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47 秘密揭露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8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怀里的人不知何时竟睡了过去,泽言放开抱着她的一只手,将她紧抱不放的双手拿下,微微弯身将她抱了起来。

若离,刚刚叫他佛灵。

不知为何,她叫的那一声却是不同的,居然让他平静的心起了一丝的波澜,有一种久违的,难以言状的熟悉感。

看着脸颊红扑扑的她,就知道定是喝了不少的酒,酒量这般不济的人,为何一点分寸都没有,不过没有吵闹的样子倒是挺好的。

之后的某一天,泽言十分怀念此刻醉酒后不哭不闹的若离,因为有的人一旦闹起来,就是没完没了。

泽言静静的看着她,金光闪过,人已站在静檀殿的床榻前,动作轻柔的将若离放下,扯过云被,仔细盖好,手掌附在她的额头上,一阵浓烈的酒香从她额头处散发而出,最后消失在他的金光里。

脸颊的红晕消退,白净的小脸上是自然的红润,想起那晚若离在泽言殿软榻睡着的样子,他的嘴角悄悄扬起,待察觉到自己的笑意时,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捏住了若离红润的小脸。

明明是男子,却生的这副模样。

正准备抽回的手已是来不及的被若离握上了,紧紧的不放开,嘴里嘟哝了几句后复又松开了手,蜷缩进被窝里,沉沉的睡着。

泽言旋即起身,强行压下想要再多停留的念头。

关门出去的他没有看见,若离额头上一闪而过的红光,而在那红光下,好似一朵红莲隐隐浮现,不过须臾,便杳无踪影。

偏殿内,静卧许久的静檀缓缓掀开眼帘,昏暗的灯光下,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屋顶,放于身侧的两手紧紧握着,一片薄透的黑雾弥漫在她的周身,遮去了她绝美的容颜。

即便泽言没有承认,她还是知道,他对若离的感情已经越陷越深了。

他明明可以将她赶走,又为何将她留在身边,若离在他的眼里是男子,难道他不知道继续沉沦下去的后果吗?

好不容易获得的这一切,她怎可放弃,即使是从那个人身上得到的这一切,她也不愿放手。

翌日。

寒冬里一束温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榻上的云被,因昨夜泽言将她身上的酒气引出,所以一夜好睡眠的若离在那道阳光进来时,便醒了过来。

坐起来之后,心里不禁的纳闷,昨晚她是怎么回来的,莫不是自己回来的?而且这醒来之后头也不似上次在半妖岭喝醉时那般难受,真是奇了怪了。

转眼间,却看见屏风外一抹白衣,当那人走了进来后,若离大吃一惊。

静檀!

不等若离从惊讶中缓过来,静檀眉眼含笑,轻移莲步的朝着她走来,走到床边时,径直的坐了下来。

因她靠若离极近,若离倏地往床榻里侧退去,而静檀却眼明手快的钳制住了她的手,也不知道看上去柔弱的静檀哪来如此大的力气,竟将若离拽到了她的跟前。

若离一脸诧异的看着静檀,不明白她这是要做什么,而自己似乎没有跟她熟到这样的地步吧。

从进来到现在,她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唯有视线不曾从若离的脸上移开,这样被人注视的感觉,让若离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静檀,你......这是作甚?”总得有人先打破这安静的气氛才是,摸不着头脑的若离按耐不住的开口问道。

静檀没有说话,只又往若离身上靠了靠,她的身子很软,若离从没碰过这样软的身子,感觉像是一滩水,只要稍一用力就能让她化开。

若离伸手推了推她,说道,“我,我对你不感兴趣,你别这样。”

况且她喜欢的人不是师父吗,这样做又是为何,而且自己不喜欢她的表现已经够明显的吧,难道她看不出来吗?

“呵...”静檀一声轻笑,像是捉弄成功后的喜悦一笑,继而说道,“我知你对我无兴趣,因为...你是女子啊。”

她的话音刚落,若离猛地推开她,即使想要隐藏她的惊慌,可闪烁的双眸却怎么也镇静不下来,“你...你胡说。”

为什么这几日已经有两个人知道她女儿身的秘密了,琪心知道倒是无妨,可是静檀,她怎么会知道?

