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17 意外拜师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3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只温暖的手扶住了她即将倒下的身子,若离无力的抬起头,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那双淡然的眼眸里,此刻那双眼睛的主人似是有些怒气,如墨染的眉微微拧起。

泽言松了松紧握的拳头,看着怀里脸色苍白的若离,手掌金光拂过,附在她的额头上,为其疗伤。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她松懈了全身的戒备,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调理内息,全然忘记了此时此刻被泽言抱在怀里。

那一边,被击退的风叱诧异的看着身前的神兽,神界里拥有伏奇神兽的,他只听过一人,莫非……

果然,眨眼间,泽言帝君已经扶着若离站在了对面,风叱瞪大了双眼,连忙双膝下跪,战战兢兢的说道,“帝君,不是,不是我,是若离他,他先挑衅我的……”颤抖着身子,暗暗的握了握拳头,为什么若离可以这么幸运,前有水神,后有帝君撑腰,而他只是不被人看重的蛟龙,凭什么!

泽言拧起的双眉更加的深刻,却并未看他一眼,始终低头,看着怀里的人轻皱的眉头,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

见泽言并没有说话,风叱长了胆的又说道,“帝君,若离他天性顽劣……”

风叱话未完,身子猛地被伏奇震到了几丈之外,正愤怒的看着他,在伏奇看来,伤害若离的人,就相当于伤害了帝君,作为契约神兽,它是不会放过任何伤害主人的人!

伏奇浮于空中的身子向后退了两步,额前的金色月牙天印流光溢彩,周身耀眼的白光附着在纯白的毛发上,一浪又一浪,为其看似不堪一击的身体披上一层坚不可摧的盔甲,莲花池境内的能量正在剧烈的波动着,急速的朝着伏奇的身子而来,恰巧的流动在它的额前,伏奇低头,那光束直往风叱射去。

风叱惊恐万状的看着那道光束,伏奇神兽的力量他早已知晓,但没想到,一只未成年的伏奇居然能使出这样浑厚的力量。

眼下也不容他再有疑惑了,如果这道光打到他的身上,恐怕今天他是回不去松鸣谷了,但如果用那个方法,他就要折损一半的修为,他蛟龙一族的修为来之不易,当真就要葬送了吗?

风叱咬紧牙关,身上顿时荧光覆裹,将他的身体团团包围,如同大茧。

那道光如期而至的打在了荧光茧上,道道金光像一把把利箭般直冲而下,冲刷着荧光茧的表面,却并未将其震碎。

片刻后,光束退去,荧光大茧却丝毫未动,若是仔细瞧看,便能细细辨别出,那看似流光的道道痕迹,却是斑斑裂纹。

伤好转醒过来的若离缓缓掀开眼帘,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她只知道伏奇是贪玩好吃不会游水的神兽而已,没想到它居然这般强悍。风叱的修为她是略知一二的,没想到伏奇居然能让他使出蛟龙特有的防御术,这可真不是一般的强悍呐,看来,以后得对它好点了,万一惹得它不高兴,会不会一言不合就切了她?

荧光撤去,风叱跪坐在地上,嘴角一滴血带着荧光缓缓滴落,原本阴鸷的脸上灰暗无光,眼神幽幽的看着地上的血迹,掐诀消失在了莲花池境。

“哎,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啊——”见到风叱遁走,若离不依了,连忙挣开泽言的双手,想要站起身子,那个风叱太嚣张了,居然还敢对她下毒手,要不是奇奇赶来救她,她肯定又要吃不少的苦头,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不料,起的动作太急,而泽言仿佛是担心她的伤势,将身子略略弯下,她的额头就这样轻轻的擦过他的唇瓣。

原本安静的境内越发的安静了,若离只觉得额上冰冰凉凉,很舒服。

莲花池境莲花香,琉璃心内复琉璃。

若离这才醒悟过来,原来她一直是被帝君抱着,一定是伤的太重了,她才浑然未觉,连忙站直身子,苍白的脸上一朵可疑的红云飞落,眼神闪烁的看着在一边玩乐的伏奇,一颗心跳动的奇快,也忘记了刚刚想要追风叱的念头,一时间,她竟觉得有些尴尬,左右帝君不知道她是个女的,她这样尴尬好像也不对,但若是真的男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正常该是怎么表现呢?

在若离左右为难之际,泽言不紧不慢的走到伏奇身边,将它单手提起,晃了几下,嘴角微勾,似是满意的笑了笑。

“唔——”一阵呜咽声,伏奇落在了若离的怀里,一副敢怒有不敢言的表情,两眼珠闪着泪光,可怜的看着将它丢过来的泽言。

若离瞪了一眼肇事者,帝君到底还有没有爱心?怎么动不动就甩动物,虽然现在她是知道伏奇是有多强悍,但是它的模样还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保护,他倒好,一声招呼不打就将它丢了过来,摊上这样奇葩的主人,也是它倒霉,不禁心下一软,怜惜的安抚着它。

一路跟在泽言的身后,朝着清辰宫的方向走去。若离看着他挺拔的后背,如墨的发丝,脑海里却忽然闪过刚刚的情形,不免心跳又快了几分,许是害怕被人窥探了心中的小秘密,她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与泽言的距离,帝君耳力好,莫要被他听见了才是。

走了几步后,见到身前的人停下了脚步,若离猛地收回了跨出去的脚,怔怔的看着他,心想,厉害了我的帝君,这么远都能听见……

泽言转过身来,看着若离,唇瓣微微开启,复又闭上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转回身子,继续走着。

若离一脸的莫名其妙,低头看着伏奇,从对方的眼神里,她也看出了同样的意思。这明显是有话要说的样子,如今这般吊人胃口,不知道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莲花池境离清辰宫不是很远,所以他们步行回来,并未花多少的时间,若离的伤势无大碍,行走反而对其有帮助,一路走来,她的内息已恢复平稳。

走在身前的泽言又停下了脚步,刚踏进宫门的若离想要缩回伸出的脚已是来不及,生生的被绊了一跤。

一道金光扶住了她将倒下的身。

若离望着几步外的泽言,泽言亦是望着她,眼眸清清。

她只记得那一天阳光正好,好到任何事情都变得恰到好处,分毫不差,就像他缓缓开口说出那句:

做本君的徒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