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46 执子之手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43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琪心倾身抬手抱着若离,温柔的说道,“别怕,以后我和你一起保守着秘密,你不用再一个人扛着了。”

说不出话的若离任由琪心抱着,颤抖的双手缓缓抬起回抱着她,这一刻,她才知道,秘密存在的另一种意义,就是能寻得最珍贵,最真诚的感动。

“琪心,你果然在陷入爱河之后变了很多呢。”安静了片刻后,若离冷不丁的开口说道,“你是如何被境北驯服的?”

“哪是他驯服我的呀,也不看看我是谁,以后这谨和宫里的大小事宜可都是归我管的。”琪心想着反正蒙着盖头,也没人瞧见她心虚的样子,这牛能吹的多高就有多高,想多响亮都行。

“呵...”

“呵...”

笑过后,若离忍不住心中的感动,又抱住了琪心,眼眶红红,真诚的说道,“你嫁给境北,我很放心。”

门外,神侍通报道,“太子妃,吉时就快到了,太子叫您准备妥当就可以出来了。”

这么快,若离擦掉了泪水,牵起琪心的手,替她整了整红盖头,才忽然想起所来的目的,手掌轻抬间,一个古典精致的盒子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咳了两声后说道,“喏,这是给你们的贺礼,打开来看看吧。”若离故作轻巧的说道,以掩饰她此刻的腼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

琪心也是好奇,连忙接过盒子,盒子的一侧有个锁扣,食指轻弹便打开了,只见盒子里放了两个一男一女的木偶,正是她和境北的样子,栩栩如生,仿若真人一般,就连她头上的那朵牡丹花的花瓣都是细致入微。

“我,好喜欢啊,若离你怎么做到的,我可不记得你会这样的手艺活。”琪心爱不释手的拿起境北的那个木偶,仔细看着,又是欣喜又是好奇。

见她如此喜欢,若离抿嘴一笑,“我师父教的,也没有很难啊,几天就搞定了。”她确实没有说谎,本来就是几天就完成的,只不过,是粗略的完成罢了。

“哇,帝君果然好厉害,传说就是传说。”琪心崇拜的说道。

若离撇了撇嘴,假装不高兴的说,“明明就是我辛苦雕的,怎么反倒变成他的功劳了。”虽然,最大的功劳还是他。

说到他,若离心中一片甜意,一片苦涩,交杂在一起,变成了不一样的伤感。

他避世多年,听闻天君的成婚大典他也是没有出席,只捎来了贺礼,今天应该也是不会出现的吧。

“当然是帝君的功劳了,不然就你这笨手笨脚的样子,哪里会做得出这么精巧的东西。”

因心中有些许惆怅,若离就没再说话,正当她要出去时,琪心拉住了她的手。

主殿内,宾客已尽数到齐,而金阶之上的主位却是空的。即使天君知道泽言帝君不会来的可能性极大,但该设下的主位,他一刻都不敢怠慢的。

境北站在门外,一身金红华服更衬得他俊朗挺拔,剑眉下一双朗目紧紧的凝望着御道的另一端,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上,来来回回几次后终于看到一身喜服的琪心款款而至,而牵着她的人,居然是若离!

这样,倒也是不错的。

境北有些紧张的整了整衣襟,尽管已是十分规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见到自家殿下这般模样,染易不免也有了几分紧张之色。

看着两人紧张的样子,若离暗暗的笑了笑,将琪心的手交予境北伸出的手中,按了按,说道,“好好照顾她。”

境北牵着琪心的手一步一步的朝着殿中走去,顿时神乐奏鸣,殿外百鸟齐飞,苍天神兽在空中奔跑,洁白神圣的光布于黄昏间,温暖了冰天雪地。

二人行了天礼之后,琪心被神侍牵回寝殿中,境北在酒过三巡后也是不支的回到了寝殿,余下众宾客自由开怀畅饮。

而金阶上的主座,依然是空着的。

百无聊赖的若离拿起案上的杯盏晃了晃,酒水剔透莹亮很是动人。她向来酒量不佳,上次在半妖岭是她少有的喝酒经历之一,却差点害她丧命。

眼神从杯盏间移到到了殿上的主座上,不知不觉间抬起酒杯往嘴里送,入口只有微微的辣,并不算太烈。

从前的若离太过顽劣了,得罪过神界里不少的神仙,以往这些人见到她都是面露厌恶,而现在看见她却是面露喜色,甚至是羡慕,想必是知道她现在师承泽言帝君门下的缘故吧,这靠山确实是强硬。

