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7 冤家路窄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50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玉清宫外两个小童子拦住了若离的去路,“站住,师父交代过,你不能进去!”

原来玉清真君早已叮嘱过,玉清宫的大门任何神仙拜访时都可进入,但唯独若离除外,给她授了几次课后,他真的再也不想看到若离了。

这样的结果,若离早有预料,也没硬闯,只是坐在了台阶旁,放下了酒坛,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两个童子。

园子里,玉清真君正在给灵草浇水,这些可是他费了千辛万苦才栽种成功的灵草,对它们,他是格外的爱护。

忽然,一阵酒香飘了进来,萦绕在他的鼻间,玉清真君浇水的壶顿的掉在了灵草之中,他全然不管不顾,只寻着酒香而去。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酒香可是鸣音醉啊!这么好的酒他只有在天君大婚那年有幸喝过一小杯,那酒香至今他还念念不忘。

鸣音醉非寻常酒可比,酿造工艺繁杂不说,酿酒的材料又是极其的难找,天君当年的那一坛是帝君赠送给他的成亲贺礼,要不是天君那天喝的酩酊大醉,他估计也不舍得将那么珍贵的酒拿出来与众神分享吧,听闻第二日,天君醒来后追悔莫及。

玉清真君追寻着酒香走到了宫门口,皱着鼻头不停嗅着,花白的胡子随着抖动着,不知道这是何人在喝鸣音醉,真是羡煞他了。

若离扬着嘴角看着宫门口闭着眼睛的玉清真君,而她的身旁摆放着两坛的酒其中一坛已被她开封,敞口在空气中,酒香四溢。

果然帝君出手,绝非凡品呐,看把玉清老头儿馋的!

当玉清真君睁开眼时,看见宫门外坐着的若离时,气的甩开袖子就想进去,眼角的余光却撇到她身旁的两坛酒,莫非......

心下一紧,这么好的酒暴晒在太阳下,真是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看着他心痛不已的样子,若离抱起那坛酒,眼底一丝戏谑,叹气说道,“哎呀,这酒反正也没人喝,倒不如赏给这些花花草草罢了,哎,就是可惜了这好酒哦~”最后的三个字她还特地的拉长的说着,眼睛还不忘瞟了瞟玉清真君。

眼见若离就快将酒到处,玉清真君急得老脸煞白,连忙跑到若离身边,制止的说道,“我喝,我喝!”

说完就想抢过若离手中的酒坛,若离一个转身让他扑了个空,一脸得意的看着他,笑道,“你想喝?我若是不给呢?”

玉清真君气急败坏的吹胡子瞪眼,沉声说道,“说吧,找我何事?”想起若离当年对他做的那些事情,他可是足足在玉清宫里待了大半年才敢再次出门,本不想给她好脸色的,但是鸣音醉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

“你可知去何处能寻得蓝寒珠?”

蓝寒珠!

玉清真君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才想起当年给若离授课时正值寒冬,她因怕冷而不敢出门,所以水神才将他请到水神宫,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了,她居然还是怕冷。

可是蓝寒珠......

“你到底知不知道?”看到他沉思了片刻,若离着急的问道,知不知道也得给声准信啊,这样是什么意思。

玉清真君嗔怒的看了她一眼,“还是这般急躁!”,紧接着又说道,“要寻得蓝寒珠并不难,你只要去松鸣谷的雾水潭即可拿到。”说完趁着若离不注意将她手中的鸣音醉抢了过来。

那一头,若离得到了答案后不再阻拦,将另外一坛也一并给了他,转身离开了玉清宫。

得到酒后的玉清真君乐呵呵的踏进了宫门,这么好的酒,不知若离是从何而得的,真是好命啊!

转而又叹了口气,哎,松鸣谷的那些蛟龙可不是好惹的......

现在的天气越发的冷了,若离一刻也不想耽搁,出了玉清宫后就直往松鸣谷而去。

松鸣谷在神界的南边,距离玉清宫不算太远,且现在若离御风飞行的速度是昔日不可同日而语的,速度上自然是快了百倍,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

若离隐约觉得身上的神力与以往大为不同了,她之前的神力都是细细软软,薄弱易攻,丝毫比不上现在的精纯,有力,她能感觉得到,体内的神力很温暖,就像......

