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5 西天梵境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49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寝殿内细纱飘飞,隐隐暗香浮动,十分静谧。

境北坐在床榻前,眼神不动分毫的看着熟睡的琪心,满眼的担忧之色,这都过去两天了,怎么也不见她醒来。

这丫头怎么那么傻,居然敢与怨灵正面对抗,危急时刻,跑总是来得及的,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这都怪他,明明知道这丫头不会乖乖回去,但他没想到的是,几日未再出现的怨灵,恰巧被她给碰上了,幸好没有伤及到要害,否则,他该如何是好?

才思过,只见榻上的琪心微微卷翘的睫毛抖动了几分,恢复一些血色的唇瓣细细动了动,气若游丝的喃喃道,“水......”

听见她的话,境北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揽在怀中,抬手间不远处的桌子上的水杯飞了过来,动作细致的将杯子递到琪心的嘴边。

刚一碰到水,琪心就像久旱逢甘霖一般,急促的喝了起来,境北的心拧了一下,心疼的看着她。

“咳咳咳......”因喝的太快,呛的琪心连连咳嗽,娥眉微微蹙起。

境北放下水杯,替她轻轻拍了拍,担忧的问道,“是否扯到了伤口?”

琪心缓了缓气后,摇了摇头,示意并无大碍。然眼神向下瞧去,身上的牡丹纱裙不知何时被换成了素白的里衣,刚刚因为太过急促,不小心将茶水溅在了胸口上,点点轻透,隐约可以看见素白的里衣里空无一物。

而境北的一只手掌正覆在其上,轻轻拍动,待到他反应过来触手过分的柔软时,猛地将手抽回,一时之间,也不知道眼神该往哪儿放,脸颊通红。

一向脸皮厚的琪心也有些羞赧的低下了头,轻轻的咳嗽的几声,境北的手犹豫了片刻,又将她揽进了怀里,扯过云被,仔细的帮她盖上。

“可有好些?”境北垂眸看着怀里微微脸红的琪心,关切的问道。

果然,化解尴尬这种事情,还是要男人来做。

琪心摇了摇头,“不好。”因刚刚咳了几声,原本清耳的嗓音带了点嘶哑,却别有一番动人心弦的韵味。

境北将她的身子扳正,仔细的看着她的眉眼,问道,“还有哪里痛?”

琪心扯了扯衣角,噘着嘴,不满的说道,“就是这衣服,太束缚了,哪有我自己的衣服舒服。”说完又扯了扯领子,交领就是碍事,还是喜欢宽领的衣裳,既好看又舒服。

境北无奈的叹了口气,恍若未闻,以后,再不准她穿那样的衣服!

忽然想起什么来,神色认真的看着琪心,问道,“那天打伤你的人,你可有看清了?”

看到他这么认真的问,琪心仔细的想了想,那天除了看见那个人一身黑之外,就只有一个特征了,连忙说道,“我就知道是个女的。”

境北点了点头,这个他也是知晓的,现在除了知道那道怨灵是个女的之外,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也不知她的目的是为何。

其实她心里隐约觉得那个女的似乎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不然,以她的修为怎么可能还能活着回来,她记得当晚她的软剑只轻擦她的斗篷,就如穿云透雾一般,伤不得她半分,而那女子只用了几招就将她打伤,原本可以取她的性命,她却并没有这么做。

但是一想到她伤害了最圣洁的苍天神兽,琪心又觉得这样的人该是多残忍。

“以后,没有我在身边,遇到危险就跑,知道吗?”两天前的那晚,当看见身受重伤的琪心时,他的心都乱了,这两天他都在不断的自责中度过,在他的心里,她是重要的存在。

“我还不是......”琪心想起自己要有女子的矜持,立马改口,正色的说道,“保护神兽,人人有责嘛!”

我还不是,想帮你......

幻洺天渊,如其名,深不可测,如梦如幻。

泽言抱着若离缓缓落到了幻洺天渊,随手化出一座白纱飘飘的凉亭,动作细致的把若离放在软榻上,将她的头微微垫高。

此时她脸颊上的红晕更甚,泽言看了一眼身后的石缝,手掌微抬,一股清水如水柱一般自石缝处的泉眼飞出,旋转而来。

金光拂过,清水像是有了意识一般,钻进了若离的身体里,随着金光,流动在她身体的每一处,若离此刻暴露在外的肌肤都呈现微微的透明状,肉眼可见水流的动向。

若离自己修炼的神力仅靠清辰宫里的碧水神潭相辅助就可凝聚,据为己用。而他精纯的百万年神力,只能用这幻洺天渊的万年活泉才能炼化,否则若离就要面临自爆的危险。

虽然泽言可以助她炼化,但那件事情,非男女不可,先不说若离是个男子,就算是女子,泽言也不可能这么做。

看着她脸颊渐渐消退的红晕,泽言蹙着的眉头才稍稍舒展,静静的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若离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随着风不知被吹去了何方,只知道飞了很久很远,仿佛到了天之涯海之角。当她睁开双眼时,入眼的是一片云雾,蒸腾翻飞,还有远处一座碧绿色的山头。

原来,死了之后是这样的......

