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44 如隔三秋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2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泽言的声音刚落,奈生身上灼烧感越发的强烈,不断涌起的热浪似乎要将他的血肉蒸干,他抵抗不住的蜷缩在地上,不断扭动着。

他万分惊恐的看着泽言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神界里能自称本君的人不多,也不过一只手的指头就能算出,其他神君他都是见过的,却唯独面前这一位,他是从未见过。

而罩在他身上的金光,他却是知道的,其他神君就算能放出金光,也只是神力所为,放眼神界,能化出金佛圣光的恐怕就只有泽言帝君了。

他竟然是泽言帝君!

奈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刚刚想要伤害的人,竟然与泽言帝君是相识的,而且他刚刚说那小子是他的人,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他不甘,却无可奈何!

径直的绕过他,泽言走到若离面前,金光撤去,她瘫软的身子就落入他的怀中。

还好,他来的不算晚。

如今若离身上流动的神力皆是所承于他,一旦她的神力出现异常,他都能察觉得到,这也是他当初将神力渡给若离的一个原因。

上次若离在松鸣谷与风叱博斗时,他的确感应到了若离有难,远在神界边缘的他赶到时,松鸣谷内已无人影,唯有一条没有了生命的玄色蛟龙。

当回到清辰宫看到她和齐羽在一起时,他悬着的心才放下。还好,这次不晚。

“呼——还好,小离子没事吧?”齐羽带着子衿连忙跑了过来,看到泽言怀里的若离时,才松了一口气。

前几日他正好去了一趟擎天殿,听见了关于不夜酒馆馆主奈生的一些秘密,神将却是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看到地上不断打滚的奈生,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还好若离没事,子衿是他带来了,如果出事了,他该如何向泽言交代。况且,他和若离那小子也算是投缘,虽然总忍不住的要调侃她,但无趣之人,又如何能让他开的了口呢。

“无碍,只是中了妖瞳的摄魂术,而且神力被束封了。”说完,泽言手掌金光闪烁,附在若离的额头上,金光璀璨,化去污浊。

一旁的子衿双眼瞪大的看着身前白袍的男子,原来泽言帝君长这样!

可是为什么若离要说他是三百万岁老态龙钟的老男人呢,这明明就是十分俊美,十分年轻的嘛,果然和神君不相上下。

齐羽无奈的看了一眼犯花痴的子衿,迟迟未下手的爆栗终于是忍不住的往她脑袋敲去。

“嗷呜——”子衿吃痛的叫了一声,噘着嘴,满眼委屈的抬眼看着齐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怒气。

继而明白了过来,神君是要她给帝君道歉!

“帝君,对,对不起,我不该带若离来喝酒的,这都怪我。”子衿垂低着脑袋,两眼紧紧盯着他广袖上精致的图纹,是她从未见过的花,好漂亮。

泽言没有看她,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嗯。”

子衿抿着嘴望向齐羽,他点了点头后,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怀里的人正有转醒的动静,泽言的眼眸深邃了半分,脑海里忽然想起静檀对他说的话:

你骗得了别人,唯独骗不了你自己,如果若离知道了,‘他’一直尊敬的师父对‘他’存有别样的想法,作为你的徒弟,你要‘他’如何自处,作为男子,你要‘他’情何以堪?

用金光托着若离的身子,泽言后退了一步,对齐羽说道,“交给你了,还有,别说我来过。”

子衿一脸不解的看着泽言消失的方向,齐羽眼底也是一丝诧异划过,对子衿说道,“你也要当作他没来过,知道吗?”虽然不知道泽言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但他做事情从来就不需要理由,作为他唯一的好友,肯定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嗯,知道了!”子衿点了点头,看到若离的眼睛眨动了几下,兴奋的走了过去,扶着她的肩膀,说道,“太好了,若离你醒了!唔...”忍不住的就哭了出来,刚刚在路上真的是被神君吓死了,还好若离没事。

被束封的神力瞬间回流到身体的每一处,若离这才恢复了精力,站了起来,当看见子衿和齐羽时,这才明白自己获救了。

“多谢齐羽神君相救,诶,子衿你别哭啊,我又没事儿,你看,这不好好的吗?”若离连忙安慰着说道。

齐羽再次扶额,这怎么又哭上了?

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在地上打滚的奈生,子衿擦了擦眼泪走了过去,狠狠的踹上了两脚,骂道,“就知道骗我,鲛人是那么好骗的吗?”不解气的又踹上了两脚。

齐羽:......

若离:......

