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33 有佳人兮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0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么晚了会是谁在敲门呢?宫门打开了,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而是齐羽神君。

“神君,你还需要敲门吗?”若离调侃的说道,他平日里不是直接在宫里落地的吗,怎么今夜变得这么客气,倒叫她不习惯了。

齐羽沉吟了片刻,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我怕吓到你们。”一脸认真的表情,让人不得不相信,他是在说一件严肃的事情。

什么事,还能吓到他们?

忽然从齐羽的身后走出一位白衣的女子,娇弱美丽,素雅的白衣更为她清雅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出尘,那双眼睛若是没有噙着泪水,定是美丽极了。

“啊!”若离惊呼一声,手指颤抖着指着那名女子,满眼的惊愕,她......

齐羽皱了皱眉头,敲了一下若离的脑袋,低声斥道,“我担心吓到你师父,你瞎叫个什么劲。”

泽言走了过来,看向宫门外的二人,若离能感觉到他身子微微一僵。

在见到泽言的那一刻,女子眼眸里噙着的泪水瞬间滑落,那双眼眸里的悲痛如化不开的愁云,迷蒙间透着深深的爱意。

若离偷偷的看了泽言一眼,那女子怎么一见师父就落泪,莫非......师父在外欠了情债!

“她晕倒在广华宫外,被我的神侍扶进宫中,待我回去之时她已醒来,她告诉我,她叫静檀。”说完后,齐羽看了泽言一眼,该做的他做了,其余的就看泽言他自己了。

静檀!

她是静檀......

花园的石凳上,若离托着腮看着凉亭内的一双璧人,虽然心里很不想承认,但他们在一起,看上去真的十分美好,好到她都忽略了心尖上生生的刺痛感。

静檀,她为什么会梦到静檀呢?

“神君,这......”沉默了半晌,若离看着坐在她身旁的齐羽,开口问道。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若离迟早也是会知道的,齐羽酝酿了一会儿,说道,“他们俩曾是开在西天梵境的两朵神花,泽言是佛灵茶,静檀就是静檀花。”说完,吃惊的看了一眼没什么反应的若离,心想,这小子接受能力还挺强。

当然了,佛灵茶的事情若离在西天梵境已经听佛陀说过了,当时她的反应可不小。

收到他的眼神后,若离敷衍的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上次在西天梵境她没有过多的追问,师父和静檀之间发生了什么,她全然不知。

“多的我也不说了,最重要的一点是,泽言聚成花魂之后,需要将他所承的天地灵气化为他的神力,泽言承的灵力十分强横,在转化之时发生了意外,就连佛陀也是爱莫能助。”停顿了片刻,看了一眼亭内的两个人,眉头微锁。

若离急了,“快说!”,这种时候还卖什么关子!

“那时候静檀还没聚成花魂,却在泽言危急时刻,将灵力全渡给了他。”

灵力全渡给了师父......她知道草木要聚成花灵尚且不易,要聚成花魂那更是难上了千倍万倍,静檀居然将灵力全都给了师父!

“那静檀她没了灵力可怎么办?”若离紧接着问道,聚成灵力再失去灵力,可是必死无疑的,难道静檀就是那时候离去的吗?

齐羽收回眼神,看着若离,“泽言心生不忍,将一滴心头血滴在了静檀身上,这才保了她一命,而后泽言将她带离西天梵境,到了清辰宫,细心呵护,直到她可再次聚成灵力,不知道是不是泽言心头血的缘故,静檀的花魂不久后就初具雏形,却在六界混乱之时,无辜受害,魂魄不知所踪。”

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本来那场战争他是不想理会的,却因静檀受害,愤怒之下才平息了战乱。”

听到这里,若离坐直了身子,不知该如何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在她的印象里,师父从来都是清清冷冷,一副淡然的样子,没有想到,他居然为了静檀,会做出他原可以避开的事情。

想起齐羽说的比师父的命还重要的事情,定是关于静檀的无疑了,此时此刻,她心里面是羡慕静檀的。

静檀如今能够回来,想必是修成正果了,不知道这些年她都去了哪里。

凉亭内,静檀坐在了长椅上,细风拂过吹起她素白的衣袂,垂腰的青丝调皮的卷入其中,轻轻舞动,更显得她的安静。

泽言背对着她站着,双眼看着在园子里说话的两个人,眼眸一丝波动,微抬起头问道,“这些年,都在哪里?”

