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54 电光火石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60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殿上的擎幽轻挑眉梢,勾起的嘴角越发的阴狠毒辣,如毒蛇之信,吞吐间已然锁定猎物。

没错,梁风是一缕残魂,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残魂。不属于魔界,却离不开魔界。

他曾试图离开这里,可就在他踏出魔界一步时,便会受焚身之痛,那疼痛他尝试过无数次,却是一次比一次剧烈,叫他痛不欲生。

五日之前他再次尝试着离开魔界,仍然无功而返,却意外的在林子里发现了昏迷的若离。

一个神力全无的神界之人。

即便弄不清楚为何会对若离产生熟悉感,可他的脑海里有道声音一直在告诉他,保护若离。

擎幽说的何其轻巧,魂元对他来说并不算可有可有,失去魂元的他便会陷入沉睡,直到再次聚成魂元方可苏醒。

而他只是一缕残魂,想要再修得魂元哪里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潜意识里,他是愿意用魂元交换若离,可是,魔界的人阴险狡诈,难以保证他们不会在他沉睡后再对若离下毒手。

若离蹙起的眉紧拧不放,没想到梁风他,居然是残魂。

难怪他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原来是因为并没有完整的魂魄,那他到底是不是锦煜?

眼下纠结这么问题却是没有意义的,魂元何等重要,梁风他一定不要交出来。

“怎么样,你考虑清楚了吗?本尊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擎幽慵懒的靠坐着,放在案上的手指有力的一下一下敲击,缓缓的说道。

“梁风,不要交出魂元!啊——”噬魂链不断的灼烧着若离的身体,模糊血肉的折磨着她。

她虚弱的抬起头,看着梁风,苍白无色的唇瓣紧紧抿着,强忍痛苦,无力的摇了摇头。

不要答应他!

梁风紧握的拳头咯吱作响,冷峻的面容上如覆上了一层寒冰,“放了‘他’,我可以交出魂元。”

说完之后,梁风走到了若离的身边,剑眉紧锁,低头看着脸色煞白的若离,她的额头上沁了不少的汗水,有几滴滑落到她纤长的睫毛上,她微微的眨了几下眼睛,汗水便掉落了。

“你到底是谁?”对上若离光芒黯淡的杏眼,梁风难得的放缓了声音问道。

这个问题,这些天一直在困扰着他,让他十分的烦躁。他是没有记忆的,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应该是不曾见过若离的才对。

若离看着梁风蒙上薄雾的双眼在渐渐变晴朗,如夏夜的繁星,一眨眼就是瞬间的光芒,明亮了夜的寂静。

“锦煜......”

那双眼睛,就是锦煜的眼睛!她就知道,梁风是锦煜,他是锦煜的残魂吗?

梁风紧锁的眉梢下一双星眸抖动了几寸,“我是梁风。”这一次他却并没有生气。

“我是若离,你知道的。”

若离......

梁风苦笑一声,他果然还是什么都记不起啊,但又有何妨,他还是会救她的不是吗?

他的手掌抬起,白色的一颗光球慢慢形成在他的掌心中,光球缓缓上升朝着殿上的擎幽飞去。

“锦煜,梁风,不要给他!你怎么那么傻!”若离挣扎着叫道。

光球还未靠近,擎幽就一掌将它吸入掌中,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刻了,“哈哈哈哈......弋川很快就能醒过来了,哈哈哈哈......”

当年,如果不是泽言的出现,恐怕他早就能得到弋川的心了,他们是兄妹又如何,血缘亲情又与他何干,他想要的女人,纵然是他的亲妹妹,他也要不择手段的将她留在身边。

可是她却偏偏看上了泽言,还毁了他清辰宫里的一株花,最后落下个被泽言打破元神的下场。

可是,他怎么可能让弋川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呢,不行,他不甘,他不愿,他不肯!

这世间,只有他才有资格拥有弋川的命,如果她要离去,也定然是死于他之手!所以,他宁愿散去半生的修为,也要将她仅存的魔识留住!

终于,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发现魔界中居然有转生死的魂元存在,只要得到了它,弋川就可以醒了,他就能再次囚禁她的心,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没想到,他费了这么多的心力,居然是在这样的契机下得到它,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亲自出去寻找了。

笑声落下后,擎幽意味深长的看着殿下的若离和梁风,狰狞掩去了他的喜悦,鹰眼闪过一道犀利的光。

“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道黑色的巨网铺天盖地而来,盘旋在若离他们头顶上空,红黑色的光交错间,将他们围困其中。

“卑鄙!”

