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42 半妖酒馆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61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半妖岭,顾名思义,是半妖所住之地。

世间万物,或是阴阳,或是黑白,所分之物必是一正一反,还从未有过正反相融,合二为一之说法。

却偏生出了半妖这一种族,似妖非神,因其族人稀少,便没有特分一道,独立存在于四海六道八荒之中。

自上一任的半妖王去世后,半妖一族群龙无首,纷争四起,魔界与妖界虎视眈眈,时常扰乱与之靠近的神山里神仙们的生活。

天君一怒之下,将其攻占,派人驻守,还其安宁。

如今半妖岭里住的不仅有半妖,还有各路的神仙,刚开始时难免会有些摩擦,打闹斗殴,残废死伤自是不在话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融合之后,也成了一片其乐融融,太平的天地。

半妖岭的一家酒馆内。

一位身穿浅蓝色纱裙,容貌卓然的女子单手拿着酒坛,抬高至嘴边,凤眸微眯,娥眉轻拧,广袖流纱滑落,露出一截如皓月的臂腕,引来一旁喝酒的男人频频侧目。

好一个绝色佳人,酒量还如此不凡。

又不时的面露鄙夷之色望向那名女子对面,举着小酒杯,面色酡红,双眼迷离的男子。

酒量这么不济,怎敢厚着脸皮光天化日之下到这不夜酒馆来?

不夜酒馆,半妖岭规模最大的酒馆,而这并非是它超然存在的最大因素......

酒坛见底,子衿心满意足笑了笑,将其放下抬眼看见坐在对面的若离时,樱口微张,慌张的抬手拍了拍她的脸颊。

“若离,若离,你怎么样了?”糟糕,没想到她的酒量这么差,不过就是半壶的酒就能醉成这样,都怨自己没有看紧她,只顾着品尝美酒。

不过这里真不愧是半妖岭,她和若离刚落地时就闻到了各处飘来的酒香,那些香味里就属这不夜酒馆里的最是醇美了,而且,这么好的酒居然还是免费,真是让她们意外又惊喜。

因为她们来此竟忘了带灵石,半妖最喜欢灵石,且以此作为流通的货币,好在她们运气不错。

手中的酒杯被人抢走,若离挣扎的摆开子衿的手,将离她一臂之长外的酒杯夺了回来,哼哼唧唧的往嘴里送去,醉酒不清,脑袋直摇晃,酒水洒了出来。

“哎呀,你别喝了,看看你都醉成什么样了,好啦,我们回去了好不好?”子衿轻声哄着若离,生怕她再去拿酒杯,提力将若离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走到门口时,却突然被拦了下来。

一身穿素袍的男子‘哗’的一声打开了折扇,好不风度翩翩的对着子衿微微一笑,“姑娘可以离去,但是‘他’却是不行。”斜长的眼眸看了一眼醉不成样的若离,言辞中有几分鄙夷之色。

“为何?你又是何人?”子衿垫了垫胳膊,将要滑落的若离又抬起了几分,面前这个男子为什么要若离留下。

“呵...”男子轻笑了一声,朝着子衿作揖道,“在下乃是不夜酒馆的馆主,奈生,姑娘带了的这位公子可还没付酒钱,怎可离去呢?”

酒钱!不是免费的吗?

“可是我们明明看见,外面写着免费二字,你休要诓我!”想到若离告诉她神界里的骗子太多这句话,子衿就多了几分胆量。

她的音色本就特别,此刻提高了几分却是别样的动听,在场的人无不心驰荡漾,如痴如醉。

奈生眼底一抹讶异,心下赞道,好生的一副好嗓子。

但规矩就是规矩,就算面前这位姑娘的嗓音再动听,规矩还是不能为她改变,否则他的不夜酒馆还开不开了?

“恐怕姑娘是误会了,不夜酒馆的酒只对酒量好之人免费,酒量越好,越是受我们的欢迎,像姑娘这样的好酒量,可随意出入我们不夜酒馆。”

“真的?”

奈生微笑的点了点头,“当真,可是酒量越差之人,可是要付多倍的酒钱,像这位公子的酒量,五百灵石。”

五百!

子衿倒吸了一口气,莫说五百灵石了,此刻她是一颗灵石都拿不出手,这可怎么办?只看到免费二字,并没做过多的思考,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规定,完蛋了。

见她焦急万分的样子,坐中有想出面替她解围之人被一旁的人拉住了,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引火上身,不夜酒城背后的势力可大着呢,在神界里可是颇有地位。

子衿咬着唇瓣,欲哭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生怜爱,奈生也不免软下了心,比之刚刚还要温和的说道,“既是姑娘的朋友,那就四百灵石吧,不夜酒馆可从未开过这样的先例,姑娘不要再让在下为难了。”

“唔...我还喝...给我...”

