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伴君侧,如是梦 011 人鬼殊途

作者:天水衣衣 字数:251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刚刚还发愁着要去何处寻找那道魂魄,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这样的机会,可得好好把握啊。

若离双手结印,正想将那道魂魄逼出,不料,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眨眼功夫就逃离了那老汉的身体。

顾不得晕倒的老汉,若离抱紧锦煜,立马追随而去,要是被他逃走了,指不定就没那么容易找着了,断不能让他跑了。

万汤镇,紫竹林。

这里位处小镇的北边,平时鲜有人来,至多不过就是途经此地的人,此刻天色已晚,竹林里杳无人烟,只有夏蝉的烦躁声,还有隐约间从不远处的村舍传来的犬吠声。

想着反正没人看见,若离掐诀御风飞行,穿梭在竹林间。

奇怪,刚刚明明看见他是往这个方向过来的,这会儿怎么不见了。若离辗转,正当要飞往别处寻找时,忽见林中一道幽幽的光闪烁不定。

“娘子……我回来了……”

魂魄跪坐在地上,彷徨的看着四周早已变了模样的环境,当年他离去之时,这里还是一条河流。从前,他的娘子就在这河边洗衣服,那时候阳光和煦,干完活归来的他总是能看见,娘子笑脸吟吟倚在门前等着他归来。

终于找到了,若离悄无声息站在他身后几丈之外,手上拿着锦煜交于她的祭魂铃,单手结印。

“啊——”那道魂魄被锁进祭魂铃的金光之中,祭魂铃快速的盘旋在他的头顶上方,金光一浪接一浪,

不堪金光施加的威力,魂魄嘶叫着,“啊——”怒红了原本空洞无神的眼眸。

那眼神如洪水猛兽般,若离有些胆怯的看着他,因害怕而忘记了接下来该做什么,正在犹豫时锦煜开口了。

“阿离,快,束魂!”

这才想起,身边还有锦煜陪着,深吸了一口气,单手附于胸前,聚集神力,点点蓝光飞向魂魄。

他原本还在挣扎的身体被若离的神力束缚着,动弹不得,然那双眼眸的红光更甚,似乎要滴出血来。

“我要找我娘子!”魂魄嘶吼着,拼命的想要冲出金光。

娘子?

“你既已是亡灵,何必执着,人间不是你可以停留的地方!”想必是个痴情种,锦煜告诉她,时间在鬼魂的身上是停止的,即使过了多少万年,他的记忆还是停留在死前的那一刻,永远停滞不前。

可是已经过了几万年了,他的妻子不知道轮回了多少次,哪里还能找得到她,看他这个样子,若离实在是不好告诉他真相。

“你们神仙不懂情爱,怎么会明白!”

若离叹了口气,说道,“人鬼殊途。”

“我不听你们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要去找我娘子!”说完,那道魂魄猩红的双眼里红光闪烁,原本就散落开来的发丝随风飞扬,竟将祭魂铃生生的震了开,而若离的那点神力更是早已消散。

稳了稳身子,若离咽下喉中的腥甜,蹙着眉头,这下可如何是好。

忽然,一道浑厚的金光落下,将魂魄牢牢的笼罩在其中,而刚刚狂躁的他,却忽然的安静了下来,猩红的双眼恢复了无神的空洞,不哭不闹的坐在了地上。

若离讶异的抬起头,忽闻空气中淡淡的茶香飘来,那味道似曾相识。

一身白袍的男子踏月而来,浑身金泽闪闪,墨发飘飘,如玉的俊脸上是他一贯清冷的表情,薄唇轻抿,缓缓而来,傍着月光,若离有一瞬间的晃了神。

帝君不是去西天梵境了吗?这才过了几天……

原来泽言在去西天梵境的路上巧遇佛陀外出的弟子,遂将佛经交与他之手。回到清辰宫时感应不到若离的气息,只见慌乱的伏奇蹲在碧水神潭边,唔叫不停。

那双如水的眼眸淡淡的扫过若离他们,随后落在眼前的那道魂魄上。

却让若离心中一紧,那眼眸……

“唔……娘子……”魂魄凄凉的抽泣着,泪眼婆娑的样子。

一声一声的传进若离的耳朵里,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但他已经死了,这人间他本不该再留恋的。

若离抬眼看着身前长身玉立的泽言帝君,想起幻境里看见的那个小男孩,那双眼眸与帝君的实在相似,只是,帝君更加淡漠,清冷,不似小男孩虽淡如水,却是温情脉脉。

还是小男孩的那双眸子好看。

“求求你们,让我去看看我家娘子一眼吧。”金光里的魂魄跪了下来,苦苦哀求道。

若离狠了很心,说道,“你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五十万年吗?”

五十万年……

于他们神仙来说,五十万在无垠的时光里只占了极小的部分,可是于人间来说,沧海桑田早已几番轮回了。

“不,你骗我!我怎么可能死了那么久?”魂魄不相信的摇晃着脑袋,眼神无助的看向修为最高的泽言,大尊神定是不会说谎的。

“嗯。”泽言轻声应道,眼眸清清。

魂魄站起了身子,表情木然的看着陌生的环境,是了,如果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这里的河流怎会变成了竹林,这里的人们,他怎会一个都不认识。

刚刚在街道上看见卖汤妇人的背影像极了他娘子,他以为又能再见到她,没想到,已经过去五十万年了……

“娘子……”魂魄瘫坐在地上,喃喃道,泪水簌簌的往下流,似是在回忆着什么,眼神悠悠落在地上,唇瓣轻轻蠕动,“我们三岁相识,十七岁结为连理,我与娘子恩爱无比,原以为生活就会一直那样美好下去,不料,却突发战乱,我原想着带她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娘子对我说男儿应当保家卫国,所以,我就随军南下。”

若离皱了皱眉头,看向泽言,却收到他示意继续听下去的眼神。

魂魄苦笑了几声,又说道,“临别之时,我答应娘子,一定平安归来,娘子将她连夜缝制的千千结别在我的腰上,盼我早日归来。本来,那场战役就快结束了,敌方已经兵尽粮绝,眼看就要胜利在望了,谁料这是敌人设下的圈套,最后,我抵抗不住,被敌军乱刀砍死。”

他抹了一把眼泪后,神情哀怨的叹了口气,“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飘在半空中,四周尸横遍野,硝烟弥漫,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可家中还有痴痴盼着我归去的娘子,我不能就这么跟阴差走,我临走时答应过娘子,定会平安归去,与她开间汤品铺,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孟婆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