饶是这样,也没有一人上前与她攀谈,不过这样也好,她向来不会应付这样的场面。

“若离。”

听见身后有人在唤自己,若离连忙转身,当看清来者时,灵眸里流光溢彩,含笑叫道,“楚渊!”自从上次在幻魂海域一别后,两人就再没见过。

松鸣谷的事务繁多,而楚渊上任族长之位的时间尚短,还未挑选出心腹为他筹谋,所有的一切都是亲力亲为,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自是没有时间到九重天上来,而今日可是九重天太子殿下的成婚大典,他再忙也得抽出时间。

不曾想,居然会碰见若离,回想起属下搜集到的情报,若离与太子和太子妃打小就熟识,这样的大喜事,她怎么可能会不来呢。

楚渊又走近了几步,墨玉的眼眸里满是笑意的问道,“可否坐你身侧?”

他说完后,若离连忙往边上挪了点,那意思不言而喻。

抬手为若离空了的杯盏斟满美酒,楚渊拿起手中的杯盏对若离说道,“赏脸喝一杯吧。”

虽是酒量不佳,但喝过一杯后,她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况且难得见楚渊一次,若离不再扭捏的拿起杯盏,“应该是我敬你才对,多谢你的两次救命之恩。”

酒尽,楚渊若有深意的看着若离,“听闻,前不久你在半妖岭险些遇害了?”

若离点了点头,不过那件事情应该很少人知道的才对,旋即疑问道,“你怎会知道的?”

“偶然间听闻的。”楚渊不以为意的说道,看了一眼若离娇小的身子,不安心的问,“可有受伤?”

“不曾,幸好...幸好齐羽神君及时赶到救了我,否则,我还真要被活吞了呢。”若离眼底划过一丝黯然,眨眼间就消失了。

楚渊垂眸看着低头闷闷喝酒的若离,想问的话却迟迟开不了口。

“族长......”身后一位身穿劲装的男子走近,凑到楚渊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他神色微变,随后摆了摆手,示意劲装男子退下。

而若离已经小脸微红的趴在了案上,双眼迷离,楚渊蹙眉问道,“没事吧?”这落云酿后劲可足得很,刚见若离将它当水喝的样子,想她酒量定是不错的,没想到,是他疏忽了。

“起来,我先送你回去。”说着,一手拉着若离的胳膊,一手将她的脑袋扶正。

若离甩了甩脑袋,说道,“我没事的,你有事就先去忙,这里这么多神侍,你不用担心。”乐呵呵的看着楚渊。

她的傻样更是让楚渊担心了,因那件事情实是重大,一刻都耽误不得,正好一名神侍从他身边经过,楚渊忙叫住了他,叮嘱道,“一会儿将‘他’送回清辰宫,看着‘他’进了宫门,你方能离开,知道吗?”

神侍弯身恭敬的应道,“是。”

叮嘱了若离不准再喝酒之后,楚渊带着劲装男子朝着松鸣谷的方向飞去。

恍惚的若离趁着那名神侍被人叫去时,东倒西歪的站起了身子,一步一踉跄的往殿外走去。

白雪映着宫殿内通明的灯火,照亮了若离前行的路,即便此刻她根本就不必看路,完全是靠着感觉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也不管对还是不对。

“呼——”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若离坐在了池塘边的一处矮凳上,裹紧身上的狐裘,滚烫的脸不住的蹭着围满脖颈的白毛。

捶了几下晕沉沉的脑袋,若离站起了身子,因脚步不稳,踢到了另一个矮凳,一个趔趄,怀里的蓝寒珠‘噗通’一声掉进了池塘里。

没了庇护的蓝寒珠,寒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钻进了狐裘里,攻击着若离身体的每一处。

突然而至的寒意,若离裹紧身上的狐裘,却是杯水车薪,她踉跄的后退了几步,身子却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大的怀抱,她一怔,正想挣脱,那人将她的身子扳正,似乎是犹豫了片刻,那双手才抱住了她不断颤抖的身子,一道金光流进了若离的身子。

那人身上的茶香,好熟悉,就好像在哪里闻过一样,可是为什么她什么都想不起来,若离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只感觉脑袋是越发的沉重,实在无法抬头看清那人的脸。

忽然一阵寒风呼啸而来,卷起地上树枝上的白雪,若离下意识的抱紧了那人的腰身,紧张的喃喃道,“佛灵,别怕...我抓紧你了。”

皑皑白雪间,盈盈水光边,泽言淡然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微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