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02 似曾相识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87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闻言,若离抬起了头,想看清来者是何人,奈何眼睛红肿,然对面的人又着一身白衣,晃得厉害,实在是看不大真实,抬起袖子遮了遮。

“谁说我哭了,还不是阳光太刺眼惹的吗?”

明明连声音都嘶哑了,还这般倔强。

似是被人看破了心底的秘密,有些怒意的想要离去,然起身瞬间,只觉忽如一阵春风拂过,于那平静湖面荡起阵阵涟漪。面前的男子一身华服似雪,衣襟与袖口处绣着精致的图纹,看上去尊贵非凡。

如墨染的眉下一双眼眸淡然如水,波澜不惊,仿佛能够融化万物一般,慢慢流进若离的心里,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触动着她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呆愣住的若离,缓缓开口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她,眼神里没有任何波动,如一汪清水。

也是了,这么好看的男子,她要是真见过,怎么可能忘了呢。

“你是谁?”若离疑问道,这个人她从没见过,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真的很奇妙,隐隐约约,捉摸不透。

男子淡如樱瓣的薄唇微微张开,淡淡说道,“泽言。”

泽言帝君!若离吃惊的看着他,这下她确定自己弄错了。泽言帝君,已经避世百万年,她怎么可能见过呢,哎,也许就是因为那张脸,美男总是容易让人倍感亲切。

“我是不会跟你走的。”若离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她已经八万七千岁了,虽然距离成年还有三千年,不能肯定能把自己照顾的多好,但是寄人篱下,她是不愿的。

飞到树下,若离一个趔趄,单膝跪地,捂住左肩的伤处,眸里尽是痛苦之意。

好歹毒的风叱,居然还留了一手。只见她的肩膀处散发着幽暗的光,不知是何毒,侵蚀入骨,阵阵连心,若离手心里,额头上沁上了不少的汗珠,而她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死臭虫!

一道柔和的金光将若离笼罩其中,那道光像从远古而来,浑厚,安宁,肩膀上的痛立马舒缓了,却还是痛的她汗如雨下。

“你中了蛟龙的嗜心骨毒。”

若离皱着眉头,嗜心骨毒她是听过的,是由蛟龙的心血骨髓制成,毒性霸道狠厉,若不及时解毒,后果不堪设想。没想到那臭虫居然用这么狠毒的东西对付她。

泽言无声的叹息,眨眼间,桑丘树林已无人影,只有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茶香。

神识开始涣散,若离也不知如今身处何处,只觉得周围好安静,静的只能听见她微弱的呼吸。

一只大手钳住她的下颌,巧劲一捏,一颗丹丸落入她的口中,冰凉,清香,肩上的痛意渐渐消失,最终无影无踪。

不知过了多久,榻上的人缓缓掀开眼帘,一脸迷茫的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是哪?

起身往房门外走去,在开门的一瞬间,一阵温暖的风拂过,道道霞光自那天上倾泻而下,为这座宏伟的宫殿增添光彩,虽然若离觉得,没有霞光,这宫殿足以耀眼夺目了。

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云海,翻滚沸腾,层层涌动,云海之下是淙淙流水,婉转绵长,仙泽闪闪。

走下金阶,若离迈步走在御道上,看着两边的参天大树,彩鸟纷飞,灵草奇花,恍如走了到世界尽头,如不是尽头,怎会有如此美丽,如此祥和?

不知走了多久,若离震惊的看着不远处一棵直耸云霄的树,树干通体光滑,如凉亭粗壮,随着视线,若离竟看不到树顶,只因那一段已经没入了云端。

得多少年,才能长这般大?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若离内心不禁疑惑,而且,偌大的宫殿里一个人都没有,太奇怪了。

余光瞟到身旁一棵树后的一角,一道小小的白色的影子在晃动,若离走了过去,想看看究竟,突然,那道白光闪到了她的面前。

狗?

若离看着蹲在她脚边的动物,像狗又不完全是,因为它的额上有一道月牙状的金色天印,但是摇着尾巴的样子,与狗无异。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着实是可爱的紧,忍不住的就叫人想要抱抱。

“唔…唔…唔…”小东西被若离抱在了怀里,没有挣扎也没有乱动,只乖乖的贴服着,奶声奶气的叫着,听的若离心都化了。

好可爱。怎么说,若离也是女子,喜爱小动物本就是天性,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泽言想看看若离醒来了没有,却不料她人早已在花园,怀里抱着…

伏奇?

平静无澜的眼眸里划过一丝讶异,就连泽言帝君都感到惊讶的事,那肯定就不是寻常事了。

原来,若离怀里抱着的不是小狗,而是神兽伏奇。要说伏奇神兽最大的特点,那就是除了与其立血契的主人外,但凡你神力再高,修为再强也无法近它的身,没想到,现在居然乖乖的被若离抱在怀里,这,确实古怪。

没有察觉到泽言的视线,若离抱着伏奇往那棵直入云霄的大树走去,这么大的树,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轰隆隆,咔嚓——”一道雷劈在了若离面前,而她的鞋面前端被生生的劈成了黑块,惊魂未定的她紧了紧怀里的伏奇,显然小家伙也受到了惊吓,缩成一团,直往她怀里钻去。

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打雷?莫不是雷神喝多了吧。这么想着,若离继续迈开脚步朝大树走去。

“轰隆隆,咔嚓嚓——”比刚刚更为粗壮的闪电劈了袭来,直往若离的脑门而来,她瞪大了双眼,已不知改进该退,一时间愣了神。

不是吧,刚中了毒,又要被雷劈?

突然一道温暖的气流缠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带离危险之地。

那道雷在她还没落地前,便劈了下来,将她刚刚站立的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若离吞了吞口水,抬手摸了摸脑袋,那可能就会是她刚刚的下场。

“那是雷音树,以后莫要再靠近了。”泽言的声音清清冷冷从她的身后传来。

帝君!若离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人,再看看四周的环境,难道,这里就是幻虚境的清辰宫?

心中有疑惑,却不知不觉说出了口。

“嗯。”泽言轻声应道。

若离皱了皱眉头,刚刚中毒的感觉她仍然心有余悸,她以为这次是要死了,却意外的好了,现在想来,定是帝君救她无疑了。

在外有多少敌人,若离心知肚明,她向来我行我素,不知天高地厚,曾不想,那些自认为洒脱的日子,是得了母神的庇佑,若是母神还在,今日风叱怎敢对她下此毒手,若是她执意不住进清辰宫,那些被她得罪过的人,又会有多少找上她呢。

她不想寄人篱下,不过是因为面子薄,不想被人看弱了,今天她算是明白了,当一世人,哪能事事都由面子主导,活着不是更重要吗?

“多谢帝君相救,以后…”

“救你是有条件的。”泽言坐在了凉亭的长椅上,平视着她,眼神清清,无浊无痕。

若离还想呢,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大家都说母神将她交给帝君,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去找她了,原来是留了一手啊,不过这样也好,她不喜欢欠人人情。

秀眉轻拧,她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唯一有点用处不过就是一条命罢了,她可不认为帝君将她救活还会要她的命,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