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19 清风月下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57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日里的清辰宫至少还有彩鸟纷飞,声声啼鸣不绝于耳。到了夜晚,便只剩下殿前隐隐的淙淙流水声,除此之外,唯有寂静了。

盈盈的夜空下,碧水神潭边,如果忽略掉若离那一身男子的装扮,和她不断变化的表情,此刻二人倒像极了深情对望的恋人。

若离抬起头看着泽言,秀眉紧皱,轻咬下唇,似是委屈,又似是恼怒。她从没像现在这般,愤怒又羞耻。虽然在他们看来,她是男子,可她到底还是真正的女子,这般被人挑开了衣裳,愣是谁都无法忍受。

泽言垂眸看着怒视他的若离,那双好看的灵眸似是氤氲了丝丝的水汽,不过就是看她一个男子居然也这般的扭捏,松了她的衣带罢了,若不及时入水潭,她的那点神力很快就会散开,到时候想要再聚就难了。

可是,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原本想将她丢进水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帝君没错,是为了帮她,她也没错,想保住名节。本来到嘴边想要骂他的话,被她生生的咽了下去。

而他,眼神清清,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若离气恼不过,转身跳入了水潭。

“扑通——”

微凉的潭水溅起片片水花,落水的一瞬间,她才想起来,这水潭地下可是有一股吸力的,慌张间两手胡乱的攀爬,想要逃离。

胡乱抓的手忽然被握进了一只温暖的手掌间,若离一怔,连忙抬起头,只见泽言蹲在岸边,伸出一只手抓着她,广袖未来的及收回,已沾上了大片的水渍。

“不怕,本君在这。”

听到他的声音后,若离原先的恐慌顿时消失,就连刚刚还在气恼他的心情也被软化了,虽然他的那句话说的极为平淡,甚至说毫无情感可言,但对若离来说,就像一道曙光,照进了心里。

下了水之后,若离才醒悟。难怪刚刚帝君要她把衣服脱了,若只是普通的泡池子那就算了,现在她可是为了凝聚神力,源源不断的吸收潭水的能量,导致一身衣裳更加紧密的贴在肌肤上,真是难受啊。

“帝君,我们之前真的没有见过吗?”若离趴在潭边,一只手还是不愿意放开泽言,紧紧抓着,生怕潭底忽然冒出的吸力。

泽言摇了摇头。

划动着池子里的水,若离转过身背对着他,靠在潭边。刚刚的那一瞬间,她仰着头看帝君,而帝君的眼神里似是有一丝的担忧,感觉,像极了幻境里的小男孩。

若离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小男孩,她一定是认识的。

水面无风而动,她感觉这几天的酸痛感在慢慢的消退,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舒爽,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察觉到若离体内神力已凝聚,泽言站起身子的同时将她提上了岸。

湿透的衣裳瞬间干爽,又感觉身上的神力涨了不少,若离很满意的笑了笑,身前却一道阴影覆下。

泽言倾身,双手绕过若离的身子,将她外裳胡乱绑扎的腰带松开,动作细致。他的身材高大,弯下腰身就将若离包围,若离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一动不动的任由他细心绑着腰带。一阵淡淡的茶香萦绕在她的鼻尖,他身上的温热即使隔着衣裳,若离还是能感觉得到。

幸好只是外裳的没系好,若是连里衣……

“你是不是该叫本君师父?”,手指翻飞间,已把她的腰带系好,站直身子,垂眸清冷的问道。

他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五日前,收她为徒,可她却还是一口一个帝君,不知尊师重道。

仔细想来,自己确实是没叫过帝君师父,一下子还真有点难以改口,又因刚刚他靠的太近,以至于她现在脸红心跳,更是叫不出口。

也不知道怎么了,莲花池境里那次意外的擦吻,却让她的脸皮越发的薄了,刚刚在池里因为害怕而抓着他的手不放,她现在想想都觉得可耻,但是又贪恋着他手掌的温度。

“师…师父。”不等泽言应答,若离逃也似的跑走了,如今神力提升,速度更甚从前,一溜烟的就不见了人影。

“呵…”看着她消失得到方向,泽言轻声笑了出来。

惹得旁边的伏奇一哆嗦,帝君笑了……

泽言信步走在花园内,望着偌大的清辰宫,感慨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流过。

自从他出了西天梵境后,就住在了这里,太久了,久到连他自己都忘了,就在水神将若离托付给他之前,他已打算找个神山沉睡。

他原以为无垠时光便这么度过了,却在收留若离的那一刻起发生了诸多的变化,在她身上那无形牵引着他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慕归神山。

位于神界的东边,绿荫缭绕,苍茫星空。传闻这里是当年盘古最强的筋脉所化成的神山,灵力自是不用说。

境北迎风而立,肃然的站在山顶上,双眼一动不动的俯视着峡谷的动静。此刻,苍天神兽们依然奔驰着,嘶鸣着,丝毫不知黑暗处,危机四伏。

平静无澜的空气荡起阵阵波纹,一会儿洛阳神将破空而来,望着身前不远处一身劲装的境北。

他镇守慕归神山多年,对这个太子殿下的诸多‘事迹’并不知晓,最多只是在他去擎天殿的时候见过几回,来去匆匆,并无做过交流。

“殿下,您去休息吧,这里臣下看着就行。”洛阳站在境北的身后,恭敬的说道。

听见声音,境北收回了视线,转过身来,说道,“不必了。”他的嗓音爽朗,带着年轻人的朝气,这一刻,声线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

洛阳不再多说,在他身后的几步外站立着,岿然不动。

境北转过身,微微抬起头,望着天穹朗朗,明月高挂,在这苍茫人世间,他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神,能保一方平安,才是真正的强者。

夜已深,奔驰的苍天神兽们也停歇了下来,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渐渐步入睡眠当中,身上散发出的柔色白光,装点着朦胧的夜色。

看来,今夜又是无功而返。

境北让洛阳先行退下,他还想再守一会儿。

看着熟睡中的苍天神兽,境北的心慢慢的沉静了下来,怪不得是神界至宝,果然有极强的净化能力,只是远远的看着它们身上的光,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想来这片神山如此纯净,定然少不了它们的功劳,而神山灵力充沛,恰巧是它们最好的生存环境,苍天神兽与慕归神山唇齿相依,不可分割。

所以,保卫它们的安全,至关重要。

就在他转身离去的瞬间,一道黑影划破天际,犹如鬼魅,飞落峡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