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9 极刑天雷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80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山谷恢复了平静,若离坐在雾水潭边,神情恐慌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单薄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在噬心血阵当中,她明明感觉到体内的神力就快被吸干了,却忽然一股暖流缓缓的流经她的四肢,被吸去的那些神力瞬间如泉涌般回到了她的身体。

当她睁开眼时,一道道细长的红光随着蓝光一同爆发而出,净化了噬心血阵。

那红光,到底是什么......

“大胆若离,竟敢犯下弑神之罪!”

忽然,天上一道怒斥低沉的声音传来,伴随而至的是一道刺眼的金光,罩在若离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若离左右摆动着身子,试图挣脱金光的束缚,然低头一瞬间,神情怔愣。

缚神锁!

是专门捆绑犯下滔天大罪的神仙,虽比不上若离的锁千链,但除非位及神尊,否则根本挣脱不出它的束缚。

若离轻皱眉头,她杀风叱也算是替天行道,可是现在他已经被她杀了,而且那把噬心骨枪在他倒地的那一刻也化为了乌有。

如今她已是百口莫辩了。

几位神兵神将落到了地上,其中一位看上去较有威望的神将正言厉色道,“若离,你弑杀蛟龙,罪大恶极!”

若离认得他,他是长安神将,掌管神界戒律,千年前,若离曾偷偷溜进他的神宫,将他培育多年的辣子腥草喂了哮天犬,结果,哮天犬像发了疯似的在神界四处飞奔,狂吠不止,最后跳进神河十日才将将冷静下来。

因此事,她一下子得罪了长安神将,二郎神,还间接地让二位神将产生了隔阂。

这次落入他的手中,看来是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等他的话音一落,站在他身旁的两个神兵走到若离跟前,钳制住她的胳膊,飞身离开了松鸣谷。

他们飞的奇快,而刚刚的命悬一线让若离身心俱疲,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哎,若离真是顽劣成性啊!”

“嗤,那风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装横跋扈,还真把自己当作龙了!”

“我看呐,若离杀了风叱也好,自掘坟墓,神界一下子就少了两个祸害,还真是不错呢!”

“这件事情,就算水神在世,也保不了若离了,弑神罪非同小可啊!”

好吵......

耳边不断传来嘈杂的嗡嗡声,若离甩了甩脑袋,有些气急败坏的呼了一口气,紧皱的秀眉下一双灵眸缓缓睁开。

目所能及,人山人海,他们不是低头私语,就是略略抬起头神情复杂的看着她。

收到他们异样的目光,若离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根柱子上,她艰难的转过头,隐隐看见身后泛着玄光的柱子。

年幼之时,她和境北还有琪心经常到此玩耍,因此处空旷无边,而又中立一根粗壮的玄光铁柱,他们三人打赌,谁能爬的最高,谁就是三个人的头儿。

结果有一天,他们被告知了此处是捆绑受刑罚的神仙,在此柱上魂飞魄散的神仙不计其数。

自打那以后,若离他们就再没来过此地,远远的瞧见,若离都得绕道而行,生怕哪位神者的冤魂缠着她不放。即便在日后知道了神界是不会有冤魂,她还是不敢经过此地。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还是一点都没变。

当自己身在其中时才能感受到这恐惧感,若离心中十分慌乱,紧握的拳头里汗水连连,以前她犯的错与今日的错比起,简直就是儿戏,纵然母神还在,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母神......

想到芷水上神,若离鼻间一阵泛酸,心中慌乱的感觉淡了些,哀伤渐渐覆上,越来越浓。

自从母神羽化了之后,若离一再的克制自己不要思念。

却在这无助的时刻,分外的想念,想念她的慈爱,即使在她顽劣之后,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着她,爱护着她,保护着她。

睫毛忽闪将眼角噙着的泪水送回眼眶,若离深吸了一口气,呼吸间扯动悲痛的心,脑海一瞬间的想起了泽言。

“啪嗒!”

泪水滴落。

若离忙撇开脸,可是泪水却像调皮的孩子一样,不听使唤的滴落,一滴一滴,冰凉了她的心。

师父他不知道也好......

如今她这个破鼓万人捶的颓败样,还真是凄惨啊。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不过,她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斩杀风叱,她从不后悔。

若离收起泪眼,平静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抬头看着远方。

“若离顽劣至极,屡教不改,今犯下弑神之罪,罚以九十九道极刑天雷!”

长安神将说完了判决后,抬头望向金阶上的天君,待到天君点头示意后,长安嗓音浑厚的说道,“立即执行!”