摇了摇头,不可能,她怎么修炼也不可能达到师父的水平,一定是她想多了。

松鸣谷地势低洼,因常年日照时间偏少,雨水繁多,谷中生长了许多奇异的花草,林子里阴阴郁郁,山谷空旷,怪石嶙峋。

虽然这对于若离来说不是什么舒服之地,但于蛟龙而言,却是修炼的绝佳宝地,蛟龙与龙族不同,他们不喜阳光,反而喜欢游荡在依山傍水,阴凉之处。

从玉清真君那得知,要朝着东方走,方能找到雾水潭,若离停下脚步看了看方位,继续前行。

走了片刻,在穿过一片繁茂的林子后,终于看见了不远处石壁赫然刻着的三个大字,雾水潭。水潭之上烟雾弥漫,潭水泛着幽幽的蓝光,不知深浅。

环视了一下四周,杳无人烟,若离走近了几步后,蹲下身子,一双手刚想伸进去探探水的深浅,忽然平静的水面荡起阵阵波纹,继而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周围的水卷入其中,一条通体玄色的蛟龙冲出水面,带起的水花将若离淋了个透。

比龙吟还要沉闷几分的吼声响彻天地。

谷底本就寒凉,被潭水这么一泼,若离咬紧牙关打了个冷颤,提起神力瞬间将身上的衣裳烘干,然抬起头时,看见身前那条蛟龙变化成了人形,张大着嘴巴,瞪大了双眼。

风叱!

自从上次在莲花池境因抵抗伏奇进攻,而用了蛟龙特有的防御术,风叱的修为差不多去了一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只未成熟的伏奇居然能有那么强大的神力,不仅修为去掉大半,还伤到了真身,如今只能借助这雾水檀下的蓝寒珠调养。

蓝寒珠之所以可以抵御寒冷,是因为它能主动吸收周身的寒气,而使佩戴者不惧冬日的凛冽。

而蓝寒珠里存在的噬寒力才是其能力的根本,不久之前他找遍了各种书籍,最终在一宗密卷里找到了能将噬寒力凝聚为己用的禁术。

蛟龙修炼最需要的就是阴寒之气,如果能将噬寒力凝聚,那他的修炼可就是事半功倍了,虽然明知是禁术,却还是抵抗不住诱惑,铤而走险。

本来他就快凝聚成功了,不料居然被人给搅和了,当他变为人形后看见坏了他的好事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若离时,浑身血脉喷张,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了!

如果不是若离在莲花池境坏了他的好事,他又怎么可能会被伏奇所伤?要不是受了伤,他又怎么会偷习禁术,封印潭底?

最后,她居然还是坏了他的好事!好一个若离,怎么哪儿都有她!

察觉到他体内神力的波动,若离退后了几步,故作淡定的看着他逐渐阴鸷的脸,双眼的狠辣是她未见过的深刻。

担心帝君可能就在附近,风叱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一动不动的看着若离,不放过她脸上一丝的表情变化。

若离心中不由得疑惑,他在雾水潭底做什么?不管了,只要不影响她拿到蓝寒珠就行,能避免冲突就避免。

“我今天不想挑事,你让开!”若离率先开口说道。

风叱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她,只看着她不断向潭边靠近,手掌蓝光闪闪,向潭水打去,片刻后,一颗冰蓝色,圆滑的珠子飞进她的掌心,若离眉眼舒展,嘴角轻扬。

就是它了,蓝寒珠!

将蓝寒珠收入囊中之后,若离手掌的蓝光对准潭水想要再取,刚刚只是试探,这次蓝光更甚,一次性就能多取几颗。

见到若离此举,风叱心下一怒,一道荧光打在了若离的蓝光上,阻断了她要取走蓝寒珠的念头。

没想到,若离来此地居然也是为了蓝寒珠,他先看上的宝贝,怎么可能让别人给拿走了,今天说什么都要阻止若离!

看眼下的情形,帝君并没有一同前来,这真是天赐良机啊!他虽然修为折损大半,但是要对付若离的话还是易如反掌的,索性今天就好好的收拾收拾她,不然难以解他心头之恨!

“蓝寒珠,你今天一颗也别想拿走!”说完,利爪如勾,荧光闪烁,将雾水潭的水引到身前,阴险的看着若离,“到了松鸣谷,你可就插翅难飞了!”

这都是什么孽缘!刚刚她还疑惑风叱怎么会在潭底,原来他也是打了蓝寒珠的主意,看来今天这个冲突是避无可避了!

若离现在五识异常灵敏,当风叱化出的水枪朝着她刺来时,被她轻易的躲了过去,飞退了数步后,站在了水潭的另一边。

而风叱紧逼不放,一个闪身就来到了若离身前,表情凶恶狰狞,手掌带着荧光向她的劈去。

紧要关头,若离无路可退,紧蹙着眉头,抬掌迎向风叱的进攻,顿时蓝光荧光四射开来,耀眼的光芒刺得若离连忙闭上了双眼。

“哗——”

掉入潭水中的风叱大惊失色的看着站在岸上错愕的若离,没入水中的拳头紧握不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