静檀的身子果真如一滩水,她的身子本就单薄,被若离推倒在地后,如同黏贴在地上一般。

她漫不经心的站了起来,双眼直直的看着若离,嘴角的笑即使是不怀好意的,但在那张清丽无双的脸上,只会让人觉得再好看不过。

“如果,我告诉泽言真相,你说他会怎么做?对了,泽言他最讨厌欺骗,这个,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不要!”若离声音颤抖的说道。

神仙想要辨别男女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神界里还从未出现过女扮男装的先例,而若离的身份又是芷水上神公之于众的,即便若离的样貌与男子大相径庭,也只会觉得她是娘了点,还从未有人怀疑过她的性别。

如果静檀真的告诉泽言了,那她女儿身的事情一定就会败露了,静檀从何得知她的女儿身,她已无力追问,她只希望,那个人,不要知道。

静檀又是一笑,坐了下来,只是这次,若离没再推开她,而是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她。

“不用这样看着我,其实,我也是同情你的。”静檀抬手理了理若离还未梳理的发髻,柔声说道,“明明如此标致,却只能是男子装扮,当真是可惜了。”

若离撇开了她的手,神情凝重的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她不认为一个对自己不熟悉,而自己又不喜欢的人揭露了她的秘密只是为了对她表示同情,今天,她算是对静檀另眼相看了。

静檀静默的看了她片刻,哑然失笑道,“我怎么会对你怎样呢,你是泽言唯一的徒弟,对你动手了,他岂不是会为难了吗?”

站起身子,走到屏风旁背对着若离,那双美目突然变得空洞无神,“只要你替我去取得苍天神兽的精血,我保证不告诉泽言,怎么样?”原本如清泉的声音却带了几分嘶哑。

苍天神兽!

那不是神界至宝吗?若离蹙眉问道,“你要苍天神兽的精血做什么?我不能...我不可以伤害它们。”

若离第一次见到苍天神兽是在昨日境北的成婚大典上,洁白神圣的苍天神兽,她怎么会下得了手呢。

“嗯?你考虑清楚了吗?”静檀转过身来,眼神恢复如初。

慕归神山。

入冬的慕归神山比其他时候来的更加寂静,夜已深,没有月光,却依然明亮。

只因熟睡中的苍天神兽放出的圣光竟比那白雪还要洁净几分,若离悄无声息的靠近它们,掐诀将一只体型较小的苍天神兽转移到林子深处。

抬手在自己和苍天神兽的周身布下了结界,确保不会被人听见动静。

看着恬静安然的苍天神兽,若离拿起刺刀的手颤抖不已,然而脑海里又想到了泽言,慢慢的将刀移到苍天神兽的头下三分处,紧抿唇瓣,狠心的刺了下去。

“唔...唔...”还未成年的苍天神兽痛苦的叫着,而若离受到了惊吓似的扔掉了手中的刺刀,可是她刚刚的动作已经刺伤了它,即使只是一小口,鲜血还是不断的流出。

它痛苦的唔声让若离一下慌张了起来,它无助的样子刺痛了她的眼睛,更是触动了她的心,连忙掐诀施出治愈术,想要治疗它的伤口,然而不管她提出多少的神力,它的伤口还是无法愈合,血流不止。

“对不起...对...”若离不断的催动神力,却于事无补,而一股奇异的香味从她的身上发出,破开了她设下的结界,远远散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若离手无足措,一旁的苍天神兽面露痛苦,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布满泪水的双眼望着不远处急速前来的神兵天将,境北竟然也在其中,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大胆若离,你竟敢谋害苍天神兽,你可知自己犯下的可是天罪!”洛阳神将浑厚的嗓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一声声敲打着若离的心。

她,谋害了苍天神兽,为了自己的私欲,她竟然做了这等事情,她......

她未起身,天将已落地将她钳制住的抓了起来。

“轻点!”境北呵斥道,让神将粗鲁的动作放轻点,只是他却是不能放了若离。

“若离,你...你为何要伤害苍天神兽!”

从小他们三人闯下了不知多少大大小小的祸事,但也是知晓的分寸,即便是偷改司命簿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为了救人,他不相信,若离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眼下的情况不容他包庇。

若离摇了摇头,无话可说,说到底都是她的错,如果她不为心中的私欲,又怎么可能到慕归神山来呢?

境北转过身对着洛阳神将说道,“通知帝君。”

“殿下,这...这等事怎敢劳烦帝君大驾?”洛阳犹豫的说道,帝君的清修岂是他可以打扰的?

“叫你去就去!”境北厉声喝到,帝君到底是若离的师父,出了这样的大事,他应该不会不管不顾,要想救若离,为今之计只能是寄托在帝君身上了。

看着洛阳神将消失的方向,若离的心思越发的沉重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