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49 另一个她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61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神界终于是迎来了冬季里最冷的几天。

若离紧抱云被的坐在床头,被里的双手捂着汤婆子,而她的周身摆上了数十颗的蓝寒珠,却还是冻的全身发抖,有些发紫的唇瓣微微颤动。

自从慕归神山回来的那一夜之后,她已经有五日不曾见过泽言了,也不知道那晚放了那么多的血对他有没影响?

她不是没有试图去找过他,可是她在泽言殿外敲了许久的房门,他都不曾回应。

一想到自己惹恼了他,若离就更没有勇气踏进他的寝殿,不知道他是在还是不在。

而她没有成功取回苍天神兽的精血,静檀也不曾来找过她,想起那天事情的经过,若离眉头微锁。

“呲——”,怎么越来越冷了?若离紧了紧云被,将下巴抵在膝盖间,却还是寒冷彻骨。

脑海里突然想起上次在藏书阁睡着的情形,因为那里温如日照,她扛不住的就打了瞌睡,静檀殿这般冷,何不去哪里避寒?

不过,这里距离藏书阁还是有段距离的,而她的神力已经被泽言封住了,外面天寒地冻,她可要怎么去呢!

最终,还是行动战胜了意识,若离裹上云被,急忙下床,因为再迟些,她恐怕就要被冻僵了。

“呼……”若离缩着身子快速的穿过回廊,寒风冻得她几度想要返回静檀殿,但是既然都出来了,再回去的话,不是白挨了这寒气了吗?

咬咬牙就到了!若离不停的暗示自己。

要去藏书阁的路上必须经过碧水神潭,在她拐弯靠近时,看见单薄纤瘦的静檀迎风独立,站在水潭边上,不畏寒冬吹雪。

若离本不想与她打招呼的,却被她先叫住了脚步。

“站住!”她走到若离面前,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嗤笑一声。

为什么她哪里不站,却偏偏站在碧水神潭边?这架势好似在等她靠近一般,而她是静檀待钩的一条鱼。

似乎看出了若离心中所想,她笑着问道,“你的寝殿很冷吧?”

她的意思显而易见,若离蹙眉问道,“是你搞的鬼?”难怪今日殿内会比往常更冷,原来是有人暗地动了手脚。

她没有矢口否认,眼底的笑意更深。

若离不明白了,明明是自己对她有排斥感,怎么反倒被她抓着软肋了?

“还有,在慕归神山,我身上突然冒出的香气也是你动的手脚吧?”如果不是那香气破开了结界,她的行动恐怕就不会被发现,她又感激那香气,她最终没有害死那只苍天神兽。

可是,恐怕静檀想的,就是借此机会除去她吧?为何,这究竟是为何?

“没错,是我,只可惜最后泽言居然以血为那畜生续命,若离,你真是让我好生嫉妒啊!”静檀神情一瞬哀怨,一瞬羡慕,最终双眼阴毒的看着她。

她的眼神让若离觉得寒冷更甚,不敢直视,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被勾去心神一般,急忙撇开目光。

忽然觉得她刚刚说的话,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若离神色微怔,后退一步惊愕的看着她,“你怎会知道?”

他们离开之前,师父明明交待过境北他们那晚的事情切勿外传,知道师父以血续命的经过只有他们在场的几个人,可是静檀她,又是如何得知的?

“很简单,你知道的事情,我自然会知道。”

静檀一步步的朝若离走去,冰雪在她的脚下嘎吱作响。

她知道的事情,静檀也会知道?这...

“为什么?”她不断的逼近,而若离只好不断的后退,因为此刻静檀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直逼她而来。

脚后跟碰到了水潭边上,若离退无可退,只好站在原地,神色紧张的看着表情越发狰狞的静檀。

那狰狞掩盖掉了她绝美的容颜,那双翦水秋瞳忽然变的空洞无神,若离惊愕的坐在了潭边,颤抖的手抬起,指着静檀的眼睛。

“你......你的眼睛......啊——你的脸......你...”若离如见怪物般的大声叫道。

静檀丝毫不在的抬起素手,从脸颊轻划而过,玉指上沾上了片片血红,那张无可挑剔,如凝脂般的脸上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滴滴鲜血滑落,渗入冰雪中,如寒霜腊梅,却让人不忍直视。

她怎么会这样!若离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却忘记如今身处水潭之边,身子没有支撑的就要往后倒去。

突然,静檀的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瞬间到了若离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衣襟,轻而易举的将她整个人提了上来。

她突然的靠近,那张布满血痕的脸近在咫尺,让人毛骨悚然,好端端的一张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呵...害怕吗?哼,这些可都是拜你所赐啊,怎么,嫌它丑陋,嫌它恶心了是吗?”说着说着,静檀另一只手猛然的掐住了若离的脖颈,丝毫不留情。

她到底做了什么,让静檀这么恨她?原以为只有自己不喜欢她,没想到,静檀对她的敌对态度简直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了。

拜她所赐,自己又何曾伤害过她?

