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30 原来是他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72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原本沉静的场地外忽然一阵嘈杂,拥挤的人群自最外围渐渐让出了两三人宽的小道。

众神从刚刚的震惊中晃过神来,纷纷侧目看着从外走近迈着矫健步伐的男子。

青袍玉冠,器宇轩昂,眉宇间气度不凡,朗润如雨露明珠。

不知是何人。

男子停下了脚步,抱拳望向站在若离身侧的齐羽,恭敬说道,“松鸣谷楚渊参见神君,”继而转身说道,“参见天君。”

松鸣谷楚渊,那不就是......

定神柱外的神仙们交头接耳,或用赞赏的目光看着自称叫楚渊的男子,一时之间沸沸扬扬。

若离认出他来了,早在他在场外的说话声她就感觉好像在哪听过,待他走近后,她才记起,那不就是在玉清宫外撞倒她的人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松鸣谷的人。

“诶,他谁啊?”若离朝着身边的齐羽努了努嘴,问道。

忽略了若离的无礼,齐羽嘴角含笑的说道,“他是松鸣谷蛟龙一族的族长。”

也不奇怪他们纷纷称赞了,蛟龙一族的族长从来都是未知数,只有通过层层考验,在不断的博斗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里,再选拔而出最精英的那一位,才是蛟龙一族当之无愧的族长。

而楚渊不过三十万岁,便坐上了族长的交椅,修为品行自不在话下,年纪轻轻能有此作为,将来必成大器。

原来他是蛟龙族的族长啊,难道他也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若离心下慌慌,刚刚视死如归的情怀荡然无存。

金阶上的天君也是赞赏的点了点头,问道,“若离杀害了你们松鸣谷的蛟龙,于情于礼都应该交予你处理的,但弑神之罪可是触犯了神规,就必须由神界定夺了,如果族长还有什么要加的刑罚也无不可。”

好你个天君!感情受罚的不是你家境北,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还要再加刑罚,九十九道天雷下来我早就魂飞魄散了,难道还要挫骨扬灰吗?真的是够了!

若离暗暗腹诽道,咬牙切齿的样子全都落入了一旁齐羽的眼里。

“挫骨扬灰倒不至于,最多鞭尸。”齐羽不以为意的小声说道,桃花眼里的笑意更甚。

贱人!

楚渊抬眼看了一下定神柱上小脸紧皱,明明十分害怕却装作毫不在意,眼神飘忽不定的若离,嘴角微微勾起。

叫若离是吗?

“我看天君是误会了,我来此并不是要给若离加以刑罚。”,楚渊说道。

不是兴师问罪来的?

若离暗暗松了一口气,吓死她了。

天君轻挑眉梢,不解的问道,“哦?不知是为何事?”

楚渊上前一步,墨玉般的眼眸里寒星点点,“风叱生性残暴,残害数十同胞,偷习禁术,若离此举是为我族除害,我怎么可能还会加罪于‘他’呢?”

他的话音刚落,场内一片哗然。

“没想到风叱竟这般凶残,太可怕了。”

“我早就说了,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若离做的好。”

“差点冤枉了若离,哎......幸好被齐羽神君制止了,否则这么大的冤案,帝君非把这定神柱拆了不可。”

听到四周传来的议论声,若离颇为得意的撇了撇嘴,看来真相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才更解气。

看着眉眼舒展的若离,楚渊微微一笑。

不久之前他就下令要将风叱缉拿归案,可惜搜遍了整个松鸣谷都不见他的下落,没想到他却在雾水潭边被若离斩杀了。

细想之后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想必风叱一定是将真身封印在了雾水潭下,以便凝聚蓝寒珠的噬寒力为他所用。

如果不是若离,恐怕真要被他凝聚成功了,如此凶残的人,将来定会成为蛟龙乃至神界的祸患。

齐羽有些好笑的看着表情瞬息万变的若离,泽言收的这个小徒弟还挺有趣。

天君下令给若离松绑后,她活动活动束缚已久有些酸麻的四肢,还不忘挑衅的看了看站在金阶下的长安神将。

长安捏了捏拳头,扭头走出人群。

“走吧。”,不想再做停留,齐羽开口说道。

“你等我一下。”说完,若离朝着楚渊的方向跑去。

那天匆匆一面,再加上若离恼他撞了她,便没仔细看他,现如今他特地来为她解围,若离觉得这蛟龙族的族长长得还真不赖啊。

“蛟龙族族长,今日多谢你了。”若离灵眸含笑的说道,劫后重生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她嘴角明媚的笑意倒映在楚渊墨玉的瞳里,如一夜春风,桃花朵朵。

“让你受委屈,是在下来迟了。”楚渊捎带歉意的说道,眼眸真诚,剑眉微蹙。

若离摇了摇头,“不会,你这不是来了吗?”,若离觉得他来的时机真的是太对了,简直就是掐着点到的,要是早来半刻就没有这个效果了。

“那我该回去,蛟龙族族长,我们后会有期。”

“嗯。”

不等若离转身,她的胳膊就被身后的齐羽一掐,眨眼间带着她离开了。

好像不记得他了呢......

