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35 心深如海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5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离还在睡梦中时,听见房外的伏奇叫个不停,扰了她的好睡眠,不禁皱了皱眉头,明明是神兽,却整天像狗一样乱叫,真是败给它了。

开门的瞬间,意外的看见静檀花容失色的站在殿前的阶梯上,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因为她的面前,伏奇正龇牙咧嘴的看着她,嘴里不停的低声怒吼着,似是怕吵醒了若离,特地压低了声音。

“奇奇,别叫,快回房间去!”

以前她不知道伏奇是帝君的血契神兽,只将它当作是普通的脾气怪了点的神兽而已,因为除了她和帝君之外,它对任何人都是敌对的态度,就连齐羽神君,它都没给过他好脸色看。

知道它是帝君的血契神兽后,才理解了它一向不友好的行为。

至于它除了帝君外,独独对她亲近这件事情上,若离也是不解。

听到若离的话后,伏奇又吼了两声,转身进了房间。

看着脸色煞白的静檀,若离都有些于心不忍,奇奇也真是的,怎么能这么吓美人呢。

虽然心里对她有排斥感,但毕竟人家中规中矩,又生的极美,若离不免低声的询问道,“静檀可是找我有事?”

要知道,静檀虽来清辰宫数日,却从未与若离说过话,对她有排斥的若离就更不会主动找她说话了,这一大清早就来找她,定是有事的。

静檀轻轻拍着胸脯,缓了缓气,被吓坏的白脸才慢慢的恢复些血色,细声细语的说道,“我知若离你怕冷,我曾听过凡人冬日取暖用的是汤婆子,昨日在藏书阁里,我查找了一下制汤婆子的最佳材料。”

说着细白的手掌上出现了一个精致的汤婆子,递给了若离。

汤婆子做工十分精致,又是小巧,刚好被若离握在手掌上,触手一片温热,而铜黄色的表面上镶了几颗红色蓝色的细小晶石,想来是为了让温度更加持久的作用。

晶石簇拥间,雕刻了一朵立体的花,好像在哪见过,却叫不上名字。

见若离爱不释手,静檀走近拿过她手中的汤婆子,微笑的说道,“这是我与泽言昨夜一同做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在说到泽言两个字时,眼里浓浓的爱意简直就要溢出来了。

什么!昨夜,一起做的!

若离强忍内心的轰炸,似是随意的问道,“哦,做到很迟吗?”,内心怒吼着,啊——我昨日怎么会在藏书阁睡了去,还睡得那么沉,该死的!

静檀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说道,“并不是很迟,本还想让泽言在佛灵茶边上刻上一朵静檀花,但他担心我太累了,早早的就让我回去休息。”

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朵佛灵茶,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

那是佛灵茶,师父的神花。

若离立马将汤婆子夺了过来,像对待珍宝似的揣在怀里,客气的说道,“静檀有心了。”说完后觉得似有不妥,补上了一句,“我很喜欢。”

是的,她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那我先走了,你快些回屋。”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说道,“看样子,又要下雪了,你快进去吧。”

静檀柔声的叮嘱完之后走了,当若离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听见了她倒地的声音。

偏殿内。

静檀安安静静的躺在床榻上,卷翘的睫毛在眼皮下覆上了一层阴影,如桃花的面容,此刻苍白无色,却是均匀的呼吸着。

“师父,静檀怎么样了?”若离站在床榻前,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泽言,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晕就晕了呢?

泽言抽回搭在静檀脉搏上的手,深锁的眉头却未展开,“是我大意了。”静檀回来了这么多天,见她与常人无异,不曾想,她的魂魄竟是残破的。

是他大意了,没想过检查一下她的魂魄。

“静檀的魂魄有损,暂时无法醒来。”抬头看着一脸担忧的若离,缓缓说道。

“那怎么办?”若离走近了几步,看着榻上的静檀,怎么会这样?

“取得凝魂水晶,就可以将她破损的魂魄再次凝聚。”

若离看到,泽言在说完之后眉头锁的更紧了,急忙问道,“师父,是不是凝魂水晶不易得?”

泽言摇了摇头,“并非难事。”

他为难的是,这来回一趟可得花费数日,静檀待在清辰宫里倒是无事,可是若离,万一她又惹了什么祸可如何是好。

不是每次都能幸运的获救,上次极刑天雷的事情,让他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齐羽刚好赶到,那后果......

