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4 千钧一发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41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万兽奔腾而来,林子里的飞禽受到了惊吓似的四处腾飞,风云变色,一时之间,整片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不堪。

而躺在树丛中的若离在喷出一口鲜血后,神识渐渐涣散,灵台一片空白,耳边传来轰动天地的吼声也无法使她睁开双眼,放于身上的手无力的动了动,束缚蟒蛇巨口的锁千链飞到了她的掌心。

她,就快死了吗......

没想到,她最终还是要死在这个地方,连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方,这死的也太冤了点......

好在死掉之前她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只有无尽的疲倦,这样倒也不错,只是睡一觉就够了......

脑海里忽然闪过那张淡然的俊美无比的脸,他迎风独立也好,坐在案前看书也罢,或是在池塘边静静的钓鱼,每一个动作都是一幅极美的画,若离以前从未对男人的样貌做过什么评价,却在见到他之后,才知道,她不是不感兴趣,而是未遇见他。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他的徒弟,虽然他的话不多,却总是默默的在帮她,能和那般美好的人师徒一场,真好......

可是,真的好想再见到他,好小气的师父......

渐渐的若离已经听不见越发逼近的轰响声,她觉得好累,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吼声越发的近了,若离不知,她刚刚杀死的那只巨蟒并不是普通的天兽,而是赤金飞蟒,它的血是可助长天兽修炼的绝佳秘宝,虽不能进化成神兽,但也能因此成为一方的霸主。因赤金飞蟒的鳞甲坚硬无比,灵力强大,一般的天兽是无法得到它们身上的宝贝,所以,当若离将其斩杀,天兽们闻到赤金飞蟒的血时,才这样发了狂似的,飞奔而来。

“嗥——”

“嗷呜——”

“吼——”

飞奔中的天兽们终于是齐聚一堂,尘土飞扬,将泥沼的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不断互相咆哮怒吼着,却没有一只敢主动上前,它们似乎在等待一个契机,谋定而动。

第一个踏出步伐的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想要在这么多天兽虎视眈眈下将赤金飞蟒的血占为己有,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但空气中不断飘来的血腥味又让它们都变得狂躁不安,热血沸腾,此刻只要有一只天兽再前进一步,势必会将局面搅动的天翻地覆,定是一场腥风血雨,无止境的厮杀。

赤金飞蟒的血得来不易,也不知道是谁有这样的本事居然将其斩杀,奇怪的是,整片沼地只见巨蟒,不见动手之人或是天兽,莫非在斩杀它之后,全身而退了?

“沙——”

一阵细碎的树叶翻动声在漫天的天兽怒吼下,如水滴入海,几不可闻,却让四周顿时陷入了沉静当中,而那声音的源头却浑然未觉,因为就在若离稍稍动了一下身子后,早已油尽灯枯的身子支撑不住的晕死了过去。

沉静持续了一段时间,这时离她最近的那几只天兽在观察了片刻后,缓缓的朝着她走去,个个体魄雄壮,獠牙尖长,闷哼声从獠牙间传来,利爪猛地将脚下的树叶踢飞,四散开来,不时的晃动着脑袋,似乎在疑惑在思考。

为首的天兽垂低着硕大的脑袋,赤金色的兽瞳发出危险的讯息,浓重的鼻息喷洒在若离的身上,近距离的嗅了嗅,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吼声。

“嗥——”

心中疑惑得到了解答,顿时四周恢复嘈杂的怒吼声,一声一声比之刚才还要壮大,穿云裂石,沸反盈天。

赤金飞蟒虽然可使它们力量提升,但终究还是无法使得它们冲破自身阻碍,成为神兽,但是如果将生来就是神的若离炼化......

那便是天兽到神兽的飞升了,这简直是比赤金飞蟒还要诱人的力量!没想到赤金飞蟒和神之间的鹬蚌相争,反被它们坐收了渔翁之利。

原本还在外围的天兽纷纷朝着以若离为中心的树丛行来,纷繁杂乱的步伐,伴随的咆哮声,竟震得地面连绵起伏,飞沙走石。

脸色苍白,身形娇小的若离在万兽围困下显得分外的渺小,如同茫无边际的大海中的一叶孤帆,只要周围随便一只利爪就能将她撕个粉碎,不留余地。

天兽密密麻麻的包围而来,引起骚动的中心只留下一个小小的位置,而若离薄如纸片静静的躺在其中,面色如蜡,身上无丝毫的起伏,如同死尸一般。

最近的几只身形颇为巨大的天兽缓缓张开血盆大口,一道道颜色不一的光随声而出,照在若离的身上,而她紧贴地面的身子缓缓升起,四肢垂软,漂浮在半空中。

而圈外面的天兽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近在咫尺,却分不得一杯羹的若离,没想到,将赤金飞蟒斩杀的居然是这么瘦小的神,见她身上的伤以及只有尚存的一口微弱气息,看来在它们赶到之前一定是经历了一场生死的博斗。