姑娘,撇开这次的事情不说,你确实是好骗。

“神君,这妖要如何处置?他食了不少神仙的骨血,实是罪孽滔天。”若离蹙眉问道,他的罪责同当日风叱所为比起有过之而无不及。

齐羽瞥了奈生一眼,慵懒的说道,“没事,神兵神将们会处理,我们先走吧。”

“可是,万一被他逃了呢?”

齐羽微微笑道,“不会的。”那家伙的金佛圣光,要是那么容易就能挣脱的,就真的要被笑掉大牙了。

走到门口时,若离神情复杂的回望了一眼奈生,旋即跟上了齐羽的步伐。

一路上若离都无话,沉闷的看着绞在一起的手指,若有所思。在察觉到脚下的云朵偏离了齐羽他们时,她才醒悟过来,飞到了齐羽身边。

“神君,我能去你的广华宫玩玩吗?”若离问道,现在她实在是没脸回去了,又或者说她是害怕面对的。

齐羽眼前一亮,满口答应道,“行啊,不过这么晚了,你要不要先告诉你师父一声?”

若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事儿,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呢。”说完不等齐羽再说话,连忙推着他向前飞去。

齐羽心下不明,泽言那小子还有什么事情要忙?

若离在广华宫一住就是七日,广华宫内的神侍,清一色的神女仙娥,个个水灵,面如芙蓉,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宫内除了齐羽神君之外,就剩下若离这么个男子了,因她曾经帮了不少神女仙娥打发了风叱的纠缠,所以,若离的形象在她们的眼里还算是高大的,她又能生出许多有趣好玩的想法,很是得神女仙娥们的喜欢。

齐羽走到殿内,见茶杯空空,无奈的叹了口气,自从若离来了之后,神侍们都围着她打转,如今连喝口茶都得自己动手,果然是自作孽啊。

话说若离这么多日没回清辰宫,真的没有关系吗?可是泽言明明是关心这个徒弟的,这么多天不闻不问,也是怪了。

沏好了一杯茶,齐羽转身差点将手中的茶杯抖落,因为他刚刚念叨的泽言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无声无息。

“我说你来的时候吱一声行不行,不知道我不禁吓吗?”放下茶杯坐了下来,齐羽看着泽言问道,“你可是许久不曾来广华宫了,怎么,今日兴致这么高?”

已经记不得他上次出现在广华宫是什么时候了,大概已有百年光景了吧,不过这百年对他们神来说不过就是弹指一挥间。

泽言没有回答,径直坐了下来,拿过齐羽刚刚沏好的那杯茶,修长的手指拿起杯盖轻轻的将茶叶拂开,抿了一口,赞赏道,“不错,进步了。”

在齐羽转身去泡茶的时候,他就已经来了。

“诶,我说你要喝茶自己不会倒吗,什么叫进步了,本君泡的茶一向都是极好的,用得着你点评?”齐羽没好气的说道,起身为自己再沏了一杯茶。

安静了片刻后,齐羽缓缓开口道,“在西殿呢。”

“嗯,知道。”

广华宫西殿。

齐羽虽然是泽言的好友,但两人的性格却是不同,泽言清心静心,齐羽为人好客,广为交友,虽与泽言的交情最深,却还是有些谈得上交情的朋友,西殿便是广华宫专门为来客准备的厢房。

此刻殿内静悄悄的,只有若离一人的声音在回荡,“子衿,你别躲了,我都已经闻到你身上的香了,嘿嘿,小样...”

闻声,殿外的泽言嘴角微微勾起,转瞬即逝。

殿内,神侍们或躲在柱子背后,或躲于案边,屏风之内,各各屏住呼吸,看着被蒙上双眼瞎转悠,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若离。

子衿刚想说话,却看见踏门而入的泽言,距离泽言上次出现,广华宫内的神侍还未曾换过,她们也都认出了来者是谁,顿时作娇羞状者比比皆是。

泽言轻轻摇头,示意她们不要出声,朝着殿内娇小的人走去,一步步,不急不缓。

刚纳闷子衿怎么没上当,若离就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心下一喜,转身猛地扑上前去,“子衿啊,你还说鲛人不是好骗的?”说完,摘下了蒙眼的布条,灵眸里充满了笑意。

当看清自己抱着的人时,她是又惊又喜,又愁又闷,说到底还是惊喜大过了愁闷,而她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心情,又被他打乱了。

不过就是七日未见,此刻再见到他时,却觉得如隔三秋,于千山万水外缓缓而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