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52 口是心非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83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泽言在一开始便知道了她不是静檀,之所以将她留了下来,不过想从她口中寻得静檀的消息罢了。

奇怪的是,她身上的气息十分怪异,却无从得知她到底是什么来历,也不知为何会有静檀的容貌,静檀的记忆。

直到那一天她昏迷不醒,他探脉之后才发觉她的魂魄不是后天破损,而是天生无魂魄,急于求成,暂时凝聚而成,可惜本人并未察觉,也许是受到了某种刺激,魂魄才散了开。

她说她从北冥之巅而来,又无魂魄,那定然就是北冥怨灵无疑了。

到了幻魂海域,从众凝魂水晶封印下的画面里,证明了他的猜测。

她就是北冥怨灵。

灵力如此强大,又有思想的怨灵纵然是他,也是闻所未闻,想要直接从她口中问出静檀的事情,恐怕不易,只能从点滴搜集了。

而且用一般的神力是无法将怨灵捕获,唯有佛光才能将其围困。

所以从幻魂海域回来后,他喂了怨灵三滴神血,暂时修补了她的魂魄。

如果不是他的一己私欲,若离就不会遇害了。

可是一想到怨灵意识里承载的都是静檀的执念,饶是淡然如他,也免不了心尖微微拧痛,静檀她一定吃了许多苦。

可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若离的下落,静檀的事情先暂且搁置在一边。

“若离呢?”

怨灵的双眸恢复了盈盈水波,泪水簌簌滑落,哀怨的说道,“我不会告诉你的,就算你散破我的灵元,我也不会说,我怎么可能让你找到她……”

再问下去也是无果,片刻都是耽误不得了,如今若离的神力被他束封,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而他更是无法察觉到她的神力了。

泽言不再停留,将伏奇留在静檀殿看守怨灵,金光闪过,便消失了。

“我终究还是败给她了……”怨灵空洞无神的双眼看着殿门的方向,苦笑一声,喃喃说道。

魔界。

若离躺在山洞内的石床上,奄奄一息。

虽然是昏迷的状态,但她还是有一丝意识尚存,只觉得头脑一片混沌,有泽言,有静檀,有锦煜或者说是梁风,还有她曾在冥界梦到的那个美丽的女子,在她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出现,搅得她什么也想不起来。

忽然一片金光拂过,刚才还是混沌的脑海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又是一声声的梵音,由远及近,许久不曾听过了,熟悉亲切的感觉让她的心都沉静了下来。

是小男孩!

若离兴奋的看着朝着她走来的那个白衣小男孩,一如在曼陀罗华里初见的模样,而她依然要仰望着对她来说如巨人的他。

她轻快的抖了抖身上的露珠,有一颗露珠淘气的粘在了小男孩的衣服上,慢慢化开,变成一朵花的形状。

她见过的,佛灵茶。

为什么她会知道佛灵茶,她好像知道,却又是想不起来,那花是谁的神花?

她还在思绪中时,小男孩蹲下了身子,玉白的手轻轻的抚着她,淡然的眼眸凝视着她。

他的动作格外的轻柔,若离开心的抖了抖身子,因为太兴奋动作太大,她居然看见自己抖动的不是身子,而是一片叶子。

“静檀,很快你就能再聚得花魂了。”

静檀……

好熟悉的名字,可她明明是若离,怎么变成了花,小男孩为何喊她静檀?

他是谁,静檀是谁?

眼前的画面又是一晃。

没有金光,没有梵音,一片昏暗,还有轰鸣的雷声。

她又变成了人形。

若离扶着石壁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在黑暗中摸索,对于这样的场景,她似乎觉得很熟悉,为什么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咔嚓——”一道粗壮的闪电劈下,瞬间照亮了半边天,也让若离看清了路面。

是冥界!

若离看着面前一边写着彼,一边写着岸的两排延长而去的灯笼,在她望去的一刹那,烛光齐亮,她记得这里。

可是,她是什么时候来过,怎么会到冥界来?

她伸手捧起一个灯笼,却发现自己的衣袖不同了,她再低头看着身上的纯白的裙裾,一缕青丝从身后垂下,在她的腰际晃了晃。

她怎么是女子装扮!

突然从灯笼的另一边走来一个人影,太远了,又映着朦胧的烛光,让人瞧不真切,只能辨别出他是个身穿玄袍,头顶金冠的男子。

若离慌忙的掉头就跑,这个模样可不能被人看见!

“跑什么!”