那几只巨大天兽不断的将光照在若离的身上,一浪接一浪,可除了将她的身子托起之外,它们的炼化之光居然丝毫起不到作用,如果不能将她炼化,它们就无法将她的神体吸收。

以为天上掉了大馅饼,没想到,到手的居然是块烂肉!

光芒退去,若离浮于空中的身子失去了支撑的力量,重重的摔在了树丛中,如一件毫无用处而被人丢弃的破烂。

为首的那只天兽像是生了怒气似的,带着浓重的喘息声,直往若离奔去!

忽然,浓云密布的空中倾泻下一道金光,将若离周身的天兽尽数震退,而离她最近的几圈天兽瞬间灰飞烟灭,白袍墨发的泽言落在了若离的身旁,淡然的眼眸缓缓扫过蠢蠢欲动的天兽。

他虽未开口,但天兽们察觉到了他身上危险的气息,再加上只用一道金光就将它们最为忌惮的几只天兽给掐灭了,它们瞬间逃也似的纷纷朝着林子外奔去,全然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泽言松开骨节泛白的拳头,弯下身子将若离抱起,她的身子轻飘的犹如一支羽毛,抱着她的双手不禁紧了紧,又看见她满是伤痕的身体,虽然现在的若离已感觉不到疼痛,但那双手还是松了松,用一道金光将若离的身子托着,护住她的神体。

飞眉微蹙,薄唇轻抿,神色复杂的看着奄奄一息的若离,巴掌大的小脸毫无血色,他一贯淡然的眼眸里瞬间懊恼不已。

读心之术于他看来最是简单不过,若离那天在树上的想法他不是没看出来,她的眼眸那般纯净,心中所想全都表现了出来,丝毫不做掩饰,但他只当那是她的顽劣罢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恼怒的是自己,他向来自律,更是心如止水,没想到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若离所吸引,那天若离红着脸眼神闪烁的样子让他一瞬间的愣了神,对他来说,被一个男人吸引,这简直是荒唐!

可却偏偏在这个时刻他感应到了一丝异样的波动,游荡在神界边缘,那气息他永远忘不了,也无法置之不理。

担心他不在清辰宫时若离又会惹出什么麻烦,所以才将她留在此地,明明叮嘱过不准离开那片林子,谁料她这般不听话,跑到了万兽林,还将赤金飞蟒斩杀了!惹来了万兽围剿,这万兽天阵即使是在她神力充沛之时都无法成功逃脱。

说来也怪异,按道理伏奇是与他立血契的神兽,只可能感应得到他的气息,它对若离百般黏腻就已经够让人费解了,没想到,它还能感应得到若离有难,因此,他才从千里之外火速赶回。

泽言怎会知道,他那天淡漠的样子,着实是伤了若离的心,她一心认为他是恼怒了她才将她丢在这里,想要出去求得他的原谅,找不到出去的法门,便只能无厘头的到处寻找,谁知道这里居然是万兽林,她要是知道的话,宁死都不会离开那片林子的。

看着在金光下若离不断修复的神体,泽言的心才略略放下,蹙着的眉头却始终舒展不开。

如果他再晚点......

万兽消失后,整片泥沼之地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而因林中躁动而不安的飞禽也飞回栖息之所,偶有几声啼鸣,林子里才不显得太过安静了。

若离苍白的脸上一片阴影覆下,泽言双眸微眯,睫毛投射下一片阴影,遮住了他此刻深邃的眼眸,一只手掌托着若离的脸颊,倾身将唇瓣覆在了她无色的唇瓣上,将精纯的神力源源不断的渡进若离的体内。

直至若离的气息渐渐平稳,神力流往她的四肢百骸,泽言才将将立起了身子,小心翼翼的将若离抱在怀中。

此时她的脸颊上,正是因为无法将泽言精纯的神力据为己用,而染上两抹不正常的红晕。

泽言广袖拂过,泥沼之上,赤金飞蟒金黄的身子在阳光下渐渐消逝,化为点点金光洒在泥沼中那几个等待孵化的蟒蛇蛋上。

旋即抱紧若离的身子,瞬间离开了万兽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