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50 梁风如梦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4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泽言眼眸里没有一丝波澜,脸上的表情更是一成不变,齐羽心中谩骂了自己一声,想看出泽言不淡定,恐怕等到他羽化了,都见不到吧,他真是太失策了。

对上齐羽略带期盼又有几分不确定的目光,他如樱瓣的唇缓缓的勾起一个弧度,“嗯。”

“啊?”这么快就承认了,难道不应该委婉一点吗,虽然他的脸皮厚起来的时候也是无人可与其平分秋色了,但这般毫不掩饰且脱口而出的回答,是不是也太直接了点?

齐羽缓不过神来的呆愣了片刻,继而为了再确定的问了一遍“你真的喜欢小离子了?”

“你不也喜欢吗?”泽言抬手,放下一枚棋子,眼角一丝得意之色,却是淡淡说道,“你输了。”

这个时候谁还在乎输赢啊,也就只有变态如他,这个时候还如此淡定。虽然他也是喜欢若离,但对若离的喜欢只停留于表面,与其说是喜欢,倒不如说是觉得若离这个人有趣吧。

随意的将棋局打乱,他示意花园内的神侍都去远点的地方玩闹,沉吟了片刻,问道,“我问的是升华之后的喜欢。”

依他的直觉和他对泽言的了解,这当中的缘由一定不简单,如今他说出是升华之后的喜欢,已经十分不婉转了,他该是能理解的才对。

“你想多了。”泽言瞟了他一眼,将视线落在了被打乱的棋盘上,旋即站起了身子,负手而立,看着亭外被白雪压弯了枝头的灵合树。

曾听过若离的梦话,她好像很喜欢灵合树,清辰宫里,应该要种上几棵了。

“真的?”

低头看着齐羽探寻的目光,泽言道,“‘他’是我徒弟。”

“就因为小离子是你徒弟,所以你就这般出手相助吗?”

齐羽有些吃惊,但转念一想,泽言的性子说一不二,虽然明面上寡淡如水,其实比谁都重情义,若离又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会这么帮她,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却是意料之外。

原来是这样,这样倒也说得通,啧啧,众神要是知道拜在泽言的门下,会得到这么多的眷顾,当年应该撞得头破血流也会想尽办法,撞破清辰宫殿门,绞尽脑汁也要求泽言收为徒弟吧。

不过,要做他的徒弟,岂是死缠烂打就能成的?也不知道若离那小子是哪个闪光点得到了泽言的青睐,居然这么好命。

“果然……”半晌,泽言轻吐出两个字。

“果然什么?”

泽言语气里带着惋惜的说道,“以前,本君觉得你的智力尚可,在神界还算排的上名号的,如今,却是降低了不少。”

“我,我这还不是为了关心你吗,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了,这小子,简直不要太可恶了!如今,像他这样及时伸手挽救失足好友的神仙已经为数不多了,泽言这小子要是再这样,恐怕就要失去他了。

如此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俊美男神,神界里真是不多了。

“我对你没有兴趣。”泽言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表情极为的认真。

“噗……”正在喝茶的齐羽在听到泽言的话后,忍不住的将一口茶水喷出,不偏不倚的朝着泽言而去。

视线从停留在面前一寸距离的水珠移至齐羽的脸上,泽言轻挑眉梢,不以为意。

轻咳了两声,齐羽缓了缓气急忙说道,“放心,本君对你更没有兴趣。”

“那就好。”

什么叫那就好,感情他真以为自己对他有兴趣呢,太变态了,泽言真的是太变态了!太无耻了!这都交了什么朋友啊!

“走了。”

泽言的话音刚落,身形就已消失。看着他消失的方向,齐羽叹了口气,果然,是他想多了。

行于云端时,他的眼眸里才有了细微的波痕,只是一眨眼,就寻不到踪迹了。

自那一夜回来之后,已是有五日不曾与若离见面了,虽然曾在她熟睡后到过她寝殿看她,虽然她不断到泽言殿找他,却是没有说过话。

想到她去了慕归神山做的那件事情,如水的眼眸瞬间凝结成冰。

魔界。

趴在地上的若离是被一阵寒意惊醒,动了动身子,排山倒海的痛意瞬间扩散到四肢百骸,无孔不入,她完全的使不上力气。

为什么去冥界一点事都没有,到魔界就跟被洗髓抽骨了一般,这种感受,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无力的掀开眼帘,只看见有细碎的光从上方穿透而来,隐隐照亮她所处的环境。像是一片树林,却是分外的寂静。

