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2 夜色牡丹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92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慕归神山。

神殿内,一身黑色劲装的境北坐在案前,翻看着手中的神兽谱,虽然大多数的神兽他早已熟知,但它们的习性特征他还想要多做了解,以便更周全的保护它们。

自从那一天之后,怨灵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神山内的戒备丝毫不敢松懈,白日里他才有时间做这些功课。

一名天将匆匆进到殿前,禀报道,“殿下,外面有一名女子求见。”

女子?

境北疑惑,这神界里他并没有认识多少女子,况且他到慕归神山来的事情更是鲜少有人知道,会是谁?

“传…”

境北的话还未说完,一道俏丽的身影飞身前来,坐在他身前的案上,面若桃花,唇如樱桃,美目盼兮,眼波流转间顾盼生姿,简约而又典雅的随云髻一朵牡丹花簪入其中,温婉而又端庄,细软烟纱裙摆逶迤身后三尺,胸前因刚刚落座而起伏的春光惹来一旁侍候的天将们侧目相看。

“我来你这,还得通报?”琪心不顾完美形象的插着腰问道,娥眉微蹙,生怒喘息间春光更甚,境北身边的天将们连连侧目。

“你们都退下!”

不知道怎么了,见到他们用别样的眼神看琪心,他的心里就不痛快,转而看向突然近身前来的琪心,境北一怔,稍稍后仰身子问道,“你怎么来了!”

琪心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心下更想要捉弄于他,又近过身来,境北一再后退,她索性跳下案,坐在了他的腿上,蹙着眉说道,“你还敢问!偷偷跑来这里玩居然不带上我!”

如今若离住进了清辰宫里,她能找到就只有境北了,可他倒好,不告知一声就到了慕归神山来,从前他可从未如此。

境北推了推身上的琪心,微微沉下脸说道,“你能不能先下去,又不是小孩子了,什么时候能改改!”

琪心不依的又往他的胸膛靠了靠,略挑衅的回视境北,一副不下去你能耐我何的样子。

境北年长琪心千岁,如今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爱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了,亭亭玉立,身姿更是妩媚动人,境北是神仙,但他也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琪心坐在他的腿上若是不动倒好,这会儿还往他的怀里钻,不断扭动间,他还得分神强行压下体内窜起的燥热。

而且,她怎么穿成这样就出门了,一个女孩子……

“以后不许这么穿!”境北扫了一眼琪心胸前的若隐若现,再迎上她倔强的,近在咫尺的俏脸。

琪心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裳,不是挺好的吗,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说道,“我不是一直都这么穿吗?你还夸过我好看呢。”

好看是好看,但是她不觉得太招摇了吗?上次还引来了风叱的调戏,想到这个境北放于身侧的拳头不自觉的握了握。

“你先下去!”境北提高了嗓音,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简直快要疯了,她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呢!

他的声音不算太重,却震慑人心,琪心当下一愣,心有余悸的看着境北的脸,不过就是一个月没见罢了,她怎么觉得现在的境北比之前成熟了几分,霸道了几分,而且,又俊朗了几分呢。

呆愣了片刻后,她的脸却开始发热,看着他略略放下的阴沉脸,她才站起身子,安静的跪坐在了案边的蒲团上,然一双美目还是不忘移开境北的俊脸。

看到她突然乖巧的样子,境北放低声音说道,“我来这不是为了玩,是有要务在身的,你别添乱,快回去!”

难怪刚进来的时候看着他在认真的看书,苍天神兽遇害之事她也有所耳闻,想必他并没有欺骗她。

“我不会添乱。”琪心保证的说道。

境北始终看着书卷,并没有看她,加重了语气说道,“不行,回去!”

一想起她要是留在这里,又会惹来多少男性的眼光,他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琪心何曾对人做过保证,她承认平常是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她琪心虽然只是个小小的花仙,但关乎到神兽们的安危,她还是分得清轻重,他就这般不信任她吗?亏她还千里迢迢来找他!

“那我走行了吧,太子殿下!”琪心生怒的看了他一眼,郑重的说道,拂袖朝着殿外走去,广袖飘飞。

待到琪心的气息已完全消失在殿中,境北才抬起头来,叹了口气,心里却隐隐不是滋味,那丫头……

夜幕渐渐抹去了夕阳的余晖,月色如洗,依稀照亮了慕归神山的山顶,而山下那片茂密的丛林,还是一如无月之夜,一片漆黑。

一道鬼魅的黑影隐身于树枝上,斗篷下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对面树下不停发着牢骚的琪心。

原来她并没有真的离开慕归神山,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她可不能白白浪费了这样的机会,境北还当她真怕了他不成?

而且,那个呆瓜,怎么一点都不懂她的心思,好歹她也要留着点女子的矜持,难道非得她做的很明显,说的清清楚楚吗?

“一个个没良心的,说好的一起玩呢,结果都丢下我不管了,若离随着泽言帝君住进了清辰宫,境北又守着这神山,就剩我一个游荡在神界里了。”说到这里,琪心靠在树干上,望着漆黑的树林,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树枝上的黑影在听到清辰宫三个字时,身形明显的颤抖了几分。

“哎......他们好像都出息了,而我......我也不差嘛,起码身材还是不错的!”这样夸完自己后,心情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琪心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沉下心来想想,她除了在每年牡丹花开的季节下凡布花之外,其余的时间都花在了游玩上,她从没想过,也不知道,身为花仙的她还能做些什么。

看着一起长大他们如今都朝着与当初不同的方向前进,她的内心还是羡慕的,有一个能为之努力的目标,该是幸福的吧。

当琪心正要离开林子时,突然听见有一阵细碎的笑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虽然深处神山,但是于黑暗中,突然传来女子的笑声,还是让人忍不住的心里发毛。

“谁...谁啊!”琪心指尖荧光闪烁,隐约照亮身前的景象,除了几棵树之外根本就没有人影。

一道黑影落在了她的面前,黑雾萦绕间,阵阵阴风吹来,宛如来自幽冥深处,最阴暗的风。

神界的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气息,琪心娥眉微拧,素手轻挥,一道荧光打向黑影,却在碰到‘它’的身子之前,被身外的一层黑雾划开,丝毫近不得身。

隐于黑暗,又并非神界之人,琪心忽然想到最近神兽遇害之事,肯定与面前的黑影脱不了干系。

手掌翻飞,手执一把青柄软剑,她的嗓音本就如清泉过石,此时更是清冷说道,“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坚定的神情更为姣好的容颜添上了几分端庄,清丽脱俗间仙姿佚貌,轻踏莲步,广袖飘飞,于黑夜中,牡丹花开。

神殿中正准备外出巡视的境北忽然停下了脚步,因为不远处一道红色的身影缓缓向他行来。

他没记错,今天琪心来找他时就是穿着这样一身的牡丹红,她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就快靠近时,境北心觉不对,连忙飞身上前,而琪心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强行支撑的身体轰然倒塌,瘫软的躺在了境北的怀里。

他刚想开口,怀里的琪心气息微弱的喃喃道,“对......不起啊,我,我让‘它’......跑......”还未说完,双眼支撑不住的缓缓阖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