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18 竹林修炼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303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神界,擎天殿。

宽敞明亮的大殿金碧辉煌,汉白石并排铺成的地面闪着温润的光泽,为这座本华丽无比的宫殿,掩去了些许富丽堂皇,却更添肃穆,殿内的每一处细节都彰显着天族的威严与气派。

金阶延伸而去,龙椅上,天君皱着眉头,听着殿前洛阳神将一件件的禀报神界最近发生的事情,特别是说道了慕归神山后,他原本还是还算和气的脸瞬间刷满怒气。

“什么!你说慕归神山有几只苍天神兽被吸取了精血?!”,天君的嗓音越提越高,最后忍不住的站了起来,拳头紧握,眼角抖动了几分。

苍天神兽乃是天地间最为神圣,最有灵性的神兽,纯白无暇,似马非鹿,具有极强的净化能力,是神界至宝。

洛阳神将的职责是掌管慕归神山里神兽们的安全,往前面说百万年他是不敢妄下定论,但自从他接管了这个神职后,慕归神山里的神兽们从来都是安安稳稳,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

却不知道为什么,三日前,一只苍天神兽被吸取了精血之后,接二连三的就有五只被陆续的遭受到迫害,更为诡异的是,他们严加把守,却还是没有找到幕后的真凶,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挑衅。

洛阳单膝下跪,抱拳略略撇开脸,自责的说道,“是属下无能,请天君责罚!”

天君扫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罚,罚,罚,我当然要罚你!现在是要先找出幕后的真凶,确保神兽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等这件事情结束了,自有你的惩罚!”奋力的甩开广袖,坐了下来。

洛阳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完全的信任,他又怎么可能将此重任委托给他呢,要想从他的眼皮低下摄取苍天神兽的精血,恐怕不是易事。

殿上安静了片刻后,天君看着跪在地上的洛阳,示意他站起来,沉声问道,“可有什么线索?”

洛阳低着头,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紧握的拳头,似是有一丝的不确定,那件事确实诡异。抬起头,神色凝重的说道,“如果属下没有猜错的话,真凶极有可能是一道怨灵。”

怨灵!

天君神色一怔。

怨灵素来蛰居在北冥之巅,从来都不曾跨进过四海六界八荒,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在这生存,而是因为他们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走出北冥之巅。

如今不但到了神界,居然还摄取了神兽的精血,显然这道怨灵已有了思想,现在这么做的目的恐怕只有一个。

它想要铸造魂魄!

怨灵的灵力可大可小,有思想的怨灵更是闻所未闻,灵力大小不得而知,如果真的让它铸造了魂魄,那后果不堪设想。

“加派人手,一定要抓到它!”

殿外,一身华袍玉冠的境北走了进来,抱拳说道,“父君,请让孩儿随洛阳神将一同前去,保护神兽!”

自从上次琪心被欺负的事情之后,他痛定思痛,决定再不为所欲为,荒废度日。大家都当他是九重天的太子殿下,个个对他俯首臣称,唯有风叱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于他,这才让他看清自己,如果他不再是太子,如果他只是一介普通的神,恐怕他的那些我行我素,早已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了吧。

所以,他要变强,强大到足以配得起九重天太子的身份。

“胡闹!”天君冷生喝到,他以为去慕归神山游玩吗?对手可是灵力不知深浅的怨灵,他的那点能力,莫说对抗怨灵了,连普通的天将他都打不过。

境北单膝跪了下来,眉宇间正气凛然,坚定的说道,“孩儿心意已决!”

天君眉梢轻挑,这还是头一回见到顽劣的他这样的坚定,问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真的要去?”

“是!”

境北的毫不犹豫让天君颇为惊讶,转而欣慰的看着他,“好!”

以前,他只当境北贪玩胡闹,整天和若离还有花神宫的琪心到处惹事,到底还是没有成年,他也不舍唯一的小儿子到处历练。今天看到他如此坚定的眼神,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一样,当年他也是不顾前天君的阻挠,走出神界,历练修为。

也许放手让他成长,才是对他真正的疼爱,只有经历过了,他才会知道自己在这天地间是多渺小的存在。

清辰宫,竹林。

阳光温热,细风拂过,竹叶沙沙作响,带来阵阵凉意。

泽言一袭白袍坐在一旁随意幻化出的靠椅上,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手中的佛理书,阳光透过竹叶倾洒在他的身上,在他的周身镀上了一层好看的光圈。

墨发,白衣,绿竹。

静谧的美好。

然而,站在竹竿上的若离,却并不能体会到岁月的美好。只见她汗流浃背,小脸煞白的单脚站立在被削去一半的竹竿上,瑟瑟发抖,本就单薄的身子更显娇小。

一阵风吹过,都要惹得她额上的汗多流几分。

因为在那根竹竿的四周,密密麻麻的排布着被削尖的竹子,长短不一,但总有一根会将她不小心掉落的身子穿透。

想到自己被穿刺的下场,若离发抖的身子更是抖动了几分,索性双目紧闭,眼不见为净。感觉到那只站立的脚已经酸麻,悬空的一只脚才略略放低一点,一颗石子儿飞了过来,打断了她的动作。

“噢——”若离吃痛的叫了一声,连忙将脚缩了回来。

泽言抬头望了一眼若离,看着她汗流满面,紧张害怕的样子,眼神却丝毫没有波动。他从未收过徒弟,但不代表他不严厉。

若离的资质确实差了点,都站了五天了,身子还是抖成这样。修炼神力,连这点定力都没有的话,将来怎么会成得了气候。

不过,好在她并没有叫苦连天,除了偶尔做点小动作,再无其他。

从日头初升到西斜,若离不知道身上流了多少的汗水。但是她知道,体内的神力在一点一点的凝聚,虽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对她而言,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

从前她躲着母神,在僻静的角落偷偷修炼,杂乱无章,几万年下来,还不如这五天的效果来的大,果然,帝君的幻虚境里仙泽最是充沛,不过,即便是再多的资源,没有好的引导,她也无法做到现在的程度。

帝君虽然面上冷淡,心情捉摸不定,但是在教徒弟的事情上,若离觉得他还是靠谱的。

泽言看了一眼飞身过来的若离,感觉到她内里紊乱流动的神力,显然以她的能力想要自己凝聚神力还是难了点。

转眼,带着她到了殿后的碧水神潭边。

此刻月亮初上,片片华光洒在碧绿色的水面上,迎风波动,细细碎碎,如天上的星辰,莹莹发亮。

自从上次被神潭吸入冥界之后,若离就再也不敢靠近此地,要是一不小心被吸进魔界,她可就真的玩完了。

眼下的美景让她忘记了这神潭的危险,缓缓蹲下身子,伸出一只手,指尖触碰潭水,触手微凉,却是透彻心扉,掬起清水,盈盈的水间恍若碎玉,点滴剔透。

泽言垂眸看着若离,嗓音比月光还要清冷几分,“把衣服脱了。”

什么!

若离拨弄潭水的手顿了顿,转过头来,望着站在她身后的泽言。

“你刚刚凝聚的神力还没办法主动吸收,没有碧水神潭的作用,恐怕这几日你的辛苦就白费了。”收到她疑惑的视线,泽言说道。

这个…不能在他面前脱衣裳,又不忍心白费辛苦,这可真的很难办啊,难道穿着衣服不行吗?

见若离扭捏犹豫的样子,泽言轻瞥她紧抓着衣襟的手。

“啊——”

腰上的衣带瞬间松散,若离连忙紧捂着,确保没有被发现后,抬头看着泽言,一瞬间的委屈,一瞬间的愤怒全都表现在了脸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