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8 松鸣屠蛟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1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叱认识若离的时间,前后算起也得有万年了。

第一次遇见若离的情形他还依稀记得,因为那一天他在如梦天境里遇见了七彩宫的织女,都说七彩宫里的织女个个水灵漂亮,果真绝色,好不容易被他碰见了,这样的机会他是断不会错过的。

可是偏偏有人不作美,偏偏破坏了他的好事,而那个人就是若离!他记得那次将若离收拾的很惨,当他想打断若离的腿时,被赶来的水神制止了。

他还想,是谁敢如此狂妄自不量力,没想到若离居然是水神宫净水莲孕育的神婴,又因为水神是十二正宫之神,让他颇为忌惮。

自从那次以后,但凡他与神女仙娥搭讪,若离都要插上一脚,一副他不离开誓不罢休的作态,每每这个时候,他只能忍气吞声,毕竟水神宫不是他惹得起的。

而后他也逐渐看出来,若离的修为根本就没有长进,即便如此,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破坏他的好事,扰乱神界秩序安宁。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从上次莲花池境一遇后,她的修为竟然精进了这么多,刚刚那一掌虽不及他全盛时期的力量,但至少也有之前的十之五六,居然被若离一掌给化去了,还将他打入池中。

一定是得了帝君的相助,不然以若离的那点资质想要这么短的时间内提高这么多的力量,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如果他知道若离现在体内的神力是承自泽言的,那么他一定会后悔自己今天的举动,可惜,这件事情就连若离她自己都不知,还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神力,不是她的......

若离知道自己的能耐,即便那几天的修炼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自那天在静檀殿醒来后她就觉得不对劲,一心只当作是修炼的成果,并未多想,但是刚刚在接风叱的那一掌时,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这神力不是她自己的,如果不是她的,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眼下还有一个风叱要解决,那些问题还是留着回到清辰宫后再思考。

若离握了握手中的长剑,凝神看着从水潭飞跃而起的风叱,即便她现在神力不同以往,但这里是松鸣谷,毕竟是蛟龙的地盘,万不可掉以轻心了。

想到是若离害的他落入今天这样的境地,风叱一声怒吼将身上的外袍震碎,只露出青铜色的铠甲,一脸狰狞凶恶的盯着若离。

既然如此,何不将她斩杀!

那铠甲上闪烁着淡淡的光芒,若离看得出来,那是一件神器。

风叱单手屈伸,一把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旋转翻飞间,劲风横流,如他的神力闪烁着荧光。

“今天就让你好好尝尝我噬心骨枪的厉害!”

噬心骨枪!

噬心骨毒是用蛟龙的心血和骨髓制作而成的,那么做一把噬心骨枪,那得用无数的蛟龙心血和骨髓才能制成,何况风叱手中拿的那一把枪威力无比......

风吹乱了若离额前的发丝,她神情凝重看着风叱,握住长剑的手掌颤抖了几分,怒声喝到,“你如何下得去手?他们可都是你的同胞啊!你竟如此丧心病狂!”

玩转着手中的噬心骨枪,风叱邪恶一笑,这把枪可是他耗费了几十条蛟龙的心血骨髓才制成的,没想到,第一个试练的对象居然是若离。

“呵...别在我面前讲什么仁义道德,能为我所用,那是他们的造化!成为噬心骨枪下的第一个亡魂,你该感到荣幸才是啊!”

若离秀美紧蹙,紧握着拳头,没想到风叱这般凶残变态,这样的人,枉为神!

风叱转动着手中的噬心骨枪,水潭边刮起一阵阵的阴风,刺骨冰凉,穿透衣袍钻进若离每一寸肌肤。

强忍着颤抖的身子,若离连忙将神力释放,浑厚的神力瞬间温暖了她的全身,虽然不知道这神力是从何而来的,但却是帮了她不少的忙。

噬心骨枪步步逼近,若离手握长剑,凌空轻划,蓝色的剑光随风舞动,轻吟,飘渺,却饱含她的愤怒。

“锵!锵!锵!”噬心骨枪与若离手中的长剑碰撞间,清脆响亮,持续不断。

风叱抬起另一只手将水潭中的水引来,水滴如针尖,点破空气,道道锋芒袭向若离。

除了那次在林子里对抗天兽的经历之外,若离从没有过多少的实战经验,一边抵抗风叱的噬心骨枪,一边又忽然的冒出无数水针,若离不免的有些慌了神。

点点细汗渗出,水针靠近,若离忽然想起泽言带她在清辰宫竹林修炼的场景,当时她面对的可是比水针还要可怕的竹尖。

她渐渐沉下心来,回想当时凝聚神力时的做法,嘴角轻扬,周身瞬间蓝色光泽耀出,将水滴悉数震退。

看来,师父的训练还是很有用的!

