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20 北冥怨灵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52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道鬼魅的黑影如同一张天网,将一只落单在林子中熟睡的苍天神兽捕获。萦绕着黑气的斗篷下,如云雾迷蒙看不真切。

熟睡中的苍天神兽浑然未觉危险气息的逼近,依旧安详的沉浸在睡梦中。黑影慢慢的靠近它的身子,触手温热的毛发下,是跳动的血脉。

就快贴近时,一道猝不及防的蓝光闯进了林子里,剑光闪烁间,那人已来到黑影面前。

“你是何人!”境北冷声喝道,真没想到,守了一晚居然是这个时间出现,幸好他多做了停留,否则就又有神兽遇害了!

黑影并没有因为境北的突然出现而退缩,微微抬头,那黑雾弥漫下的斗篷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境北,或是伺机而动。

‘它’慢慢的站起身子,身形犹如幽灵一般,飘忽而动,一股冷冽的风从斗篷下贯穿而来,吹动林中枝叶沙沙作响。

境北震惊的看着‘它’不断延长的身体,再从‘它’全身散发而出的阴冷的气息,可以断定是怨灵无误了。

北冥之巅的怨灵怎么会到神界来?

此刻不由他多做疑虑,眼前的怨灵可是猎杀了好几只神兽的凶手,他来此地的目的就是要将‘它’抓获,保护神兽们的安全。

境北的指尖蓝光闪烁,轻手一挥,一道蓝色的结界将怨灵束缚其中,虽然是第一次上阵,但境北丝毫没有表现出怯懦,反而是临危不惧,不急不躁。

对方是灵力不知深浅的怨灵,他丝毫不敢轻敌,蓝光闪过,又一层的结界加固在原有的结界之上。

奇怪的是,怨灵不但没有挣扎,还继续不断的舞动着身子,只见‘它’黑色如雾的身子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穿出结界,没多久,整个身子已尽穿透而出。

什么!

境北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破界而出的怨灵,虽然他修为不济,但这道结界可是修炼多年的成果,没想到,对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冲破而出。

怨灵,真的无法束缚吗?

他紧握手中长剑,眼神愈发的凝重了,也不知道自己能拖延多久。旋即执起长剑,凌空踏步,向着怨灵刺去。

剑光凌厉,神剑玉麟带着丝丝鸣声划破虚空,蓝光闪过,回荡三丈。

此刻,几道较强的神力从不远处急速靠近,怨灵分神,神剑玉麟划破斗篷,只听黑雾内一声细碎的闷哼声。

黑雾瞬间弥漫而出,挡住了境北的视线,手掌蓝光闪过,将黑雾拨开时,那道鬼魅的黑影已消失不见。

“殿下!”

“殿下!”

洛阳和其他几位神将落地后,快步走到境北的身边,而他的脚边,苍天神兽安然无恙的躲过了一劫。

“殿下可有受伤?”洛阳近身关切的问道,一时半会儿又是自责又是担忧。

收到殿下的千里传音后,他们立马赶来,没想到,还是被‘它’逃走了,幸好殿下看上去并无大碍,否则,他难辞其咎。

境北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那怨灵竟是女子!”

看着神将们疑惑震惊的表情,他也难以置信,那道怨灵有思想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更没想到的是,刚刚他的剑划破斗篷时,明显的听到了女子的声音,‘它’居然是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待到他们一群人走后,远处的一座山头上,一道黑影缓缓落下,斗篷滑落,一张美艳绝伦的脸迎着月光,渐渐掀开眼帘,轻声呵气,声音哀婉空灵,“我一定要找到你。”

清辰宫,静檀殿。

宽敞的寝殿内,墙上的夜明珠散发出昏暗柔和的光,隐约照亮房中一应摆设,以及床榻上看似睡的不安稳的若离,细细的汗已经布满额间,拽着云被的手瑟瑟发抖。

四周一片的黑暗,仿佛将万物吞噬了一般,没有一丝的光线。若离惊慌失措的坐在地上。

她怎么会在这?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声铁链晃动间碰撞的声音,一道道划进若离的耳朵里,钻进心尖,她本能的站起身子,向后退着,意识里有一道声音在提醒着她,快跑,危险!

“呼——”若离拼命的跑着,一边回头紧盯着后方。在不知跑了多久,却始终还是徘徊在无边的黑暗中,好像怎么跑都跑不出去一样,而那铁链声还在不断的向她靠近,速度竟比她还快。

“啊——”猛地脚上一阵钝痛,若离扑倒在地,胡乱抓爬,却动不得半分,随着痛感的传来,双脚被冰凉的铁链捆绑,挣扎间已深深勒上脚踝。

“哗——”

四周顿时黄光尽显,刺痛了她的双眼,那光线仿佛钻进了身子一般,若离蜷缩着,抵抗着一浪接一浪的痛楚。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在她就快被疼痛折磨的快要昏死过去之时,那道黄光就好像已达成目的一样,才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金光。

若离无力的睁开双眼,恍惚间才看清脚下束缚住她的铁链,玄铁铸造,上面刻篆着细小繁杂的符文,隐隐约约黄光浮动。

双脚拖动间,若离缓缓地支撑起身子,抬头看着发出淡淡金光的东西……

祭魂铃!

虽然只是见过一次,但若离对它的印象十分深刻,那是锦煜交给她,收服魂魄所用的祭魂铃!

若离慌乱的看着四周,她怎么会变成魂魄,她明明还活着啊!

“嗒——”

“嗒——”

“嗒——”

黑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一步步稳健而又缓慢,却让若离的心高高悬起,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透过朦胧的白光,若离隐约间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远处慢慢逼近,虽然看不清楚,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让她心生恐惧。

那感觉,像堕入冰川下。

“别再挣扎了。”

那个人还未靠近,声音已传来,说话间没有起伏波动,低沉而冰冷。

他一步一步的走来,隐于黑暗后的脸渐渐浮现。

玄袍金冠,剑眉朗目,落拓的身影,熟悉的样子,却又陌生的气息……

“锦煜!”

床榻上的若离忽地坐起身子,此刻她全身已被汗水湿透,正大口的喘着气,一下一下用力的证明着自己还活着,捂住的胸口内那颗心飞速的跳动着。

惊魂未定的环视着宽敞的寝殿,摸着湿漉漉的额头,叹了口气。

原来是梦境。

怎么会梦到锦煜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