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15 七世轮回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39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玄袍金冠,长身玉立,双目流光似星辰,微笑的望着她的男子……

“锦煜!”若离吃惊的看着宫门外,那个站在树下的男子,她怎么也没想到,来找她的人居然会是他,他不是应该守在无欢城里吗,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微微低头看着只到他胸前的若离,锦煜眼里一抹戏虐闪过,“我说你一个男人长的也太小了吧。”

羞红脸的若离抗议的说道,“我,我只是还没成年,以后,以后也会像你们一样高大!”废话,她当然小了,与男子一般高大的女子,至少她还未见过。

“我们?”旋即想到了那个白袍男子,阿离口中说的也有他吧,那个人,他不喜欢。

若离拉过他的广袖,带他坐在了树下的亭子里,开心的问道,“你是专程来看我的吗?”上次没能跟他告别,她心里难受了很久,帝君那个人一会儿通情达理,一会儿不近人情,她完全搞不定他,求了他好久,他还是不肯让她去无欢城,出了冥界,她连无欢城在哪个方向都不得而知。

“嗯。”锦煜点了点头,眼神复杂的看着若离,他能轮回转世是好事。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主动同他说话的人,感觉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可是七世,几百年都不能见到她。

细风拂柳,清辰宫内彩鸟的啼鸣声远远的传来,空灵,悦耳。

若离安抚着怀里的伏奇,它好像很不喜欢锦煜,刚见面就龇牙咧嘴,毫不友好。她大概是不知道,除了她和泽言之外,它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锦煜轻声说道,“我要去人间了。”

闻声,若离抬起了头,灵眸里流光溢彩,如冬日阳光,暖暖的照进锦煜的心里,“好事啊,太好了!你终于不用再守着无欢城了!我为你高兴,锦煜!”她紧紧的抱着伏奇,将它勒进怀里,表示着她现在激动的心情,完全不顾伏奇的哀嚎。

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被无视的伏奇,锦煜抬手,轻轻的扣了一下若离的脑门,说道,“我可是要经历七世轮回的,那么长时间看不到我,你很开心是不是?”

七世好久啊……最长都要七百年,即使锦煜短命的话……

呸呸呸,若离心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什么乌鸦嘴,锦煜怎么可能短命!但七世还真的有点久,她以为只是一世轮回就够了,锦煜到底造了什么孽,天道就是不肯放过他,不过,七世轮回相比永生永世看守无欢城,也是好的。

“七世之后呢,你会去哪里?”

锦煜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七世之后,自己还会迎来什么样的命运,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几百年以后再做打算了。

“阿离,我能抱抱你吗?”

清辰宫内正在下棋的泽言修长的手指顿了顿,一枚棋子啪嗒的掉落在了棋盘上,转了几个圈后,稳稳的贴服着。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掌微微的握了握,如水的眼眸里荡起阵阵涟漪。

都抱上了……

锦煜觉得自己提的要求欠缺考虑了,两个男人之间搂搂抱抱,总是别扭。连忙说道,“你,当我没说,很开心临走之前还能再见到你,阿离。”说完,有些窘迫的起身迈开步伐。

一只脚刚踏下凉亭的阶梯,腰身忽然被人抱着,若离的小脑袋钻进了他的视线,一个重心不稳,眼看两人都要摔下去了,锦煜一个转身,抱着若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只听锦煜闷哼一声,若离连忙爬起身子,一双手不知道该碰他哪里,他是不是又受伤了,着急问道,“锦煜,你没事吧?”

她也不是故意的,锦煜问完之后,她刚想回答说可以的,锦煜这个朋友确实不错,长得好看,当然这是其次,重要的是他讲义气,为了保护她冲破封印伤了心脉,临走之前还特地来看他,这样的朋友,若离不多。

锦煜坐了起来,一只手扶着后脑勺,吸了口凉气,说道,“这后脑勺的伤,算我赔给你了。”

吓死她了,他大伤初愈,可别被她又弄坏了身体,瞪了他一眼后,站起了身子,向他伸出了手。

他垂眸看着她伸过来的手,上次在冥界还流着血的手早已变回了嫩白模样,一个男子长这样的手……

将大掌放在若离的掌心里,紧紧握着,不用她出一丝力气,他已站在了她身前,低头看着她,“阿离,保重!”

“保重,锦煜。”

若离紧紧抱着伏奇,望着锦煜落拓的背影,祈祷着他能平安归来,七世轮回,她是听过的。

七世轮回,六世不灭,一世魂飞。

能顺利渡过此劫的人,不多,因此劫魂飞魄散的人,不少。

北冥之巅,位于四海六界八荒之外,这里常年阴雨,不见天日。一条瀑布自那浓云密布的天上倾泻而下,落在巅峰上,汇集成了河流,却不闻水声,只见其无声无息流淌。

谁曾料到,冥界的忘川河尽头居然会是北冥之巅。

今晚,圆月却破开重重云层,阴冷的月光照射在这条河流之上,河面上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忽然,一道深深的水纹从河面中心波荡开来,一层一层,似是要震破河岸,在波纹的中心处,一个茧状的东西冒了出来,立在其上,足足有一人的大小,不知是何物。

今晚是极阴之天,此刻月亮就快要中升,到那时,便是极阴天,极阴时了。

云层遮住了月光,突然一阴阵风吹来,吹走了阴霾,却露出通体血红的月亮,妖异鬼魅,幽幽的照在那个大茧上。

“咔…咔…咔…”

茧正在以缓慢的速度破开,一股污浊之气从内里流动而出,如烟雾般遮住了里面的情景,待到烟雾消散后,一名身无寸缕的女子从大茧中走了出来。

月亮恢复了华光,照在女子身上,仿佛在为她沐浴,洗刷着她一身的污浊之气。她缓缓的转过身来,吹弹可破的肌肤,长发如瀑,恰巧的遮住了她胸前的风光,还有隐秘之处,迈动着修长的美腿,风吹起了她额前的发丝,一朵幽黑的莲花印在了她的额前,那长的极美的双眼竟是空洞无神。

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蠕动,片刻后,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隐约间,只有“泽言”二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