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3 赤金飞蟒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47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擎天殿。

天君坐在殿上的金龙椅上,屏气凝神的听着殿下洛阳神将汇报神山出没的那道北冥怨灵。

在他归神位以及历练的那万年来,竟还是头一回听说北冥怨灵跑出北冥之巅,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居然是个女的!

可是她一个怨灵为何千方百计的想要铸造魂魄?难道真想搅得这天下翻天覆地吗?

这个答案恐怕一时半会儿是难以知晓了,不过境北竟与其单独碰面且临危不惧,听到这里,天君紧皱的眉头才缓缓舒展,然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沉,“不要把他当太子殿下,该吃的苦头一样也不许落下!”

洛阳身子顿了顿,继而了然的回答道,“是,天君!”心内暗暗的叹了口气,他可不敢真叫殿下吃什么苦头,整个神界的人都知道天君爱子心切,若他将殿下苦到了,天君岂会善罢甘休?又不能让他吃苦头,又要让天君满意,这个差事可真难办呐!

好在,殿下看上去并非贪生怕死,懦弱无为之人,行事作风颇有天君当年的风范,他带领天兵多年,看人的眼光还是独到的。

天君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境北小的时候他就看得出来,那小子将来必成大器。可谁料,他居然与若离为伍,一心只顾玩耍不务正业,连修为都耽误了!自从若离那小子去了清辰宫后再没和境北到处捣乱,境北才得以静下心来,那孩子本性就是好的,如果不是若离的教唆……

他原还打算等水神羽化后将若离驱逐到落霞云谷让其自生自灭,落霞云谷里流放的都是些犯过无数过错,虽罪不必魂飞魄散,却不被神界所容纳的神。

若离屡次教唆境北做些有损九重天太子身份的事情,他因顾忌儿子的颜面和对他的疼爱,才对他们犯的错误充耳不闻,岂料,却叫若离越加的猖狂。

擅改司命簿,偷走雷神定闪雷锤,将神河中的万年龟灵神兽打伤,居然还敢在神界开赌场,若离闯下的祸简直是罄竹难书!

没想到,最后帝君居然答应照料她,这样的结果让整个神界颇为震惊,而他想将若离驱逐的计划也就落空了。

不过,若离去了清辰宫也好,自从她去了那之后,神界终于是安宁了。

“阿嚏!”树林中,若离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擦了一把额头上豆大的汗,继续举起手中长剑,眼神一动不动的望着面前数丈高的巨蟒。

那条巨蟒浑身金黄,在阳光下发出刺目的光,盘踞在泥沼之上,只留下不断吐信的蟒蛇头,那双碧绿如同灯笼大小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虽然知道它是看不清的,但是被那双眼盯着的感觉真的会胆寒。

自那天被泽言丢下树后,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若离无时不刻不是胆战心惊的,兴许这里的天兽们都是怕了泽言,刚开始修炼时根本就没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结果在他消失后,就有天兽接二连三的攻击她。

现在,她的身上已经挂了不少的彩,均已简单的处理过了,暂时不会有大碍,但是三天下来,她的神力都快耗空了,再怎么下去,非但不能斩杀面前这条巨蟒,还很可能会成为了它的腹中食物,她绝不允许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尽管已经精疲力竭,但是为了保命,若离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求救是不可能的了,她那天一定是惹到了帝君,否则那之后他不会用那样冰冷的语气与她说话吧,况且,若离不想被他看轻,不过就是一条蟒蛇罢了!

想起他突然疏离冷漠的样子,若离心情就十分不快,举起长剑,化不快为力量,身上的神力突然暴增,带着淡蓝色的剑气,轻点泥沼,一个转身翻飞,向巨蟒刺去。

“铛!”蟒蛇的鳞片坚硬程度,出乎若离的意料,震的她连连后退,长剑与地面擦出耀眼的火花,划出一条长长的裂痕后,她才险险的稳住后退的身子。

将整个身子都压在了剑上,若离大口的喘着气,一刻都不敢松懈。

巨蟒缓缓的盘旋着金黄色的身子,不断扭动着,与泥沼之间的摩擦声一阵阵的传来。

这声音怎么有点怪异?

若离凝神仔细听着,眼神紧紧盯着蟒蛇的身下,泥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

果然,在巨蟒盘旋的动作间,虽然只是一瞬,但若离确定自己看见了泥沼之中居然有蟒蛇蛋!