楚渊带着族人离开了九重天,而众神也纷纷各自散开,只留下迎风独立,万年不倒的定神柱,瞬间安静的四周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生过一样。

齐羽带着若离落在了清辰宫的池塘边,此时桑秋花开的正盛,淡紫色的花瓣随风飘落,片片入水,香泽盈盈。

而原本想象着该是在池塘边垂钓的人,却不在。

齐羽打开神识探了探,在确定没察觉到泽言的气息后,开口道,“你师父不在。”

“哦。”,若离噘嘴,垂眸看着绞着的十指,心中沉沉。

转身就要回静檀殿时,御道上金泽闪闪,一袭白衣飘飘的泽言出现在她的面前,淡然出尘。

“哟,这么巧。”齐羽含笑的说道,走上前去。

泽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远点,一股腥味。”说完,特别嫌弃的快步走开,留下在风中凌乱的齐羽。

他抬起广袖闻了闻,怎么会腥呢,他离开西海前明明沐浴过了,泽言那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正想开口反驳间,看见泽言手中一盏小灯,忽明忽暗。

明魂灯!

“找到了吗?”齐羽开口问道,一改刚刚的嬉笑,神情凝重的问道。

泽言摇了摇头。

转身看见身前发髻微乱,袍服脏乱的若离,看上去有些可怜,蹙眉问道,“怎么回事?”

他突然的开口,若离怔愣了片刻,正欲开口时,被齐羽邀功似的抢先了一步,“也没什么,就是被罚极刑天雷,不过被我拦下了,快谢我。”

要知道,想让泽言道声谢那可是比凡人登天还难,这次他可是救了他唯一的小徒弟,这恩情还换不来声感谢吗?

泽言实在看不下去她可怜的样子,金光闪过,若离立即恢复了往日粉嫩小子的模样。

极刑天雷......

“为何?”泽言坐了下来,俊脸如寒冰,眸如深邃的夜空,看着她。

完蛋了,肯定又要惹他生气了。但是在他的目光下,她又无法自控的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包括齐羽和楚渊的救场,不过身体出现不知名的红光那件事情被她略去了。

在她还没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红光的事情,她还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也包括她的师父。

齐羽略略惊讶的说道,“不错嘛,小离子,噬心血阵你都能破,看来你的修为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差啊。”

若离挠了挠后脑勺,含糊的掩盖了过去,“侥幸,嘿嘿,侥幸。”,眼角偷偷瞄着泽言,一颗小心脏七上八下。

泽言松开隐藏在袖中的拳头,说道,“有长进。”此刻,泽言清贵的嗓音少了平常的清冷,多了一分亲切。

灵眸睁大,若离飞快的举起右手遮住了此刻呼之欲出的笑容,她没听错吧,师父居然夸她。她越想越开心,完全顾不上嘴边溢出的笑声。

齐羽不依不挠的凑近来问道,“那我呢,怎么谢我?”

“慢走,不送。”

“诶...你这没良心的。”

看着泽言起身朝着西阁的方向走去,若离坐在了他刚刚的位置上,爬上眼角的笑意久久停不下来。

好久了,没听见师父这么对她说话。

“呵...这么开心,你刚刚还不是恼他没去救你吗?”齐羽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傻笑的若离。

“胡说,我,没有。”若离眼角的笑意瞬间化开,明亮的灵眸黯淡了几分,如同被乌云遮蔽的星辰。

她心里是恼他的,刚刚她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他却不知所踪,根本就不关心她。

齐羽但笑不语。

嘴硬的小子,明明心里难过极了。

“你别怪他,如果不是有很重的事情,他不会不管你的。”齐羽望着西阁的方向说道。

刚刚泽言摇头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他眼底的一丝落寞,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不放弃,作为他的多年好友,他只知道唯有那件事情才是他真正在意过的。

“比我的命还重要?”,若离脱口而出,急忙捂住嘴,可是说出去的话覆水难收,何况这本来就是她心中的抵抗。

齐羽愣了愣,呵,这小子还较劲起来了。

“比不比你的命重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比他的命还重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