“咳咳...你说什么,我...我听不懂,咳咳...”若离抬手拉扯着,而静檀的手就像是黏在了她的脖颈上,她动不得半分。

静檀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空洞的眼神突然变得狠刹,嗓音略略嘶哑的冷斥道,“你不用知道!”

看着表情越发痛苦的若离,她心中的快意就多一分,嗤笑道,“因为很快,你就永远消失于这个世界了,哼...若离顽劣,不尊师命,私出宫门,突发意外,尸骨无存!这就会是你接下来的命运!”

“忘了告诉你了,泽言今日去了广华宫,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而等他回来了,你早已经不在了,呵...”

若离的气息越发的微弱,如今神力被封的她除了这具神体,其余的与凡人无异,根本扛不住静檀施加给她的力量。

“你...你不是...静檀,你...到底,是谁...”

眼前的这个人一定不是静檀,虽然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如此的肯定,但这个静檀一定不是静檀花修炼而成的。

“我是!我说我是静檀,我就是静檀!”静檀发了怒的用上狠劲掐着若离,嘶哑的嗓音如兽吼。

“咳...咳......”若离无力的咳嗽着,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忽然想到了什么,静檀眸光一闪,邪魅的笑道,“想必,魔界会很适合你,这样也省得我亲自动手了,哈哈......”

若离意识涣散,只模糊的听到魔界二字。

静檀单手在空气中画圆,一道阴幽的光打在了碧水神潭上,平静的水面瞬间卷起一个巨大的漩涡,所带的劲风刮起了地上的白雪。

碧水神潭虽是随机通往其他五界,但只要施术者神力通天,便可任意选择其中一条通道,而神力稍弱者,血祭亦可做到。

静檀咬破拇指,一滴鲜血飞到漩涡中心,她紧闭双眸,轻声吟唱,顿时,水潭内红光乍现,她看着几近昏迷状态的若离,嗤笑一声,毫不犹豫的将她丢进了红光中。

红光内的漩涡在碰到若离后,迅速退回,水面恢复如初。

寒天霜月,冰天雪地,清辰宫内万籁俱寂。

通道内,渐渐恢复意识的若离却承受着撕裂骨肉般的痛苦,排山倒海的冲击,将她好不容易恢复的意识冲散,再度的晕了过去。

广华宫。

一枚棋子落下盘,齐羽眉眼含笑的看着泽言,“小离子没有跟来,我宫里的神侍们可要伤心咯。”

泽言抬眸看了一眼齐羽身后不远处的花坛边,一群翘首以盼的神侍,那望眼欲穿的神态,不是为若离又是为何人呢?

他平静的眼底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一闪而过,却被齐羽捕捉到了。

“你真的用神血续了苍天神兽的命,为小离子免去了天罚吗?”

知道什么事情都是瞒不过他的,泽言微微点了点头,一枚棋子随即落盘。

真是出大事了,泽言的行为太诡异了,一定有问题,一定不正常!齐羽忧心忡忡的看着他,想开口,却是十分犹豫。

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你该不会是...”

“该不会什么?”难得见到他如此婆婆妈妈,泽言都不免好奇的抬头看着他,眼眸清澈如湖水一般。

齐羽叹了口气,说到底也是好友一场,龙阳之好虽然并无甚过错,但,泽言该不会是真的吧?

与他结识百万年下来,从没见过他近女色,虽然自己的身边除了那群神侍之外,也是从没女子近过身,那是因为他到如今还没遇上对的上眼的姑娘啊。

静檀算是四海六道八荒内的极品了,泽言也不曾对她动过红鸾星,那姑娘的意思够明显了,可他还是无动于衷,偏偏对若离的事情如此上心。

而且常常做出反常的举动,还为了若离折损了修为。

这,太不正常了,太匪夷所思了,太骇人听闻了!

“你...”齐羽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凑近了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若离的吧?”

终于是问出口了,齐羽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坐直了身子,斜眼看着泽言的反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