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43 命悬一线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2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止境的黑暗,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若离连一丝光线都看不到,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子衿她,到底去了哪里?

子衿在走之前是想告知她一声的,可是见她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想来说了也是无用。

若离神情凝重的靠在墙上,她虽然没来过半妖岭,可这里也算是神界的管辖范围,应该不至于有什么危险的,可是眼下的情况又作何解释?

子衿她该不会是遇害了吧?

想到这里,若离身上打了个冷颤,饮酒过后的余醉顿时消散了。她连忙站起身子,正准备掐诀时,身体内突然传来一阵钝痛,侵蚀入骨。

也许是坐太久的缘故,若离再次提起神力,体内的钝痛感越发的明显了,势如破竹,像是要震碎她的身体。

“啊——”终于痛到支撑不住,若离痛叫一声,坐回在了地上,抬手捂住疼痛的最集中的胸口,汗如雨下,静坐了一会儿后,疼痛才有所缓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桀桀——”

忽然,安静的空里传来一阵怪声,似人笑似兽叫,那声音直叫人头皮发麻,如堕冰窖,若离警惕的往背后的墙面缩了缩。

“吱呀——”在若离的对面,一扇门应声而开,一道月光洒了进来。

若离蹙眉,原来是夜晚了,她和子衿到半妖岭的时间,已是黄昏,才这么短的时间,子衿到底去哪了?

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背着月光,若离看不清他的样貌,从身形判断,应该是个男子,他身后的门复又关上了,重重的撞击声传来久久的回音,而他不断的朝着若离走来。

“你是谁,子衿呢?”

面前的黑影停下了脚步,怪笑了一声,“子衿,是个好名字,原来她叫子衿。”

听到他这么说,就知道他一定见过子衿,若离心底又紧张了起来,“你把她怎么样了?”

一束束的光从四面八方射来,抹去了无边的黑暗。

若离这才看清楚所处之地,幽黑的岩壁平整镶嵌,不断向上延伸,一直到光不能到达的地方,森然诡异,看构造像是一座塔。

当隐于黑暗中的那个人走了出来,他的样貌渐渐落入若离的眼里时,她惊叫了一声。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长出这样的一张脸,似猫非人,斜长的眼眸里琥珀色的眼珠转悠的看着若离。

这......分明就是妖!

可是神界里怎么会有妖呢,半妖一族虽是半妖,但他们除了灵力弱之外,容貌上却是与人类无异,面前的这个人明显就是妖族,他怎么会在半妖岭?

可惜子衿没有在场,否则她定会认出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变化了一些模样,但他的声音,他的服饰,他举手投足间,分明就是不夜酒馆的馆主,奈生。

若离醉酒中意识模糊,根本就没曾看清他的样貌,没听清他的声音,此刻也就没认出是他。

奈生冷笑了一声,“那位叫子衿的姑娘回神界取灵石赎你,恐怕一时半会儿是救不了你了。”他一个瞬闪来到若离面前,仅一步之遥,那双琥珀色的眼眸贪婪的凝视着她。

太好了,还好子衿没事。

她何曾对视过这样的眼神,脚步聂聂的往一旁挪动,蹙眉问道,“你是妖,为何会在半妖岭?”

抬起一只手撑在墙面上,阻止若离再往边上移动,奈生凑近她,带着危险的气息说道,“反正你也没机会说出去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一直都在半妖岭。”嘴角的笑意更深,却没有丝毫温度,“因为我就是半妖啊。”

“你明明就是妖,你到底是如何来的?”她和子衿初到半妖岭时,见到半妖岭外是有神兵神将把守的,除非灵力极强的妖魔,否则是很难从他们的眼皮低下混入其中的。

可是眼前这只妖并没有给她很大的压迫感,反而像是一个半成品。

半成品......若离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他刚刚说自己就是半妖是真的话,那么他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妖化了!不可能的啊,半妖怎么可能变成妖呢?

看到若离脸上的表情变化,奈生猜出她心中所想,“很不可思议吗?”

他早已厌倦了半妖的身份,天生灵力低弱,而且无法通过后天的努力改变,这样卑微的存在,他一天都不想忍受了。

在半妖岭还不是归神界管辖之前,已故的半妖王就有向神界低头的念想,这样懦弱的人还有什么资格管理半妖族?

