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1 静檀花落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33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开门间,忽然一阵凉风吹来,惹得她直哆嗦,算算时日,神界的冬季就快到了,她的眼里少有的划过一丝焦虑。

神仙本不应该怕冷的,但若离从小就畏寒,整个冬季都窝在水神宫的寝殿内,真到了万不得已的话,除非随身带着驱寒保暖的蓝寒珠,否则她是一步都不敢踏出宫门。

不知什么原因,她生来之时,魂魄受了很严重的伤,若不是芷水上神悉心呵护温养,恐怕若离的身子远远不如现在。

后来虽是将魂魄养好了,却落下了畏寒的毛病。蓝寒珠维持的时间不长,所以每到冬季,芷水上神都会替若离准备好,如今她不在了,若离要自己解决这个难题了。

也不知道蓝寒珠要去何处寻找。

寻思了片刻后,决定去藏书阁碰碰运气,兴许就能找到答案了。虽然直接问帝君是最好的方法,但是若离不想给他添麻烦,左右找寻蓝寒珠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穿过长长的御道,绕过回廊,若离走到了她从未走进的藏书阁门前,她轻轻一推,古朴典雅的大门缓缓的朝着阁内开去,没有丝毫杂音。

若离跨步走了进去,一阵淡淡的纸墨香扑鼻而来,绵延不绝。藏书阁很是宽敞,入眼的是整齐排列的书架,踏着白玉石的地板,她随意的走在其中。

书架上空三尺处,漂浮着大小一致的夜明珠,此刻正值白天,夜明珠并无光亮,但若离能想象得出,等到了夜晚,这儿会是有多美,多温馨。

原来帝君的藏书阁里竟收藏了这么多的书,环视层层叠叠的书架,若离感叹着,果然是爱书之人。

翻动了片刻后,若离并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却被几步外放在案上的一幅画吸引了目光。

那画极是简约,蓝天,绿草,而中间那多洁白的花却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花瓣洁白温和,无缝接壤,明明是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可若离的心里却止不住的悲凉。

捂住胸口,将那莫名的情绪强行压下,若离伸出手轻轻拂过画卷,指尖过处,金光点点,缓缓波动。

结界!

为何在一幅画里设了结界?好奇心使然,手掌蓝光闪烁,附于画卷之上,如今若离的修为提高了不少,催动神力已不再需要结印的方式,随心而动。

这幅画定然是帝君放在这的,若离也只是想碰碰运气,并不曾想,她竟然破开了帝君结界,进入了画中。

画中,泽言察觉到了身后异样的波动,知是有人闯了进来。当看到一脸错愕的若离时,他平静的眼眸里,讶异一闪而过,旋即恢复了淡然。

帝君…师父!

若离瞪大双眼看着不远处白衣飘飘的男子,他背光而战,如雕刻般的俊脸深而沉,眼眸清清,墨发翻飞,未有言语,只一瞬间就让她觉得遥不可及。

她好不容易移开了视线,却看见他身旁一朵洁白的花,就如若离在画上看到的那朵花一样。

“帝君…师父,这是什么花?”若离蹲下身子,仔细的瞧看着,微风拂过,盈盈的吹滚着草地,而那朵花却丝毫未动,只有一股灵力在支撑着一副空壳。

没有生命!

就在若离震惊之时,泽言开口说道,“静檀花。”,此刻说出的话竟比平常还要清冷几分,如水的眼眸里点点寒冰。

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若离了起来,犹豫了片刻后问道,“师父,它……”

“与你无关。”

甩下一句话后,泽言不做停留的转身朝着草地的另一个方向走去,留给若离一个落拓的背影。

若离的心突然的拧了一下,静檀花,她虽然从未听过也从未见过,但从刚刚泽言疏离冷漠的语气中若离知道,静檀花对他很重要。

如若不然,清辰宫许多空的宫殿都没有名字,也不会唯有住着他们两人的殿分别为泽言殿,静檀殿。

静檀花,它和帝君到底有何故事……

整理了一下失落的心情,若离追随泽言而去,空旷的草地上,留下那朵迎风独立,却没有生命的静檀花。

走出草地后,若离看着四周岑峦叠翠的山峰,郁郁葱葱的树林,远处仙雾缭绕,偶尔有几只仙鹤从林子里飞出,带着鹤鸣声翩然而去。

不过晚了几步,他就不见了人影,心情不好也得告诉她该怎么走出结界吧……

泽言瞥了一眼在树下转悠的若离,单手为枕,慵懒的靠在树枝上,想起刚刚对她说话的语气似乎是重了点,这才悠悠开口,“在上面。”

上面!

若离抬起头看着蓝天,除了几多漂浮的白云外再无其他,难道帝君隐在空中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树上。”

这徒弟收的,资质差就算了,脑子还不是很好使。

若离往后抬头,果真看见泽言靠躺在树枝上,微微一笑,连忙飞身上树,脚尖轻点树枝,却不慎滑落。

“啊——”

泽言眼明手快的上前接住她险些掉落的身子,大手紧紧箍住若离过分纤细的腰肢,背靠树枝,将她捞到身前。

四目相对间,若离只感觉到腰肢上那只温暖的大掌传来的力道,眼里只能看到泽言那张近距离的俊脸,眼里隐隐的担忧之色,还有淡如樱瓣削薄的嘴唇,脑海里忽然想起那天从人间去冥界的路上,她想要咬他唇瓣的无耻想法,小脸忽然的变得滚烫,眼神闪烁不定。

看着身前小脸逐渐晕红的若离,泽言轻拧眉梢,心下一沉,猛地推开她,一道金光将她安全的送至地上。

若离连忙背过身子,捂住滚烫的脸,完蛋了,肯定是自己龌龊的想法被师父发现了,不然他也不会生气的把她丢下来吧,完蛋了,欺师灭祖了,若离!

一边谩骂自己,一边用冰凉的手冷却脸颊,想起刚刚从泽言眼里看见一丝愠怒,看来,他今天心情很是不好啊,倒霉的她。

飞身下树的泽言恢复了一贯冷漠的样子,那双眸子如化不开的冰霜,冷冽的说道,“今天在这里修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