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53 起死回生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62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离惊慌的瞪大了双眼,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短暂的平静让她差点忘记了如今身处何地,她的神力被封,根本没法平安离开魔界,更不用提她连魔界的出口在哪都不知道。

况且她是神,身上的气息很容易就会被发现,躲得过初一,却是躲不过十五。

而她似乎也忘记问梁风是否是魔界之人,他身上的气息不像是魔界的,可是既然不是魔界的人又为何会在此?以他的能力应该不至于像她一样被人丢进来的吧?

“方才我明明看见他往这个方向飞来,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呢?”

洞外一阵嘈杂的声音渐渐的在逼近,刚刚梁风设下的结界不知道能不能隐去他们的踪影?

梁风低头看着一脸怀疑的若离,捂住她嘴巴的手紧了紧,狠狠的勒向她,而她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干瞪着他。

她一定是搞错了,眼前的这个人怎么可能会像锦煜!

“魔尊可是下了最高的奖赏,如果能抓到他,就能得到最强的心法,到时候,即便成不了魔尊的护法,也定能在魔宫里占得一席之位啊!”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似乎对他口中的魔宫很是向往,言语里不尽的憧憬。

“话是这么说,可是那个人来无影去无踪,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我们抓到?”另一道略为低沉的嗓音立马应道。

他们口中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梁风吧?按照他们刚刚的说话内容,八成就是了。若离目光探寻的看着他脸上的神情。

那双蒙上薄雾的双眸寒星遍布,薄雾涌动,紧紧回看着她,只一瞬间,若离在他眼里看到了杀意。

她呼吸一窒,浑身僵硬的闭上了眼睛。

“你方才一定是看花眼了,想心法想疯了吧?这都找多久了,还是没找到,哎...晦气!”

“可是我明明看见了!”

“就算他真的往这儿来了,也肯定不会停留在这里,你看看,这里都是石壁,哪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走了走了!”

待到他们走远后,梁风分神探寻了一遍后才松开了若离。

他刚刚捂住若离的力量实在是大,使得若离嘴巴的四周红了一大圈,与煞白的小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冷眼看着若离,梁风破天荒的开口道,“不是想杀你。”

若离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原来方才他眼里的杀意不是对她的,而是对山洞外面的人。

“他们为何要抓你,难道你不是魔界的人吗?”

“不是,其他的你别多问,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梁风走到洞口处,负手而立,冷声说道。

说完后,纵身一跃,消失在洞口外。

见他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就走了,若离跑了过去,却急忙的收住了脚步,攀在洞壁,惊魂未定的看着山洞下的深渊。

还好她的脚步收的及时,否则摔下去后就算神体不损,也会被吓个半死。

她环视了一下四周,怪不得刚刚在洞口外的人说此处无法藏身,果然都是石壁,唯有她站的这个山洞可隐藏,而方才梁风在此设了结界,所以他们才没被发现。

看来刚才她怀疑他的能力惹得他不快了,一个男人也这般计较。

她回头看了看洞内的布置,只有一张石床还有石凳,看来此处是梁风住的地方了。

可是他既然不是魔界的人,又为何不离开呢?

若离靠坐在石床上,没过多久就起身看着洞外,天都快黑了,他到底是去了哪里,难道不知道外面有很多人等着抓他吗?

看着外面朦胧的夜色,若离抱膝愁眉不展。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离开魔界,师父他一定不知道她人在魔界中,也一定不知道那个静檀有问题吧。

不知道之前昏迷了多长时间,离开了清辰宫多久了,师父他还好不好?

魔界的冬季不比神界的冬季那般寒凉彻骨,况且洞口有梁风设下的结界,密不透风,没有丝毫的寒意,此刻夜幕已是降临,向来沾床便睡的若离靠在墙上睡了过去,身子不断的向下滑动,最终躺倒在了石床上。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而梁风仍然没有回来。

“把‘他’踢醒!”

“呲——”身上传来大小不一的力道,在踢打着她的身体,若离立马惊醒,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身上不断传来的痛感。

她不是在睡觉吗?