“沙沙沙——”

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不知是野兽还是人,不过既然是魔界,也只会是魔兽或者是魔族的人吧。

若离动了动手指,十指戳进泥土中,挣扎着爬起身子,咬着牙抵抗着如浪潮卷来的痛不欲生。

不管来者是人还是兽,她都不能命丧于此,清辰宫里的那个静檀一定有问题,师父他,可千万不能有事,为了师父,她一定要回去。

“呲——”坐直身子的一瞬间,痛意仿佛到达了极致一般,饶是她再能抗痛,也还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等缓过神来,一双云靴落入她的视线,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她面前,没有动作,也没有出声。

若离猛的抬起头,穿透树叶而来的阳光照在来人的身后,在他高大的身体下形成了一道光影,他的容貌,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而且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许久,不过在若离的印象里,他都是一身的玄袍,墨发一丝不漏在头顶盘成一个发髻,加以金冠。

而如今,他依然是一身玄袍,墨发却是披散在身后,本应柔和了他如雕刻般俊朗的五官,却因为他周身散发出的冷漠气息,使得他给人一种不可靠近,不敢直视的威严。

那双如星辰般耀眼的双眸,却是覆上了一层薄雾,让人瞧不真切,不如她在无欢城初次见他时的真诚明亮。

若离心中欣喜,无力的咳了两声,轻声唤道,“锦煜,你怎么会在魔界,你不是下凡历经七世劫难了吗?”

按正常的速度,他应该正在经历第五世的才对,因为天道就如同人间所说的自然法则,自天道下的惩罚,从来没有因为谁而更改的例子。

那人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眼眸里的薄雾轻微的动荡了几分,转而恢复冷漠的样子。

“锦煜?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阿离啊!”这不是梦境,为什么锦煜会变成梦境里的他呢,而且同样陌生的眼神,冷漠的气质。

“你认得我?”清润的嗓音也变得多了几分冷意,带着质疑之味,低头看着若离。

若离又咳嗽了两声,焦急说道,“别玩了,锦煜,我是阿离啊,你不会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吧?我们在无欢城的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锦煜不记得她了?没听过历劫后会失去原本的记忆这样的例子,可是锦煜他...

他摇了摇头,依然冷漠的说道,“自我有记忆以来,就在魔界了,从未听过你口中所说的无欢城,你到底是谁?”

又是有记忆以来,又是同样的开头,在锦煜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他也许真的不是锦煜,除了与他一模一样的容貌外,他一点都不像锦煜。

“你叫什么名字?”对上他冷漠如霜的眼眸,若离的心咯噔跳了一下,锦煜不会有这样的眼神,他不是锦煜。

不曾想,这世间竟有如此相像之人。

忽然心中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清辰宫内的那个静檀会不会是与真的静檀容貌一样,而混进了宫中?

可是,容貌可以一样,那记忆呢,那个静檀的记忆是从何而来的?而且,能瞒得过师父的眼睛,这...

“梁风。”久不说话的男子看着在神游的若离,眼底一丝不快。

问完问题之后,不看着对方,反而自己陷入了沉思,他心中不由的有些怒意。

梁风的话打断了若离的思绪,听出了他的不高兴,她不好意思的撇开了头,看着地上的枯树叶。

梁风,梁风......

他确实不是锦煜,只是长了相似的一张脸罢了,这是缘分吗?两次掉入碧水神潭,先后遇到了锦煜和梁风,且他们二人还长了同样的一张脸。

说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吧?

在梦中那个冷漠无情的人难道不是锦煜,而是眼前这个叫梁风的人吗?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她从未见过梁风,也从未见过静檀,却同时梦到了他们。

这其中,到底有何联系?

先不管了,一切等离开了魔界再说,万一弄清楚了疑惑,却把小命丢在这里,那就太不值了。

锦煜带离她逃离了无欢城,那与他一模一样的梁风是否也能帮她离开魔界?虽然,这样的联系有些牵强,但不问问,怎么会知道?

“梁风,我是误入了魔界之中,我有个不情之请...”

“别妄想了。”

若离的话还未说完,梁风就将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头上,不留一分商量的余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