“师父,那你为何眉头紧锁?”

泽言没有回答,而是站起了身子,广袖拂过,一层金光罩在了静檀的身上。

走到殿门前,见若离还未有动静,开口清冷的说道,“还不跟来?”

“去哪?”若离跑上前来。

“取凝魂水晶。”怕她再捅出什么篓子,为今之计,只能将她带在身边了。

等若离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这次出门却不是御风飞行,而是坐在一顶轻纱的华轿内,穿梭在云层之间,垂放而下的轻纱却是遇风不动,将寒风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外头,轿内一片暖意。

而轿内的布置极其的简约,标准的泽言风格。如同他的泽言殿一样,简约典雅,只几颗夜明珠悬浮在轿顶,此刻天还未黑,并没有亮光。

唯一可坐的地方就是一张软榻,不大也不算小,榻前的案上放了一套茶具之外,再无其他。

泽言躺在软榻,一只手搭在了额头上,双目微闭,似是在养神。

“师父,我们要去的地方很远吗?”若离问道。

以往她同母神出门都是驾着青鸾轿,从未坐过这样的浮轿,看着细纱之外不断穿梭的云层,没想到这浮轿的速度竟是这般快,根本不是青鸾轿可以媲美的。

轿内安静的片刻后,泽言才轻声应道,“嗯。”

又陷入了一片安静。

若离忽然想到身体里神力的事情,眼下就是个好时机,问道,“师父,我身上的神力有些不寻常,不像是我自己的。”

榻上之人缓缓掀开眼帘,眼眸深邃的看着头顶的夜明珠,脑海里忽然想起在泥沼之地时,给若离渡神力的场景,说道,“是我的。”

天哪!居然是师父的!她还想怎么会和师父的如出一辙,却是有不同之处,想来定是被凝聚之后为她所用才会有所变化,但是那种温暖的感觉还是没有变。

“师父,你为何......那可是您百万年的神力啊!”若离惋惜的说道,那神力在师父身上才有用武之地,给了她这么块扶不上墙的烂泥,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她受之有愧啊!

“不碍事,三百万岁的老男人,这点资本还是有的。”泽言轻笑了一声,她耗空的那点神力于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若离一时无话,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他背后说他的坏话,那天与子衿说的话,他全挑重点的说了出来。

没想到,堂堂帝君居然这么记仇!

“师父,你的年岁本来就很高。”若离小声嘟囔着,这在神界又不是什么秘密,她只是多加了点无伤大雅的修饰而已。

泽言恍若未闻,不再说话。

若离看着他,也不再说话,只是不明白师父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告诉她?如果她不问,如果她没有发觉,难道他就要一直保持沉默吗?

不知飞了多久,透过细纱,若离看着天边的霞光渐渐隐去,黑暗在慢慢的降临,站了许久的若离双腿发麻,却不敢坐上软榻。

泽言个子高大,整个人横在榻上,根本就没有若离的位置,只有他身体里侧还有一块空位,可若离到底是女子,这样爬上去恐有不妥。

轿内很是暖和,若离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裹了裹身上的狐裘,将身子倾靠在柱子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忽然一阵剧烈的摇晃,刚刚入睡的若离还来不及睁开双眼,整个身子偏离的柱子,向后仰去,双腿支撑不住的摔了出去。

一道温暖的气流缠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带到软榻里侧,妥妥的放下。

若离惊魂未定的大口喘着气,再转过头看着身边双眸紧闭的人,到底是睡了没睡?如果睡着了怎么会这么及时的出手,如果没睡为什么又一声不吭?

“师父...”若离轻声唤道。

安静,还是一样的安静。看来是睡着了,若离纳闷,难不成师父长了第三只眼?

若离往里缩了缩,直到不能再退为止,才侧过身子看着泽言的睡颜。

还真是祸害呢,不论他是醒着的还是睡着,都能左右着她不安分的心,看着看着不由的又晃了神,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此刻疲倦的她早已抛却妥与不妥,这个时间能睡上一觉才是正经事。打架的眼皮缓缓阖上,细碎的呼吸声在这安静的轿内轻轻吟唱,似是吵醒了一直沉默的人。

放下额头上的手,泽言转头看着熟睡的若离,抬手间一条云被盖在了她的身上,明亮的夜明珠也慢慢的黯淡了光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