即便她的身体是神之体,但踢打她的可都是拥有魔力的人,一脚脚踢在身上可是透骨的痛。

她咬紧牙关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蜷缩着身子,她知道,叫声求饶只会让踢打她的人更加痛快,反而会让自己吃更多的苦头。

眼前不断有人影的晃动,隐约间只看到一根柱子,还有窜动的火光。

“魔尊,‘他’醒了!”一道尖锐的声音传到了若离的耳中,她记得这个声音,是洞口外对魔宫很向往的那个声音。

看来他并没有死心,返回寻找了。

殿上被称为魔尊的男子抬手示意踢打若离的几个人停下,他慢悠悠的从座上走下,朝着蜷缩在地上的若离走去。

“砰!”停下脚步的魔尊用力的踢向若离,将她蜷缩的身子踢翻,若离像是一帆船翻过扣在了地上,疼痛蔓延至全身,无力的四肢瘫软了下来。

“噗——”若离紧咬不放的牙关被一口鲜血冲破,在昏暗的宫殿里,摇曳的火光下,喷出的鲜血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将‘他’架起!”魔尊厌恶的瞟了一眼若离,命令道。

刚才那一脚虽然不会要了若离的命,但那份痛意却是丝毫没有缓解,冲刷着她的身体,她无力挣扎,只能任由他们将她架在殿旁的铁架上,手脚都被上了镣铐,就连身子也不放过,一圈圈的铁链自她的脖颈绕到她的腰际。

有必要这样吗?

“你来魔界到底是何居心?”坐回到殿上的魔尊狠厉的问道,他的声音如洪钟,响彻大殿。

突然下颌被人掐住,将她垂下的头抓起,逼迫她直视殿上的男子,她这才看清殿上之人的模样。

和他的声音给人的感觉一样,雄健浑厚,高大威猛的模样。

关于魔尊的事情,她是听过一些的,却是不多,只知道他是天地最强魔物的化身,名为擎幽,当年天地一片混乱之时,他一站成名,险些天地就要被他占为己有,幸而泽言帝君出面将他打压,因此四海升平,各界相安无事。

若离轻咳了两声,缓缓开口道,“没脑子吗?没有神力还能有何居心?”

“啊——”她的话音刚落,身上缠绕的铁链如淬了火一般,灼烧着她的身子,没有防备的她忍受不住的叫了出来。

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滴落,喉中窜起的腥甜猛地一冲而上,随着汗水一同滴落在地上。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在她身上缠绕铁链,原来是酷刑,真是卑鄙!

擎幽愤力拍案,“你们神界之人诡计多端,谁知你们又要耍什么心眼?”

当年,眼看这四海六道八荒就要成为他的囊中物了,偏偏出来了一个泽言,将他逼退,还出手伤了他唯一的妹妹,神界之人自诩高尚,却总是在背地里使枪。

眼前这个神界的毛头小子虽说神力全无,却敢只身前来魔界,谁知道是不是神界又在背后使什么手段。

“我再问你一次,你说是不说!”

若离无力的喘着气,抬眼看着擎幽,一字一顿的说道,“没有就是没有,我无话可说。”

一道大掌的虚影急速飞来,狠狠的掴了若离一巴掌。

“咳咳咳......”若离的头猛地偏向了一边,剧烈的咳嗽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来人,将她的腿脚一并缠上铁链!”他就不信了,噬骨链还不能让她说实话,看她还能嘴硬到几时!

“住手!”殿外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对若离来说犹如救命稻草一般,她黯淡下来的眼眸瞬间有了光亮。

忽然意识到他的处境更加的危险,旋即蹙着眉头看着一步步朝殿内走来的梁风,心下忐忑不安。

其实在她的心里一直将梁风当成了锦煜,在她看来,梁风就是锦煜,这世上不可能存在如此巧合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变成了另一种性格。

“放开‘他’。”梁风抬眼迎上擎幽目光,冷漠的说道。

殿上擎幽看清来者时,嘴角阴狠勾起,“原来,是与你有关,真是不错,哈......只要你交出魂元,一切都好说,否则,今日,你们谁也别想离开!”

魂元?

原来魔族的人在搜寻梁风的目的是这个,可是擎幽要梁风的魂元何用?

梁风袖下的拳头紧握不放,他的法术被封,无法使出全力,要想救出若离恐怕不易。

他也不知道擎幽是从何处得知他的魂元有起死回生的作用,百万年前他的妹妹被神界泽言帝君打破了元神,本应该魂飞魄散的,擎幽却散了半生魔力保住了她的一丝魔识,只要用他的魂元调息百年,魔族公主醒来之日便指日可待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梁风,你本就是一缕残魂游离在魔界,你的本体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魂元对你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既然能救得了你的朋友,又能救醒我的妹妹,你何乐而不为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