“九十九道极刑天雷!这......”

“看来若离今天是走不出这定神柱了,哎,作孽啊!”

“听闻若离的修为极其低弱,恐怕......会魂飞魄散啊。”

他们的同情,若离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不知为何,平日里她最怕的就是死了,到了此刻,她反倒丝毫不惧,反正这条命也是她不明不白的捡了回来,他们要的话,拿去好了!

远处乌云密布,滚滚雷声轰鸣。

拳头里已经布满的汗水,若离紧紧抿着唇瓣,看着不断靠近的雷云。

“轰隆隆——咔嚓嚓——”

一道如树枝粗壮的雷迎面而来,极刑天雷,速度最快,却在碰到目标之后缓缓流动,冲刷着四肢百骸,击碎一层层的毅力,将魂魄一点一滴侵蚀而尽。

她缓缓的闭上双眼,只希望快点结束传说中可怕的极刑。

“轰隆隆——咔嚓嚓——”

忽然一道金光将天雷打散,远处密布的雷云瞬间分开,朵朵化为云烟。

“参见齐羽神君。”

疑惑的睁开眼睛,看着原本站着的众神们纷纷跪了下来,就连在金阶之上的天君也站起身子行礼。

而他们跪拜的对象就站在若离的身边,墨发碧簪,一身冰蓝色的袍服雍容华贵,衬得他玉立的长身更加的挺拔。

想起刚刚众人的呼声,若离才知道眼前的人原来就是传闻中的齐羽神君。

关于齐羽神君的事情,她还是知道一点的。当年他是掌乐的真君,因天命不凡,以精妙的琴音渡劫飞升,成为神界最为奇葩的一个传说。

但若离与他从未有过交集。

当他转过头来看着若离的时候,那双桃花眼分外的明媚,荡漾着隐隐的笑意,“你师父呢?”

他的嗓音清润如泉水,滴滴入心门,清冽淡凉。

师父?

众神不解的互相看了看,若离什么时候拜了师父?

他怎么会知道她拜了师父,虽然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是若离拜帝君为师的事情她还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帝君更是不会主动跟别人提起了。

而且他怎么回事,一上来就问她的师父,难道救了她之后不该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若离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大概在清辰宫里钓鱼吧。”,语气里有些小小的情绪,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他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

“呵......你还真懂他。”齐羽笑了笑。

忽而转身看见一众石化的神仙,嘴角扬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早在齐羽问到若离的师父时,他们就疑惑不已,从未听闻若离拜过师,从何而来的师父,而当若离开口说到清辰宫时,他们一时之间犹如五雷轰顶。

帝君是若离的师父!

特别是天君,更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帝君答应照看若离已经是让人难以置信了,现在居然收了若离做徒弟。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不对,现在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他刚刚还下令要将若离罚以九十九道极刑天雷,这事情要是被帝君知道了,那可怎么得了。

没想到,若离居然找上了这么个靠山,那往后她在神界不就更加为所欲为了吗?之前水神庇护下,她便无法无天,不知轻重。

以后,神界恐怕再无宁日了......

但弑神之罪,岂可就这么罢免了?

“天君,你看这人你是放还是不放啊?”齐羽抬眼看着金阶之上陷入沉思的天君,悠悠的开口问道。

耐心,他还真没有。

要不是看在是那个人的徒弟,他才懒得管这档子事儿,也算是她命硬。

他前往西海一年有余,为了寻找制琴的材料,而他想找的又是西海万年独有的鱼骨,守了一年后终于是被他等到了。

西海龙王盛情款待,本还想再留他两日,却被他一口回绝了,他还想赶着回广华宫制他的琴。

他嗜琴如命。

没想到,刚一回到神界就看见此处滚动的雷云,心想神界倒是许久没人受过这样的极刑了,不免有些好奇,一看才知道原来是泽言刚收的小徒弟。

若离每每看见泽言都是自己在跟自己下棋,其实他是在和齐羽隔空对弈,而修为低弱的她压根就看不出来。

让齐羽意外的是,泽言在说到这个小徒弟的时候,语气里居然含有笑意,要知道他们俩可是认识了百万年了,泽言除了在损他的时候偶有笑笑,其他时候,他永远是那张淡然冷漠的脸。

想来,该是重视这个徒弟的。

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动静,他怎么没有出来替徒弟解围?

天君晃过神来,看着定神柱上的若离,再看看她身旁的齐羽,正欲开口时,人群外,一道男子的嗓音传来。

“天君,且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