和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威严。

若离盘腿坐了下来思考着,试图将自己与他的关系串起来,却是找不到丝毫的关联。

难道,他与静檀认识?

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若离猛地坐直了身子,凝视着光球内的男子,她的猜想应该是错不了的,她梦见的就是静檀和他相处的画面。

可是他和静檀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似乎有不少的恩怨呢......

若离叹了口气靠在桌角,这些事情任她想破脑袋也是得不到答案的,毕竟是他们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到她的梦里,但是她没理由也不好瞎操心。

真想知道的话也得等他聚成魂元,锦煜渡劫归来后,才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左右也不用再等太长的时间了。

最近她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都没有机会好好玩玩,眼下好不容易就能去一趟东海,她高兴还来不及,这些看似与她有关,又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还是先撇在一边吧。

不能叫这些无关紧要的烦恼,破坏了她的好心情。

若离深吸了一口气,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西阁。

关好门后,若离正打算去找伏奇,忽然神识内飘来琪心的传音。

若离在藏书阁找到了泽言,并告知他自己要去一趟瑾和宫。

见她如今还是知晓得要报备一下行程,泽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念她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并抬手一拂,召来一片祥云送了她一程。

刚落在地面上,就见境北脸上堆满了笑容,满面春风的带着染易走下了台阶。

若离站稳后,笑着问道,“何事啊,我的太子殿下?”

“你可算来了,我原是想到清辰宫和你说一声的,但是我家那口子非得亲口告诉你。”

一边领着若离往里走一边说道,“听闻前段时日你在魔界遇了害,帝君又不准我前去探望,也不知你的具体情况,方才碰到齐羽神君,他说你现在生龙活虎斩妖除魔不在话下,所以我家那口子才急不可耐的唤你过来。”

我家那口子……若离忍不住的一哆嗦,拂了拂手臂。

生龙活虎斩妖除魔,也亏他编的出来,看来齐羽神君也是个记仇的主儿,这一个个尊神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确是已无大碍了,怎么了?急匆匆的唤我来,要知道我可是很难请的。”若离一脸傲娇,斜眼看着他。

境北白了她一眼,“得了吧你!”

“哎呀,若离你可算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呢!”

殿内,琪心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款款的朝若离走来,美目流转,嘴角噙着浅浅的笑。

境北见状连忙闪身到她面前,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柔声责怪道,“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在寝殿内等着吗?”

若离一脸不明白的问道,“到底怎么了,别吓我啊!”

“噗嗤——”琪心噗笑一声,抬手掩了掩笑意,单手覆在小腹上说道,“他呀,就是小题大做,这孩子才怀了不足三个月,他便如此,往后可如何了得?难道还不让我出宫了不成?”

孩子……怀孕!

若离震惊的看着琪心平坦的小腹,真难以想象那里正在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境北扶着琪心坐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吹了吹神侍端上来的茶水,才递给了她。

继而抬头看着若离说道,“我想好了,等我的孩子出生后,你就是孩子的干爹了,这个你可不许推脱!”,在说到孩子的时候难掩他心头喜悦。

“干爹?你什么时候决定的,为何事先没告知我一声?”琪心喝了口茶将杯子放下后侧头问道。

“前两日决定的,想来你定是同意,所以就没同你说了。”

同意是同意,不过要若离当孩子的干爹这种事情恐怕难以实现吧。

若离一愣,连忙点头呵笑道,“呵……呵呵……好啊,我……非常乐意,呵呵……呵……”这不能言明的身份还真是尴尬呢。

若离与琪心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一笑。

因天君找境北商量要事,他嘱咐琪心不要乱跑之后便离开了,琪心屏退了一旁的神侍带着若离在花园里闲逛。

“怎么会去了魔界?”知道若离贪玩,可是也仅限于神界范围内游玩,要说她自己去了魔界,她是不信的。

“清辰宫内有一处碧水神潭,潭底可随机的通往其他五界,我不慎掉入其中。”因为实在不希望怀有身孕的琪心受到惊吓,而且现在自己不是好好的吗,再说,那怨灵的事情不明不白,连她都是理不清头绪,不知该如何说起,索性随便的搪塞了过去。

“嗯,没想到是这样,还好你没事,我听闻帝君可是大怒了呢,不仅废了魔尊,还将他的魔宫夷为了平地,要知道帝君发怒可是千载难逢的,不,百万载难逢!”琪心激动的说道,真没想到帝君这般在意若离。

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修来的福分。

在泽言出现之前若离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概不知,清辰宫里又没有其他人,更是无从听到有关在魔宫里发生的一切。

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如果今天不是琪心告诉她的话,不晓得要等到何时才会知道。

见到若离垂眸,琪心以为她是回想起在魔界里受到的伤害了,连忙拉过她的手说道,“还好你没事,也不知道帝君怎么了,就是不肯让我们去探望你,还有,没想到帝君那般俊俏,如果不是境北硬是把我拉回来,我真是不想走了,你们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快说说有没发生什么让人血脉偾张的事情?”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虽然琪心说的共处的那一室泛指清辰宫,可是她的确是和泽言共处一室,不免心虚的脸红了。

“啊——”琪心惊呼了一声,朝左右看了看,拉过若离压低了声音兴奋的问道,“真的有啊?快说快说,禁欲的男神到底怎么对你了?不行不行,太劲爆了,我得缓缓,那可是泽言帝君呐,我的天!”

若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假装嗔怒的说道,“瞎想什么呢,哪有你说的什么血脉偾张的事情发生,而且,他压根就不知道我是女子。”说到后面时,若离的声音明显的低了几分。

琪心虽然明面上粗心大意,但心思还算是细腻的,怎么会没听出若离话中的无奈呢,“好啦,逗你的呢,不过,帝君长得真是俊俏啊,可惜我已经嫁为人妇了。”声线里是满满的遗憾。

若离往琪心身后瞧了瞧,笑着说道,“境北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但是我觉得现在的生活非常幸福,能嫁给境北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若离,你一定不知道......”琪心说着转过身,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向身后,然而笑容瞬间凝固。

“好啊,你骗我!”

“呵......”若离大笑,琪心太笨了。

“呵......”琪心紧接着也笑出了声,若离太坏了。

若离嘴角含笑的走出瑾和宫,在拐角处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背影。

苍翠的树荫下,白衣飘然的男子静看着微微波动的水面,也许是收到了她的目光,转过身抬眸望着她,如初见,似梦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