当年他找寻了许久也不见她的魂魄,这么多年了他也从没放弃过。就在他说服自己相信静檀早已魂飞魄散之时,却忽然的察觉到了她的一丝气息。

他前往神界的边缘寻找,却还是一无所获,还差点让若离殒命于天兽之阵。

昨日,那细微的气息又被他察觉到,所以他带着明魂灯再次寻找,却还是同样的结果。

他略带清冷的嗓音让静檀一愣,旋即细声说道,“我于半年之前在北冥之巅醒来,之前一直都是沉睡着,佛灵,我......找了你很久。”,娥眉微蹙,翦水双瞳流转间又落下了几滴泪水,打湿了衣角。

北冥之巅吗?泽言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握了握,转过身来,垂眸看着她,语气缓和了几分,“回来就好。”

静檀擦了擦泪眼,抬头看着泽言,嘴角轻轻勾起,恬静的笑了笑。

若离装作不在意的玩着手中的蓝寒珠,问道,“那,我师父是喜欢静檀的吗?”说完,抬眼看了齐羽一眼,继而又玩着手中的珠子。

齐羽一愣,这个问题他倒是没有想过,喜欢吗?他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懂,毕竟泽言的心思太难猜。”

他和泽言百万年前相识,本来毫无关联的两个人,却成为了好友,然而他还是摸不透泽言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饶是这样,也丝毫影响不到他们的友情。

要说到是否喜欢静檀的话,他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泽言对静檀的感觉更多的只是亏欠于她,他又是那么重情义的人,更是不可能弃静檀于不顾。这么多年来,他想尽办法的寻找静檀的魂魄,他全都看在了眼里,如今她自己回来了,对泽言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看着他们二人走了过来,齐羽站了起来,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夜深人静的,还真有点害怕哟!”

若离颇为嫌弃的白了他一眼,他不出去吓人就好了,神界里还有他害怕的东西吗?

齐羽走了之后,四周安静了片刻,对面站着两个人,而她只有孤身一人,这样的局面让若离觉得有些尴尬,连忙低头开口说道,“师父,我,我先回去休息了。”

头也不抬的就转身离去,然走出几步后忽然想到,静檀今晚住哪?清辰宫里宫殿虽然不少,但寝殿就只有泽言殿和静檀殿了。

“师父,静檀睡哪?”若离转过身来问道,心下有些忐忑不安。

泽言看了她一眼,视线移至她的身后,原本幽暗的偏殿里亮起了夜明珠的光。

若离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太好了,她刚刚还担心师父会不会叫她把静檀殿让给静檀,虽然是以她名字命名的,但若离心里却是不想让的。

因为她对静檀有一种说不出的排斥感,这个原因并不是因为她与泽言的关系,而是一种本能的,无法解释的排斥感。这感觉也让她匪夷所思,按道理,她除了在梦中见过静檀一次外,今天可是第一次见面,且话还未说上半句,这排斥感到底是因何产生的,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静檀抬眼看着泽言,默不作声的欠了欠身,走进了偏殿。偏殿的位置绝佳,恰巧的处于泽言殿与静檀殿之间。

“师父也早些歇息。”若离抬头看了泽言一眼,发现泽言也在看着她,连忙低下头转身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嗯,老态龙钟了,是该早些休息。”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若离后背一僵,皱着小脸连忙小跑离开,心里嘀咕着,师父真的是够了!

回到房间后,若离直接倒在床榻上,看着头顶悬浮着的夜明珠,扯过枕头垫着脑袋,想起齐羽神君告诉她的那些事情。

静檀当年将灵力全都渡给了师父,到底是基于怎样的感情,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就连她都被感动到了,那师父呢,应该更是深刻吧。

静檀一定是喜欢师父的。

为什么她心里会这般难受呢,自从静檀出现的那一刻,她的心就没有安宁过,到现在还是扑腾个不停。

虽然到清辰宫的时间不长,但她早已习惯偌大的宫殿里除了伏奇,就只有他们师徒二人,虽然冷清但那种感觉很微妙,她非但一点都不排斥,反而乐在其中。

往后清辰宫里就多了一个人了,而且还是与师父关系不一般的静檀,且静檀还喜欢着师父!

“啊——”

若离扯过云被像是发泄似的闷声叫着,随后坐了起来,胡乱的抹了一把垂在脸颊上的细发,抬手熄灭了房里的夜明珠,倒头便睡了过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