若离暗暗的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原来不是这巨蟒要拦她的去路,而是她闯进了人家的地盘,难怪死咬着她不放了。

可是现在的情形也容不得她回头了,她好不容易甩掉后面那片林子里的银虎天兽,左肩上还未愈合的伤还是从那里带来的。

难怪她刚刚趁机逃跑的时候,它没有追上前来,原来知道这里有一只巨蟒在等着她,亏她还暗自窃喜了。

这下可难办了,孵蛋中的蟒蛇比平日里还要暴躁,如果搁在平常,若离都没有把握能够将它击退,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成,那就只能拼了!

没等她多喘气,那条巨蟒已迅速朝她攻来,金黄的身子犹如彩带舞动,却带着不容小觑的力量,红信吞吐间细长雷光闪闪。

若离没想过要伤害它,天兽修炼极其不易,但是如果它一再紧逼不放的话,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飞身后退两步,若离掌心点点蓝光闪烁,一条淡蓝色的链子随之出现,纤细精致,一看就是女子佩戴之物。

若离轻轻的将它抛起,紧念心诀,只见弱细的链子快速翻转,表面上淡蓝色的光晕萦绕,落入若离的手中时,已经成铁链大小了。

那是若离的母神芷水上神,因从来不许若离修炼,却又怕她在外招惹是非,引来不必要的祸端,而交予她的护身之物,锁千链。在平日里这神器与女子佩戴的链子无甚区别,但在念心诀后,就会激发神器的威力,缚万物而不崩。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若离是不会将它拿出,以免弄丢母神留给她最后的念想,但是目前的情况,容不得她半点犹豫,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巨蟒飞速前来,血盆大口獠牙尖尖,红信险险,若离神情凝重的站稳身子,紧握长剑的手掌骨节泛白,脸色更是因为神力几近枯竭而苍白无色,喘息连连。

若离掐诀,锁千链在空中迅速翻转飞向蟒蛇,而它却因视力不佳,再加上锁千链动无声响,它根本就没有发现。

当它注意到眼前晃动的异物时,为时已晚!蟒蛇头被锁千链紧紧套牢,任凭巨蟒如何想再次张开血盆大口都无计可施,只剩下闷声的怒吼从紧闭的口中传出。

但这更加激起的它的狂怒,巨蟒飞身向上,蟒尾横扫树林,刮起的劲风将若离振退数丈,而林中刚刚还是繁茂的枝桠被摧毁殆尽,四周一片狼藉,满目疮痍。

若离强撑起身子,腹部一阵绞痛,看样子定是五脏六腑受了伤,苍白的嘴角一滴鲜血滑落,扯起衣袖奋力擦去,残破脏乱的衣袖多了一道血红的污痕,深吸一口气却引来连连的咳嗽,“咳咳咳......”

紧紧捂住胸口,舒缓因咳嗽而窜起的腥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这该死的黄虫!

若离心中暗骂了一声,将长剑顿地,勉强的站起东倒西歪的身子,她算是倒了血霉了,碰到了这么条巨蟒。

听到若离的咳嗽声,原本还在因大口被束缚而狂躁的蟒蛇停下了扭动的身子,蟒蛇头猛的朝着若离所在的方向转来,那双灯笼大眼怔怔的看着她。

体内的神力已经支撑不了多久,现在的情况只能是一招内将它解决。若离打开神识,望着不远处巨蟒的身子,在那金黄色的鳞甲下,一颗血红滚烫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而那里就是若离想要一招取它性命的捷径。

剑无法穿透它的鳞甲只是因为若离刚刚没有将神力注入其中,理所当然就是一把普通的剑能发挥出的威力,本来还想留着后面对抗其他的天兽,现在看来,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泥沼都是个未知数了。

握着长剑的拳头蓝光闪闪,一道道冰蓝的神力缓缓地流入剑中,原本看似普通的一把剑顿时犹如一把蓝色的光剑。

若离飞身朝着巨蟒踏去,右手执剑,左手蓝光闪过将不远处倒地的大树劈断,巨大的响动引起了巨蟒的注意,只见其金黄的身子迅速朝着树的方向飞速滑动。

就在此时,若离闪身,落在蟒蛇身后,手执蓝色光气的长剑,拼尽最后一丝神力,而在此时,若离不知道,她的身体内一道细细的红光随着蓝光一并注入了长剑中,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量刺向巨蟒那颗跳动的心脏。

“啊——!!!”随着若离喝声一下,巨蟒的身上射出一道道金黄色的光芒,刺痛了她的双眼,她终于是抵挡不住的掉落在狼藉的树丛中。

巨蟒甩动着金黄的身子,“砰——”的一声巨响,倒在了泥沼之上,奄奄一息。

此刻,林子的四面八方忽然传来一波接一波的兽吼声,那声音源源不断的朝着泥沼的方向靠近,狂奔怒吼惊天动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