她踩着云雾,缓慢的行走着,听着耳边一声声越来越清晰的梵音,看着山头上佛光普照,祥和安宁。

此刻的她却不急着想知道如今身处何方,因为这感觉她似曾相识,倍感亲切,就如在无欢城里被曼陀罗华吸引后看到的幻境一样,是那么的相似。

心中所有的迷惑与不解,悲伤与痛苦都在慢慢的消散,身心仿佛被净化了一般,唯有一颗诚心,而她正一步一步的朝着山上的那座金色大殿走去。

金色的大殿坐落在山顶之上,云雾翻飞,梵音重重,几只灵鸟飞过,落在枝头上,叽叽喳喳,煞是好奇的看着远来的客人。

“你终究是回来了。”

忽然大殿中传出一道直击心底的声音,空灵犹如山谷回音,竟比那梵音还要更叫人心静,让若离心中一颤,那声音好似在哪听过,却是想不起来了。

殿前的金色莲花台上佛光闪闪,当若离看清坐上之人时,连忙行礼,虔诚说道,“佛陀。”怪不得觉得声音熟悉呢,原因是佛陀于八万年前到过神界,那时候的她还是女娃娃,爱哭爱闹,但在见到佛陀后,立马停止了哭闹,并且破天荒乖坐着听佛陀讲授佛理,当然这些都是她的母神告诉她的。

除了那次之后,若离是再没见过佛陀,没想到,佛陀的声音她还记在脑海里,但是刚刚佛陀说‘你终究是回来了’,这却让若离摸不着头脑了。

但是,此时此景,她的心犹如平静的湖面,并不想过多深究,佛陀说的话,总有他的玄妙之处,她怎会听得出来。

“坐下吧,陪本座看看夕阳。”佛陀充满智慧的双眼望着云海深处,那轮赤红的夕阳,道道霞光与此处的佛光倒是相互辉映。

若离微微点了点头,坐在了佛陀身边,就好像她本就该在佛陀身边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随意,西天梵境她是头一回来,却觉得很熟悉,很亲切,让她不禁怀疑,她是否来过此地?

在坐下的那一刹那,远处的夕阳美景变成了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间眼看就有一场暴雨来临,在她惊叹天气的多变之后,远处云海间又一道高挂的彩虹,一群仙鹤自那山下飞往云间,继而又是夕阳余晖洒落。

这......

“佛陀看的是何景象?”若离双手撑着脑袋,微笑的问道。

忽然想起,西天梵境里是有妙云法象,可随心变动眼前的天气,看来眼前的那片云海就是了,自她仔细瞧看之后已经出现了三种天气了,此刻还在三种天气间不断地变换着,好生奇妙。

“夕阳。”

佛陀拈花微笑,转动着手间的佛珠,目不转睛的望着眼前的云海。

若离撇了撇嘴,忽然看见殿前的园子里,似锦的繁花中有两个浅浅的花坑,只是未见有花。

“佛陀的园子里,少了两种花呢。”若离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看着早已干裂的土坑,说道。

看样子是曾经种过花的,不知道是什么花,能开在西天梵境这样的圣地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们又不见了。

佛总说一切有因果,不论是人还是神,也许花也有它们的因果。

“佛陀可见过静檀花?”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里这么多的花,若离忽然想起在画里见到的那朵洁白的静檀花,那朵对帝君很重要的花。

“多年未见了。”,佛陀充满智慧的双眸扫了若离一眼,旋即继续望着夕阳。

佛陀果然是见过,若离连忙起身坐在他身边,问道,“我只在画里见过,神界里也从未见过静檀花,不知在何处能寻到?”

到底是什么样的花,能让帝君那般珍惜,用灵力维持着它没有生命的空壳,并且封印在画里,她真想亲眼见见有生命的静檀花。

佛陀微微一笑,说道,“这世间仅有一朵。”,说话间充满了慈悲之爱,于若离的心中开出朵朵莲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