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45 金兰情义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49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泽言拉开若离抱住他腰身的手,眸光清冷的看着她,无波无痕的眼神叫人捉摸不透。

这七日于他来说也甚是漫长,清辰宫里即便有静檀和伏奇在,还是一样的清冷,总觉得少了那么一点生气。

在若离还没出现之前,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一日日一年年,唯有清静相伴,他早已习惯,一切却在她出现之后发生了变化,点滴变化早已融入他的生活,如果不是这七天,恐怕他还不能察觉。

为神多年,竟是第一次行动不受理智的控制,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特地来广华宫一趟。刚刚在殿外就听见了她的清亮的声音,看来在广华宫里,她过得很好。

清辰宫,到底是太冷清了吧。

见泽言不说话,若离当他是恼了她没有告知一声,且七日都不曾回去清辰宫,咬了咬唇瓣开口问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简短的话语,道出了他此行的目的,然话出口之后,他的心里不由的诧异了几分。

若离心尖一颤,家,师父说回家......

这个词对若离来说仿佛已经过了许久,久到她都快忘记那是什么,可从泽言的口中说出,却让她一瞬间的感觉到了暖意。

家吗,清辰宫会是她的家吗......

她嘴角的一丝苦涩落入了泽言的眼里,却不明白那是何寓意,淡然的眸光暗暗的深邃了。

若离抬头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她内心一阵泛酸,鬼使神差的踮起脚尖,抬手轻轻的将他蹙起的眉抚平,然而她毕竟小泽言许多,一个不稳整个人直直的扑向他。

“哎哟,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这样,两个男人之间搂搂抱抱,我这可是一屋子的水灵姑娘,可别吓到她们了。”齐羽站在门外像老妈子似的数落着,还不忘抬起广袖遮了遮。

其实刚刚的情景他是看见了的,但看到若离一脸的窘迫,他就忍不住的调侃几句,而泽言,淡定的就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实是无趣的很。

若离立马跳开泽言怀抱,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看向一边目瞪口呆的神侍们,其中子衿的表情最是夸张。

这让若离的脸面更是挂不住,刚刚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像着了魔似的,应该没吓着师父吧?

如今师父亲自来接她回清辰宫,她哪有不回去的道理,这个别扭本来就是自己同自己闹,与旁人无关,左右她都是师父的徒弟,回清辰宫,她是避无可避的。

心结只有自己解开了,方才能过去。而她的心结,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这个别扭为何而闹。

齐羽在一群神侍的簇拥下坐了下来,心满意足的笑了笑,这些天他可是被冷落了,心中真真不是滋味。

看着他们二人消失的方向,春风十里的桃花眼里笑意全无,泽言对若离的关心程度似乎不太寻常啊,这太不像他的行事风格了,如果若离是女子那倒还说得过去,可若离虽然娘了点,但确实是个男子啊。

泽言他该不会......

踏着云彩朝着清辰宫的方向飞去,若离若有所思的看着泽言的背影,任意翻飞的一片广袖从她的手背轻划而过,她顺势地将它拽在手心。

低头看着那朵金线钩织的佛灵茶,指尖爱怜的摩挲着。

回到清辰宫后,一切都和往常一样,而泽言和静檀之间似乎比之前更平淡了,这让若离心中疑惑不已。

而转眼,琪心和境北的大喜日子已到,若离为他们准备的贺礼也恰巧的做好了,虽然大部分是她自己完成的,但总归是粗糙了点,精细的部分是泽言代为修改,还给她找了一个大小适宜,精致的盒子将两个木偶装了起来。

这一日,若离破天荒的起了个早,怀里揣着蓝寒珠,将狐裘系好,全副武装后便出门了。

神界的冬季是一年四季里最为漫长的,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好在此刻的雪已停,若离趁着这个机会快速前行。

隔着老远就听见了神乐从境北的太子府邸——谨和宫内传出,在这雪景下倒是别样的喜庆。

若离呵着气搓着冻僵的双手,刚入殿一股暖意扑面而来,驱走了一路来让她叫苦连连的寒意。

已经来了不少的宾客,觥筹交错间,殿内好一派热闹喜庆的气氛,若离朝四周望了望,终于在一处角落看见了她熟悉的人影。

她走到站立在一旁等候吩咐的神侍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眉目含笑,“染易!”