手臂被人紧紧掐住,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人往后一拽,没站稳的她一个趔趄,那人顺势揽住了她的纤腰。

若离惊慌失措的抬眼,对上了一张冷峻的容颜,当他看到若离的神情后,冷漠的将她推开,冷眼的看着她。

“本尊说过,你是逃不走的!”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晃了晃脑袋,惊觉脸上冰凉,她抬手一碰,才知道自己不知何时竟流泪了,心底莫名的悲伤,哀怨的看着男子。

“我要回去!”话出口后,若离大吃一惊,那声音是她的,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他的身形一晃,将若离狠狠的抵在石壁上,一只手掐着她的下颌,狠厉的说道,“别妄想了。”

画面又是一晃。

梵音重重,道道佛光自那山顶倾泻而下,将那夕阳的余晖都遮掩了去。

若离拾阶而上,心境十分平静,唯有这里,她是清楚记得的。

殿前的莲花座上,佛陀意味深长的看着上山的若离。

她双手合十,虔诚一拜,“佛陀。”

抬头的瞬间,佛陀空灵的声音响彻天地,“时机还未成熟。”

若离随着他的视线望向夕阳的方向,一如她初次来时见到的景象,三番天象依次出现。

“若离不明,是何时机?”她坐了下来,看着园子里的那两个干裂的土坑,从心底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佛陀没有回答,微笑的说,“快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去?我......到底是谁?”

“你认为自己是谁,你便是谁。”

自己认为是谁,便是谁......

她是若离,水神宫净水莲花里孕育而生的神婴,她失去了母神,却有了师父,神界幻虚境清辰宫的泽言帝君。

“我是若离。”她坚定的说道,她从始至终就是若离。

佛陀微笑的点了点头,手掌轻挥,一阵温和的风向若离拂去,“那便回去吧。”

若离的身子随着那阵风漂浮而去,她缓缓的阖上眼帘,任由起伏的风托着她,送她回去。

进到山洞内的梁风看到眼前的景象神情一怔。

一道道红光从若离的身体射出,将她的身子包围,如同人形茧一般。

透过红光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额头上一朵红色莲花隐隐浮现,那红莲美丽却说有不出的魅惑。

她苍白的小脸在红光出现后,慢慢的恢复了血色,想必是那红光在治愈她的伤痛,她紧蹙的眉头也渐渐的舒展了开。

这神界之人,好生怪异。

那些红光瞬间涌回若离的身体内,额头上的那朵红莲闪烁了几下也隐了去,只是须臾,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咳咳咳......”石床上,若离猛地咳嗽了几声,剧烈的咳嗽也将她一直游离的意识拉了回来。

她好像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可是为什么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思绪中的她动了动身子。

身上的疼痛感全都消失了?她惊喜的站起了身子,活动了一下四肢。

转身的瞬间,看见站在洞口一脸冷漠的梁风,若离尴尬的轻咳两声,嗓音干哑的开口道,“多谢相救。”

即使不想对上那双冷漠的眸子,若离却还是鼓足勇气的看着梁风,虽然他在林子里一口回绝了她的请求,但是却在危难关头救了她,还帮她治好了身上的伤痛,这样看来着实是个不错的人。

可是他居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径直的坐在一边的石凳上,依旧是冷漠的神情。

梁风是听出了若离的意思,却没做解释。

再次折回山洞只是为了确认她死了没有,没想到居然看到了刚才的景象,当事人好像还不知情,居然以为是他救了她。

将她带离林子之后他就后悔了,更别提给她疗伤。

可是,他为何会去给她弄了一壶水呢?这种感觉真叫人烦躁。

若离抬手接过他丢过来的水壶,他全程没有看若离一眼,还好她眼明手快,否则他这样随手一抛,岂不是把水都洒了吗?

她一边喝水一边偷偷的瞄着梁风,心里不禁嘀咕: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啊,救人就是救人了,为什么还不好意思承认,可别说,就连这一点都和锦煜好像,这也太巧了吧!

“锦煜是何人?哪里像?”察觉到背后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他,梁风沉声问道。

“咳咳咳咳......”若离手一顿猛地往嘴里灌进了不少的水,吞咽不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点和锦煜不像,锦煜可从未探听她心中所想。

若离顺了顺气,说道,“他是我的朋友,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连处事风格都是一样的,不过,他没你这么......”

梁风转过身子,看着支支吾吾的若离,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了闷气,“没我什么?”

若离原是想说,锦煜没有他这么冷漠,但是他毕竟救了她一命,这样的人也算不上冷漠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不同,索性的就将嘴巴闭上。

看到梁风突然蹙眉闪身到她面前,若离下意识的往后退去,梁风却把她抓到面前,大掌捂住她的嘴巴,沉声道,“有人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