渐渐找到信心后,若离也看出风叱的破绽,虽然他身经百战,但是此刻的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只一味的想要取若离的性命,却忘记了现如今他身体大不如从前,片刻后,漏洞百出。

若离一个飞转,轻点虚空,长剑包裹者更盛的蓝光向风叱的破绽处刺去。

“刺啦——”

风叱身上的神甲被若离挑破,紧接着又是一剑划破他的肩膀,鲜血汩汩流出,低落而下,染红地面,更是染红了风叱的双眼。

曾经被他吊打的若离,今时今日居然能伤的了他!

肩上的痛不及他心中的万分一的恨,这一切都是拜若离所赐!

噬心骨枪翻飞,原本附着在表面上的荧光逐渐变得幽暗,如黑烟滚滚。

“今天你别想活着出去!”风叱怒吼,举起噬心骨枪,幽暗的光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直朝着若离的命门而去。

如果今天风叱是处于全盛时期的话,恐怕若离早就被打趴下了,不过他如今修为大损,再加上若离体内不知名的神力,想要打败他,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若离横举长剑,抵抗住了风叱的攻击,转瞬飞退数步,剑气回旋,潭水飞溅,左掌蓝光闪烁打在水花上,四散而开的水瞬间汇聚成水遁,挡住了噬心骨枪释放的幽暗光芒。

忽然,风叱放下手中的噬心骨枪,阴毒的看着若离,咬开拇指,鲜血顿时如小虫般涌冒而出,他弯下身子,将拇指按向长枪,唇瓣上下蠕动。

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今天一定要杀死若离!

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空,突然的暗了下来,瞬间乌云密布,恍若一帘黑幕,阴郁的笼罩着雾水潭四周。

若离戒备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他又想耍什么花样,暗中将神力凝聚,时刻准备着风叱的进攻。

噬心骨枪倏地飞起,化作一道黑影,飞速盘旋在四周,一圈又一圈,耳边不断传来长枪带动空气刮来的风声。

当若离察觉到不对劲时,以她为中心的地面瞬间一片暗红,在黑幕下尤为的诡异,一股股的腥臭不断飘到若离的鼻间,肚子一阵翻江倒海,因这暗红刺目晃眼,若离甩了甩头,抗拒着晕眩之感。

抬脚间,寸步难行。

“呵......”一阵冷笑。

若离将长剑插在地上,支撑着身子,抬眼看向一脸嗤笑的风叱。

“别做徒劳的反抗了,刚刚你的神力触碰到了噬心骨枪,只要你的神力还在,你就永远走不出这噬心血阵!”他走近了几步,迎向若离痛苦的目光,她以为他就那点能耐吗?

若离顿悟,糟糕!一定是长剑与噬心骨枪击撞间,附着在长剑上的神力碰到了噬心骨枪,难怪刚才那么容易就将他击退,没想到,在这等着她!

卑鄙!

若离支撑在剑上的身体慢慢的瘫软,倒在了地上,体内的神力在慢慢的流失,没有神力的维持,阵内不断窜起的阴风,让她止不住的颤抖。

“哼!没多久,你的神力就会被吸尽,呵,紧接着,再吸走你的血液,你的骨髓,最终,你就会变成一副皮囊,哎,若离啊若离,你就是太爱逞能了!”

风叱‘痛心疾首’的说着,眼神狠辣,居高临下的看着不断颤抖,双目紧闭,脸色煞白的若离,她的这副死样子,他是越看越满意了!

好冷......

转身而去的风叱没有看见,若离额头红光一闪而过。

若离体内蓝光瞬间爆发,一浪接一浪,一丝丝鲜艳的红光随之而出,红蓝相接,流光溢彩,比那霞光还要绚丽,渐渐抹去一地的暗红。

“噗——”一口鲜血喷出,风叱跪在了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惊慌失措的转过头,看着飞身而上,浮于空中的若离。

怎么可能......

若离手握长剑,发髻微乱,身上衣袂随风鼓动,神情肃穆的垂眸看着风叱,转瞬飞到他的面前。

长剑蓝光寸寸,挥落斩向风叱。

“嗥——”

比龙吟还要沉闷几分的吼声响彻天地,将密布的乌云冲散而开,道道阳光倾洒而下,照在那一条通体玄色,毫无生气的蛟龙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