那名唤染易的男子便是境北的随从,因时常侍奉在境北身边,若离对他也算是熟悉,见他转身,若离忍不住的调侃道,“你家主子成亲,你穿的如此隆重作甚?”

染易轻咳了两声,扯了扯身上略为华贵的衣裳,低声说道,“这还不是琪心姑娘,哦不,太子妃给我准备的,我也觉得太隆重了些,正想着是否回去换一身回来。”

若离赶忙制止道,“别别别,万一被琪心看见了,定是饶不了你,她决定的事情,你可别武逆着她,再说,你穿这样挺好看,翩翩少年郎,你看看四周有不少神女都往你这瞧呢。”

想着成亲大典的时辰还未到,对着染易说道,“你先带我去看看琪心,这新宫殿我怕迷路就不好办了。”

“不成,太子妃在行天礼之前是不能见宾客的。”

真是颗榆木脑袋,若离又说道,“我不是普通宾客,按凡间的说法,我也算是琪心的半个娘家人了,不碍事的。”

“真的?”

若离点了点头,染易带着她穿过了一条长长的回廊后,一出殿寒意立马袭来,若离一哆嗦,缩了缩肩膀。

一旁的染易开口道,“知道你怕冷,太子殿下才在主殿里放了厉火石。”厉火石可不是一般的宝贝,神界里能找到第二块那就算是不错了。

没想到境北为了她拿出了厉火石,若离心中感动不已,到底是兄弟一场。

走了一会儿后,她才看见一座布置喜庆的大殿,想必琪心就在里面了。

“好了,你去忙吧,我可以自己过去。”若离对着染易说道。

染易后退了几步,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回去了。

殿门只是虚掩着,若离轻轻一推就开了,殿内摆了许多的红烛,此刻天色尚早,还未点上,却依然给了她一种温馨甜蜜的感觉。

大红帷幔,龙凤呈祥,殿内摆了许多的牡丹花,已尽数开放,香泽满溢。

绣金鸾的大红被褥堆满床尾,而琪心身穿一身大红喜服坐在床前,大红盖头下不知是何神情,然不断绞着的十指却是让人一看便知她此刻紧张的心情。

“琪心。”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连若离进来了她都不曾发觉,若离柔声唤道,这样的氛围下,让她都不免柔软了心。

听见熟悉的声音,琪心正想掀开盖头来,却被若离眼明手快的制止住了,“这盖头可不能随便掀,你不用掀开,我一会儿就走。”说着放下了手,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红盖头下,琪心轻声笑道,“还亏得你细心了一回,否则我可坏了好事了。”

听着琪心带着幸福的笑容说话,再看看这喜庆温馨的布置,若离有一瞬间的恍惚,喃喃道,“我好羡慕你啊。”

她这辈子恐怕都与成亲无缘了吧。

琪心沉吟了片刻,拍了拍床沿的空位置,语气是说不出的温柔,“若离,过来。”

“可以吗?”若离犹豫的问道,这新床她到底能不能坐,那些戏本里倒是没有细说,见到琪心点头,她才走了过去,坐在了琪心身边。

琪心略略转身拉过若离的手,细细的拍着,而后附在若离的耳边,小声说道,“我知,你是女子。”

若离猛地抽回手,却被琪心按下,示意她不要紧张。

“不,琪心,你,你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我怎么......”心慌意乱的若离语无伦次,带着颤音说道。

“若离,你别怕,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境北。”琪心尽量柔和的说道,她本不想这么快告诉若离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听到她刚刚羡慕的语气,她于心不忍。

她刚刚说的话不仅仅是羡慕,更多的应该是无奈吧,若离虽然把很多事情看的淡,看得开,但是她知道,若离在意的事情,却比谁都上心,能让她说出那样羡慕的话,定是她想要而寻不得,想寻而得不到的。

“琪心,我......”若离红着眼眶,不知该说些什么,她明明将秘密保守的很好的啊,为什么琪心会知道,如果大意的琪心都会发现,那是不是说还有其他人也已经发现了?

琪心紧紧握着若离不断颤抖的手,“还记得一千年前我掉进神河那件事情吗,你跳下河救我时,束带松开了,说实话,当时我十分震惊,但我相信你有你的苦衷,芷水上神隐瞒你神女的身份定是有她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而我,也要保护你。”

“啪嗒!”

一滴泪水掉落在两人的手中,带着余温,含着最真挚的情谊,萦绕在两人心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