若离挣开的双手胡乱抓空,嘴里胡言乱语,一只手抓住了奈生的衣袖不停摇晃着。

“嗤——”奈生手中折扇用力的将若离胡乱抓的手打开,酒量如此之差,居然还敢来不夜酒馆。

子衿将若离护住,怒嗔的瞪了奈生一眼,“我们回去取了灵石来,再给你也行吧?”

奈生叹了一口气,“姑娘可以回去取,但这位公子却是要留下,这神界这么大,万一你们拒不认账,我要去何处讨要这四百颗灵石呢?”

转身看着脸颊酡红的若离,虽然她是不会跑走的,但馆长说的也没错,这样只能是她回去取灵石了。

“好!可是你必须答应我,一定要照看好我的朋友,我速去速回。”

奈生收回折扇,满脸笑意的说道,“好说。”

将若离扶到一处包厢后,子衿便离开了不夜酒馆。

不夜酒馆门外,奈生倚靠在柱子上,看着子衿的身影消失在半妖岭,嘴角玩味的一笑,眼底精光闪过,转身朝里走了进去。

在包厢外停下了脚步,打开门看见四仰八叉的若离,猛地将门关上,冷声对着空气说道,“好生伺候着。”

“唔......”黑暗中,若离晃了晃沉痛的脑袋,支撑起身子,浑身像散了架一样。

她这又是在哪,不会又是在做梦吧?最近她时常梦见自己掉进黑暗中,没有看见锦煜,也没有看见其他人,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已经连续好几天,她早已习惯。

但这真实的感觉实在不像是梦境,调整了一下坐姿,靠在了墙上,仔细的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切......

“子衿,子衿呢,子衿——”若离扶着脑袋,抵抗着昏沉感,向着无边的黑暗喊着,可是除了回音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显然,她在一个空旷的地方,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子衿又去了哪里?

神界。

子衿踩着云朵飞速的向广华宫的方向飞去,四百颗灵石,她要如何才能找齐,仔细算来,她的灵石也不足百颗,就算那些也是齐羽神君赠予的,剩下的她要去哪里找?

眼下只能找其他神侍借了,以后的事情暂且先不考虑,重要的是得把若离先赎回来。

这件事情归根究底都是她的错,她就不该让若离喝酒的才是......

陷入思绪中的子衿踩了空,身子直直的向下坠落,劲风带着狠厉不断刮着她的衣服,“啊——”

只一刻,她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心有余悸的她抬头对上了一双带笑的桃花眼,嘴角挂着他一贯的笑容,叫人如沐春风。

那人微微低下头看着她惊慌的眼眸,戏笑道,“小子衿这是打哪来?为何直扑本君怀里?”

他的话音刚落,怀里子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抓住他的衣襟,“唔...我以为死定了!太可怕了...唔...”

知晓子衿不是一般的怕死,齐羽温柔的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着她惊魂未定的心。

“你这样不看路的乱飞,早晚也得死。”然而嘴巴还是忍不住的教训着她,要不是他刚好路过,她虽不至于摔死,肯定也要受些苦头了。

听到他的话,子衿哭的更凶了。

齐羽抬手扶额,鲛人的眼泪不是很珍贵的吗,为何这一只哭起来就没完没了?

白云苍天下,一身青色华服,俊美的男子与一位容貌绝美的女子相拥,本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如果撇去了女子哭花的脸和止不住的抽泣声,当真是一幅倾世画卷。

齐羽叹了口气,化出一块方巾,随意的在子衿的脸上抹了抹,毕竟擦眼泪这样的事情,他还从未做过。

能让他做到这个份上的,就只有子衿一人罢了,他真的是太心善了。齐羽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又升华了不少,擦拭泪水的动作也轻缓了些许。

“到底为何,如此匆忙?”

子衿抽泣了几声,忽然想到了什么,“啊,若离,若,若离被困住了,我得回去找灵石,唔...我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拉住了她的身子,齐羽疑惑的问道,“若离被困哪了,要灵石何用?”

子衿将事情的全部经过说了一遍。

“我......”齐羽抬手正想给她一个爆栗,一想到若离现下的处境,又把手放了下来,沉声对子衿说道,“还不快走,如果被泽言知道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齐羽频频蹙眉,这两日他去了一趟擎天殿,刚好听见有神将在向天君秘密禀报有关那位馆主的事情,但愿还来得及,否则若离情况不妙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