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12 魂牵梦绕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68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接下来说的话,若离已经听不进去了,空晃晃的脑海里只有回荡着孟婆汤三个字。

孟婆汤……

若离顿了顿,问道,“你娘子的眼睛可是看不见?”

那道魂魄摇了摇头,说道,“我家娘子是方圆十里最美丽的女子,长的就跟仙女似的,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如星辰般闪耀。”似是回忆起美好的过往,他的脸上漾起淡淡的微笑,与他真实年龄相符的青涩笑容。

看来只是巧合了,孟婆婆的眼睛虽然亮是亮,却是看不见的。

一旁的泽言帝君向前走了两步,环视竹林后,沉思片刻,开口说道,“这片竹林不对劲。”

“怎么了?”若离疑惑,她来了这么一会儿了,也没瞧见什么不对,如果硬要说什么的话,她觉得这片林子的紫竹太过茂盛了,凡间,能有这样的紫竹林,确实难得。

泽言没有接话,只是走到若离面前。他突然的上前,惹得若离心跳骤停,霎那间又跳动的奇快,正当她恍惚间,怀里的锦煜被泽言提了起来,在半空中晃了晃,清冷的嗓音里竟有一丝丝笑意,“这猫不错。”旋即一抛,将他扔到了竹林中心,此间动作行云流水,等到若离反应过来要去接住锦煜时,他已经被丢了出去。

帝君……他不是真猫啊……

若离心中腹诽道,即便是真猫也经不起他这么一抛吧,何况锦煜他现在可是受伤之人。

“死不了。”泽言转身看了一眼纠结的若离。

若离扯了扯嘴角,帝君大人,敢情您的最低标准就是死不了吧。

“喵呜~”稳稳落地后,锦煜不满的叫了一声。直觉告诉他,那个白衣男子,他不喜欢。

在进入这片竹林时,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要知道,紫竹乃是圣物,至纯至信之地才能生长,而此处不仅长出紫竹,且还是如此的繁茂,想必这片土地灵力极强,是祥瑞之地。

可是,最让他意外的是,这层层祥瑞之下,竟暗藏着丝丝阴气,如果他判断没错的话,这阴气来自于冥界。

轻轻阖上双眼,一片白色的光阵自他的脚下延伸开来,继而扩散至整片竹林,此刻竹林已被泽言下了结界,外面的人什么也看不见。

忽然,从光阵中射出一道光,在他们面前形成一块巨大的光幕,而光幕里显现的是这样的一副景象:

农家小院里,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坐在门前,专心致志的缝制女工,神情是那样的认真,仿佛每一针每一线都注入了她浓浓的爱意。

“听说前方战事将停,孟哥就快回来了。”女子停下手中的活,望了望远处,即便没有人从对面走来,她还是不愿转移视线,望眼欲穿,就怕稍不注意,就错过了。

她以为今天还是像往日一样,不过就是空等一场,没想到,远处真的有个人影在渐渐靠近。

“啪嗒!”许是太过震惊了,女子忽然的站起了身子,打翻了身边放针线的帐空篮,可她却丝毫不在意,一双漂亮的明眸直直的看着从远处走来的人,有些紧张的轻握拳头。

是孟哥吗?

待到那人走近后,才发现自己是认错了,叹息间回了里屋。

“孟家阿嫂!孟家阿嫂!”

门外有人叫喊着,一声比一声急促。

“吱呀——”门开了,女子探出头,细声问道,“怎么了?”

年轻的小伙子擦了一把额上的汗,将兜里的一封书信拿了出来,交于女子手中,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嘴说道,“这是前线寄回来的书信。”

书信!是孟哥写的!

女子双手颤抖的捧着书信,奈何她不识字,送信的年轻小伙子亦是不认识。

“刘二叔,刘二叔!”

女子来到了镇上的打铁铺,她认识的人里就只有打铁匠刘二叔是识的几个字,连忙将那封被她握的褶皱的书信拿给他,嘴角拼命掩藏的笑容,依然将她的好心情暴露无遗。

刘二叔展了展信纸,手抬远的看着信上的内容,忽然神情一怔,同情的看了女子一眼,叹了口气,颇为为难的开口说道,“孟阿哥,他,他战死了。”

死了……

“刘二叔,您再看看,是不是看错了……”女子哽咽的说着,泪水却止不住的滴落,她多希望是看错了,可是白纸黑字……

眼前的光幕一晃,又回到了农家小院。

女子坐在家门前的河边,终日以泪洗面,为亡夫超度念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间断。后来她在家附近的一座桥边摆了个摊子,维持生计,摊名就是他们当年已经想好的,孟婆汤。

白天,她在桥边摆摊。

夜晚,她就坐在河边,诵经,流泪,泪水随着河流,不知道去了何方,如果是远方,是否会寄去她的思念……

岁月苍茫,几十年如一日,女子容颜不复当年,那双明眸早已暗淡无光,即使再大的悲伤,却已流不出泪水了,因为没有生命的眼眸,怎么会流泪呢。

光幕暗了。

“娘子……”那道魂魄撕心裂肺的哭着,声声肝肠寸断。

若离抹了一把泪眼,悲伤的看着光幕消失的半空,那女子,就是孟婆。如果男子当年没有放弃投胎转世的机会,会不会轮回后就能见到孟婆呢。可是见到后,又能怎样……

但是相爱之人,却不能在临别之时见一面,是何等的残忍,她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见面。

可是,以她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将他带到忘川河边,为今之计,只能求助帝君了。

若离求助的看着泽言,咬着唇瓣,恳求道,“帝君,帮他。”

泽言没有看她,单手负于身后,眼神淡然如水,清冷的说道,“不可干涉。”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可她却偏偏想试试,也许帝君不是别人说的那么清冷,或许他会看在孟婆他们悲惨的遭遇后,会心软,哪怕就一会儿。

她,太天真了。

若离走了过去,抱起锦煜,对着金罩里的魂魄说,“我带你,去找你的娘子。”

魂魄安静的坐在地上,听见若离的话时,你空洞的眼神似是有一瞬间的光亮,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知道我娘子在哪?”

若离没有回答,只将光罩缩小,放在掌心,头也不回的掐诀飞远,全程没有看泽言帝君一眼。

“阿离,万万不可,以你的神力,怎么可能会到冥界?”锦煜担忧的制止着她,劝她赶紧停下。

若离迎着风,吹乱了她的发髻,却吹不走她坚定的心。

她虽然记不起是否真的见过孟婆,但是孟婆于她有救命之恩,就算耗光神力,她也要让他们见上一面。

若离晃了晃脑袋,意识已经开始涣散了,可是距离冥界还有好长的距离。咬着牙,将体内神力一并放出。

奈何,坚持不久后,她晕了过去,隐约间只听见锦煜焦急的唤着她的名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