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37 失亲之痛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47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杀戮!

幻魂海域如果经历过一场杀戮的话,作为在这里生长的幻魂天兽定是无法幸免于难,如今不知踪影,那只能说明,它们全都遇害了!

到底是谁,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

“不!”一贯冷静的楚渊失声痛叫一声,满眼哀恸的看着泽言,然收到他肯定的眼神后,沉沉的跪下身子,骨节泛白的拳头狠狠的砸向泥沙之中。

“楚渊,你,怎么了?”若离上前了几步,看着楚渊不断颤抖的身子,一只手停顿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虽然只是接触过两次,但楚渊给人的感觉是刚毅果断,不会将感情轻易表露出来的人。幻魂天兽遇害她心里很是惋惜,但楚渊的样子早已不是惋惜可以表达的,如此伤痛的原因究竟是为何?

楚渊抬起低垂的脑袋,一双墨玉的眼眸里尽是哀伤,忽然他的周身荧光闪闪,太过耀眼使得若离连连后退了几步。

“嗥——”

一道比龙吟还要沉闷几分的吼声响彻天地,楚渊化为一条通体玄色的蛟龙直跃而上,盘旋在幻魂海上方,吟声持续不断,一圈又一圈。

若离瞪大了双眼,一只冰凉的手缓缓放在颤抖的唇上,任凭海风鼓动狐裘,刚刚楚渊飞上空中之时,她看到了那双墨玉眼眸,那声蛟龙吟,玄色的蛟身,掀起了她记忆深处的那段回忆。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楚渊就是当年救了她的那条蛟龙,可是他当年怎会在幻魂海,难道不应该在松鸣谷吗?

若离抬头眼眸哀伤的看着不断盘旋的楚渊,怪不得他会如此悲伤,当年他受伤能引来那么多幻魂天兽相救,想必是早已认识的。

蛟龙的龙吟可穿云透雾,深入海底,楚渊这么做一定是想做最后的确认,如果它们还活着,一定会现身的。

看着若离瑟瑟发抖的身子,泽言靠近她身边,手掌金光闪过,覆在她的背上,源源不断的神力流入她的体内。

突然而至的温暖,让若离回过神来,然眼神还是那样的哀伤,“师父,幻魂天兽,全都遇害了吗?”

“嗯。”看着她伤心的神情,泽言心尖一颤,连忙撇过头看着缓缓落下的楚渊。

若离小跑到他身边,扶住他不断颤抖的身子。

楚渊始终垂低着头,一滴莹亮的泪珠落了下来,温热却饱含伤痛,声音嘶哑的说道,“若离,它们是我的朋友。”

扶着他身子的手紧了紧,若离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知道。”

她懂他此刻的心情,任谁失去了伙伴,失去亲人,都会如他这般,那种痛彻心扉的坠痛,她能感同身受。

楚渊告诉她,他出生时身有残疾无法修炼,在族人的眼里,他就是蛟龙一族的耻辱,他们将他丢至幻魂海域任由他自生自灭。

幸好上苍垂怜,他被幻魂天兽王所救,幻魂天兽王集齐了所有高级幻魂天兽的凝魂水晶修复他残破的身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体格在凝魂水晶的作用下,比寻常的蛟龙还要强韧,为他今后的修炼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他不甘心就这样被丢弃,夜以继日的不断修炼,凭着一腔热血,最终带着一身精湛的修为重返族中,站上了族长的位置,证明了他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如果没有幻魂天兽相助,恐怕在他被丢弃的那一日,早已化为了泡影,又何来今日的他?

离开幻魂海域之后,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看望他的这些朋友,因为风叱残害同胞一事,他在族中处理许久,已有一月有余不曾来过,不想,上次一别,竟是永别。

被丢弃的那一刻起,他就再没亲人,这么多年以来,幻魂海域就是他的家,幻魂天兽就是他最亲的家人朋友。

可如今......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我早点来,它们或许就不会遇害了,都怪我......”楚渊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向胸膛,“砰砰”作响。

如果他早一点来,结果会不会就不同?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它们都不在了!