若离愤恨的怒骂了一声,挣扎间察觉到梁风身子出现了异样。

“梁风......你!”他披散开的墨发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发髻,顶以金冠,剑眉下一双朗目凝望着她,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让人臣服的威望。

而他的身子正在变透明。

他不是梁风,也不是锦煜,他才是之前在梦中见过的那个人!

若离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从未想过,锦煜原来和梁风一样都是残魂,眼前的这个人才是本体。

“你是谁?”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若离,深邃的眼眸仿佛要将她卷入其中,终究还是移开了视线,看着殿上的擎幽。

“我已经在魂元里下了禁制,除非你放了她,否则,它不会起到一丝的作用。”

早就料到擎幽并不是言而有信之人,还好他做了防备,否则,这回又是救不了她了。

擎幽怒红了眼,居然被摆了一道,而且那个叫梁风的家伙怎么会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个样子,让他很不舒服!

“你在找死!”擎幽怒吼道,一道黑红相交的光打向他。

他身上的气息很微弱,那道光要是打在他的身上,不知道会怎样伤害他的魂魄,而他似乎半点也动弹不得,神情凝重的看着那道快如闪电的光。

千钧一发,若离猛地挣开锁链,周身蓝光爆发,挡在了他身前,顿时蓝色黑色红色的光相聚,尖利刺耳过后,一声雷鸣般的爆破声响彻大殿。

若离承受不住的飞退了数丈,刚好撞到柱子上,她喷出一口鲜血后失去了意识。

而就在此时,殿内一片金光闪过,白袍翻飞的泽言闪身抱起了若离,用佛光将她的神体护住,骨节泛白的手掌周围闪着金光。

五日了,她整整消失了五日。他却从未想过她会到了魔界,幸好她挣开了神力束封,否则......

方才对上若离的还击并没有伤害到擎幽,当殿中闪过金光时,他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百万年不曾见过的泽言站在了他的魔宫中。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佛光托着若离的身子,将她浮在半空中,泽言转身,手掌间出现一柄仙气腾腾,刃如寒月的长剑。

见他悉心护着若离的样子,擎幽欲开口间——

“你不必知道。”泽言清冷的说道,闪身已经站在了擎幽的面前,长剑直指他命门。

擎幽虽然在百万年前散去了半生的修为,但他毕竟是世间最强魔物的化身,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败下阵来的?

他一个闪身飞离数丈之外,手掌间红黑色的光芒闪烁,“泽言,你还是如当年一样的狂妄啊!”说完,执起手中赤红长剑,迎上了泽言的出击。

一些胆小的魔界兵将早在泽言出现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逃离魔宫,只余下擎幽的四大护法站在殿下,抬头看着在半空中决斗的两个人。

他们身形变化迅速,四大护法只能看见赤红色和金色的两道光不断的点划在空中。

“砰砰砰——”电光火石间,擎幽的身子猛地从空中坠落,滚落的身子连连后退,只见他身形所过之处瞬间凹陷坍塌,可想而知力道之大。

“噗——”一口暗红色的血喷出,擎幽倒在地上。

泽言长身玉立的站在他面前,收起长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手掌翻转,只听擎幽身体内一声闷响,如鼓击锤。

此后,魔界一再瘫痪。外界传言,因为魔尊擎幽不知做了什么事得罪了神界的泽言帝君,帝君一怒之下卸去了他的筋骨,固封了他的魔灵。

失去至尊的魔界一度陷入了内乱之中。

泽言抱着若离迅速的回到了清辰宫,他一脚踹开泽言殿大门,将若离放于榻上。

见到她受了如此重的伤,泽言心尖一拧,金光洒下,罩在若离的身上,修复着她的神体,然而她身上被噬魂链所伤之处愈合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快,必须加以药物。

他起身到西阁端来一盘瓶瓶罐罐的药,坐在了若离身边。

只见一条触目惊心的灼烧伤痕,从她的脖颈处蜿蜒至衣襟深处,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不知又有多少这样的伤痕。

泽言蹙眉放下端盘,伸手解开若离的衣带,将她的外裳解开,再是中衣......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要解开里衣的手,而后又无力的垂放了下去。

他眼眸深邃的看了一眼陷入昏迷的若离,见她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想来刚刚那个动作应该是下意识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