他潜进半妖王的寝殿将其斩杀,又听闻食其血肉可改变体质,在半妖王还未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将他的身体一食而尽。

没想到,最后半妖岭还是归神界管辖。

而他的身体在食了半妖王的血肉后着实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不甚明显,但这足以让他心生贪念。

在他心底慢慢萌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妖化。

只有妖化了,他就能彻底改变自己,逃脱命运的枷锁,就再也不用对那些假仁假义的神仙俯首称臣了。

所以,他就在半妖岭里开了一家不夜酒馆,用最好的酒吸引好酒的神仙,不胜酒力者大有人在,而他专挑神力弱,单独前来的神仙下手,避免被人察觉到什么,几万年下来,他下手的神仙不超过百人。

然而今天若离虽说有同伴,但她身上的气息太与众不同了,他的妖化程度本就剩下最后的冲刺,他能感觉到,只要食了若离的骨血,他就能妖化成功了。

只要他妖化成功了,就能脱离半妖岭,神不知鬼不觉,又有谁会知道呢?即便日后真有人查出了什么,也寻不到他的踪影了。

若离趁他分神之际,顶着胸口处不断传来的疼痛,提力打掉了奈生的手,喉间窜上的腥甜让她不由的弯下了身子。

奈生眸光一凛,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掐住了若离的咽喉,将她的身子狠猛的抵在墙上,他的力气本就不小,现如今已近妖化成功,力量更比从前。

若离不断挣扎着,然双脚够不到地,这样只会让奈生掐着她的手越来越紧,整个人垂吊在他的手掌间,就快窒息时,奈生松开了力气,将她放回地面,手还是保持着掐住她的动作。

只要她再有动作,他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她掐死。

可是,那样就不可口了。

“是不是很痛?”看着若离秀眉蹙拧,额上不断的冒着汗水,奈生笑着问道,听着倒像是关心的问候,却让若离心底止不住的发颤。

“呵......那不过就是束缚你神力的丹丸罢了,只要你乖乖的,就不痛了,嗯?”

身上不断的冒着汗水,浸湿了里衣,而她所带的蓝寒珠似乎快不管用了,心底发寒加上外界不断涌来的寒意,在折磨着她的意志。

“你到底...想怎样!”

为了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若离咬紧牙关,怒视着奈生,她不记得曾经得罪过半妖岭的人,可他为何如此对她?

奈生掐住若离脖颈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脸上还是如方才一般带着笑容,十分诚恳的说道,“不怎样,只是想借借你的骨血用用。”

他想吃了她!

若离双眸瞪大,紧咬着的牙关止不住的哆嗦,身上寒意更甚。

当时她于万兽天阵下,天兽们只是要将她的神力炼化,从而能从天兽直升神兽,好在她在与赤金飞蟒搏斗时,神力早已耗空,才没让天兽们得逞。

可是他居然要吃了她,难道他就不怕被神兵神将追杀吗?看到他已经妖化的脸,若离心中生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你!你究竟吃了多少的神仙?”

一声冷笑。

“呵......加上你正足百个,也算是个圆满了。”奈生凑近的看着若离,那双妖瞳闪着妖异的光芒,带着噬魂夺魄的力量。

曾经听人说过,妖瞳是不可对视的,一旦对视,便会失了心神,然而身处险境的若离却忘记了......

奈生手掌一紧,拖着若离瘫软的身子,此时双眼紧闭的她就如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手掌下是若离富有生命力而跳动的脉搏,扑腾扑腾,从她的脖颈细细的传来,刺激着奈生的掌心。

将手掌绕到若离的后脑勺,一只手缓缓的拨开她交叠的衣领,露出若离雪白的脖颈,在他的妖瞳下,一根根错综复杂的血管里是奔流不息,温热,而美味的鲜血。

他弯下脑袋,尖长的獠牙从口中伸出,慢慢的靠近若离。

“砰!”

身后的门被一道劲风破开,四分五裂。

清亮的月光洒进,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门口,不等奈生开口,一道金光打在他的身上,他只觉全身如火灼烧,喉中嘶吼不出。

奈生跪坐在地上,而没有他手掌支撑的若离却被一道金光托着身子,他表情痛苦的看着门外的白影。

白影不急不缓的走近,一张俊美无铸的脸如寒天冰霜,居高临下的看着奈生,声线里带着毋庸置疑的威严,“本君的人,是你可以碰的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