若离赶忙抓住他的手,制止他伤害自己,楚渊力大无比,而她又瘦小单薄,被楚渊的力气带的踉跄了一步,眼看就要跪在了地上,一道温暖的气流裹着她的腰身,将她的身子扶正。

楚渊感激的看了一眼泽言,拉过若离,愧疚的说道,“对不起。”是他太没分寸了,若离是好心安慰他,可他却差点将她打在地上。

“幻魂天兽遇难不是你的错,这样的事情,我们谁也无法预料,你不要自责,错的也是残害它们的人。”

若离秀美轻拧,挨千刀的,到底是什么人杀害了它们,能将正片海域的幻魂天兽屠杀,想必修为定是高强,这样残忍的人,怎可姑息!

可眼下的情形,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曾经留下的蛛丝马迹,恐怕早已被茫茫大海冲刷一尽了。

幻魂天兽就这样灭亡了,这样的结局,太过惨淡了。

看着楚渊伤痛的样子,若离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如果只当他是蛟龙一族的族长的话,她最多只会宽慰他几句。

但是,现在不仅知道了他就是当年救下她的蛟龙,而且还知晓了他艰辛的过往,此时此刻,对他不仅仅只是感激,更多的是心疼。

说再多安慰的话,也是苍白无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无声的陪伴,只希望海风能带走他的悲伤,或许过程是漫长的,但终究还是会过去。

母神离去的那几天,她总是偷偷躲起来,在没有人的地方流泪,她甚至不敢放声哭泣,或许那样悲痛就会快些散去,但她不能。

她性格倔强,不喜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流露在人前,在她看来,这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如今再想起母神,那悲伤的心情不似当初那般浓郁了,只是偶尔想起时,也会心尖泛酸,止不住的思念。

但她已经走出了那段悲伤,不是吗?

泽言弯下腰身捡起若离刚刚不小心掉落在地的汤婆子,缓缓向她走去,拉过她被楚渊握住的小手,稍带力气的将它放入若离的掌心。

明明手都冻成这样了......

在若离抬眼看他的一瞬间,他隐去了眼底里的一抹担忧,神色淡然的回望着她。

除了当初第一眼见到若离,他说过一句“哭够了吗”之外,他从未安慰过人,况且在他看来,一个男人如果自己无法走出悲痛,任谁安慰都是于事无补。

而若离在他心中,却是个意外。

若离看了看手中的汤婆子,再看看泽言的脸,她刚刚不小心弄丢了汤婆子,师父似乎不太高兴。

可眼下的情形,她哪里顾得上那么多,虽然海风不停的吹动狐裘,比没系狐裘时还要冷好几分,但她怎么可以不管楚渊呢。

或许是她多心了,师父压根就没有不高兴,他不高兴的应该是找不到凝魂水晶,修复不了静檀的魂魄吧。

对了,静檀,还昏迷着!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借幻魂天兽王的凝魂水晶一用,可眼下它们已被屠杀,凝魂水晶早已不知去向。

“师父,静檀她怎么办?”若离用只有泽言听得到的声音问道。

泽言剑眉轻挑,继而也用只有若离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另有他法。”

修补魂魄的方法倒是不少,用凝魂水晶虽是其中之一,但却是最快,最安全的法子,眼下已是寻找不得了,换一种法子也是无妨。

若离点了点头,是了,静檀的事情,师父最是上心,哪里还需要她来操心,真笨!

化去嘴角淡淡的苦笑,她深吸了一口气后,一脸担忧的看着楚渊。

“我没事的,不必担心。”楚渊整理好悲痛的心情,坚定的看着若离,杀害幻魂天兽的凶手,他是一定要找出来!

因族中还有事情要处理,楚渊拜别了泽言他们之后,转身离去。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幻魂海域中传来了一道细小的声音,若离楚渊他们没听见,但泽言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声音——

是幻魂天兽幼崽!

“等等!”

听见身后泽言清冷的声音,楚渊不解的回过头来,抱拳问道,“不知帝君有何吩咐?”

泽言微微蹙眉,如果是幻魂天兽的话,为什么他刚刚会感应不到,即使是幻魂天兽王,他想要找出它的踪迹也是易如反掌,小小幻魂天兽幼崽,该是还没凝聚成凝魂水晶的才对,这当中恐有蹊跷。

“也许,幻魂天兽并没有被灭族。”

看着一时反应不过来的若离,泽言转身,广袖轻拂,道道金光洒向幻魂海中,原本波涛滚滚的海面瞬间静止,如一块明镜,照亮整片天地,蓝色相接,真真水天一色。

忽然,平静的水面一分为二,像被人生生劈开一般,海水如卷帘,升高千丈,缓缓的向着两边移开,海底的景象一览无遗。

海底中好像有光泽在隐隐闪动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