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血薇(一)

作者:樾少 字数:425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晨,当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整个小屋之时,床上的可人儿伸了伸手,一副慵懒之色,长而卷的睫毛微微颤抖,如困倦的小猫蜷缩在被窝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冬日暖阳,怎不让人舒服?

墨筱苒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看着粉色的天花板,想着昨日种种,一抹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了脸庞。她倏地拉过被子,将自己的俏@脸躲在了被窝下,羞涩一笑。想到了他,想到了自己,笑意更深,有一种像蜜一样的东西从心底悄悄爬起,占据了她所有思绪和感官。第一次,她有了如此这般深刻的体会。

昨晚玩得太晚了,想着今天是周六,也是舍不得离开游戏,他俩说了很久要下了,可是一次次说完一次次又没离开,就这样竟然到了凌晨一点,最后还是孤壑舒彧说不早了,命令她先下线,她才走的。想到这些,她的脸埋得更深了,笑意更浓。

本想着今日睡个懒觉,不知为何不到九点,她奇迹般的早早醒了。想来他应该还在睡的,想早点上游戏,哪怕他不在,等着他上线的感觉也不错的。她是不是有点犯傻啊,可不像她了。她笑了笑,翻身起床,洗漱完后,吃了母亲大人做的美美早餐,正要去游戏,就听见墨妈妈@的召唤:

“苒苒,中午想吃什么?”

平时墨妈妈要上班没那么多时间弄,所以周末对于吃货的她来说,是件美美的事情。眼睛骨溜溜地转,正想着,突然又听见母亲说:“不然我们中午简单点,晚上出去吃,你不是天天叨叨着想吃双椒鸡吗?”

出去?她心里犯嘀咕。以前一说出去吃饭她就开心,可是现在一想到要出去吃饭,那势必不能8点前上游戏里了,这么想着,她竟然有些不愿意出去了。她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沉迷了,沉迷了!

“不了妈,外面吃花钱,我们就在家吃。”

不远处正在看报纸的父亲抬眼看了看她,颇为奇怪:“奇了,这丫头啥时候这么节约了?我们家不至于在外面吃个饭的钱都没吧?我们也算小康之家了。”

“噗!”她笑道,一手抱住她母亲,撒娇地说:“我是想吃妈妈做的麻辣黄辣丁了,妈,我要吃!”

墨妈妈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好,我这就去给你买。”

听她这么一说,墨筱苒捧起她妈妈@的脸,亲了一下:“我的妈妈,真是这世上最好的妈妈。”

墨妈妈显然很受用,笑着说:“就这嘴甜。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买菜?”

“啊?”她一惊:“不要不要。”

“你这丫头,又想玩游戏,最近天天一吃完饭就猫在屋子里,游戏有这么好玩?”母亲戳了她的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叨叨着。

她笑了笑说:“妈,以前别人玩游戏,我为了考个好学校,不辜负父母对我的殷切希望,从来不碰。现在我工作了,又稳定,收入也好,又没其它爱好,就玩玩游戏。如果你们不让我玩,我还能干嘛?”

“交个男朋友,你年龄不小了。”母亲没好气地说。

男朋友?没意外地她脑中又出现了那个白发身影。

她突然看着眼前的父母,想着,如果有一天,她把孤壑舒彧带到父母前面,父母会如何?

于是她开始脑补:她就这么站在屋子里,父母坐在沙发上审视着那个男孩,她回头看他,一袭墨绿长衫,一只殷@红的笔,一头长长的白发……我的蛋蛋啊,这画风果断就穿越了。她忍不住甩了甩脑袋,想多了,想多了……

“妈,你不要催,你女儿我这么漂亮,身材又好,聪明伶俐,工作稳定,家境殷实,那男朋友还不跟树似的,一排排站着等着你女儿我挑?”说着头一仰,一副公主傲视群臣的模样。

墨妈妈忍不住一笑,转过头对着墨爸爸说:“你瞧你这宝贝女儿说的。”

墨爸爸一本正经地说:“怎么了?我觉得我女儿说得对!哪个小子娶了我闺女那是他上辈子拯救了宇宙。”

“你……”母亲摇摇头:“有其父必有其女。”

“哇!爸爸现在还知道网络用语了,不错嘛!”墨筱苒拍手称赞。说着冲父母一笑,转身溜进了自己的屋子,关上了房门。

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她突然想到,会不会有一天,她真的可以把他带到父母面前?随即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想多了,想多了!”

打开电脑,登上游戏,看着自己的号还停在雪落宫,那是昨天和他截图的最后一个地方,虽然现在只有自己的小萝莉停在那儿,但她还是觉得很开心。点开好友频道,正想看看谁在,突然收到一串密语。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来了?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早就在,这突然看见他的名字,她的心乱跳了几下,怎么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经过了昨天,她还没能适应一下子他们的关系有了质的变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她,有点小凌@乱。

或是见她迟迟没回话,他又发来一条。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在吗?

她快速敲打键盘回着。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在的,怎么?

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组队邀请,她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暗骂自己真是没出现,竟然忸怩起来。点了同意,一进去才看见队伍正好满了。其他仨正是逍遥公子、胭舞蝶、绾风清。

【队伍】「陌茈汀澜」:一大早你们怎么都在?

【队伍】「胭舞蝶」:还说,被你家师傅嚎起来了。

她看着胭舞蝶的话,被“你家”二字给不小心戳了一下,他哪里只是我家师傅啊?这么想着心里竟然美美的。

【队伍】「逍遥公子」: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让我起床打副本,然后我叫了小蝶,小蝶叫了风清,又打算叫你,谁知你师傅说,你一会儿自己就会到,没想到你还真上了。你们昨天说好了?

不提昨天还好,一提她的脸由不得一红,好在没人能看得见。想来他是猜到她必定睡不着的,讨厌,那不是就说明了她真的因为他睡不着了。于是说道。

【队伍】「陌茈汀澜」:没有说好啊,我今天被我妈叫醒了,说难得出太阳,让我多晒晒。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哼,讨厌!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傻!

看着他的回答,她会心一笑,看来他是懂她的意思的。

【队伍】「胭舞蝶」:汀澜,来YY。

【队伍】「陌茈汀澜」:哦!好!

一进YY房间,看见帮会频道挂了十多个人,而他们几个正自己躲在小房间里,她跳了进去,恰巧听见孤壑舒彧的声音,那声音她每天都会听见,实在是太熟悉了。由不得脸上又是一抹粉色的红晕。

一行五人打完了副本,刚走出门口,胭舞蝶便耐人寻味地说:“我为啥觉得今天汀澜怪怪的。”

“哪有?”一听这话,她立刻挺直了脊梁。

胭舞蝶走过来上下打量着她,被她看得有些发憷:“看啥?”

“你平时一看见你师傅就跟八爪鱼似的,恨不得就从此贴上去不再下来,怎么你今天躲得那么远,还时不时的脸红啥?”

她睁大了双眼看着好友,口吃道:“你你你,胡说……胡说什么?谁谁……谁八爪鱼了。”

“噗!这丫头还口吃了。”逍遥公子也是一脸怪笑。

她深吸了一口气,或是吸地太深入,或是被好友说中了心思,她脸越发红了。这下连绾风清都不得不说话了:“你们还别说,汀澜今天确实一直脸就没白过。”

“哪有!”她说着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背过去不再看他们。

孤壑舒彧看着那丫头的傻样儿笑意更浓了。

“你们看,不仅这丫头奇怪,连孤壑都好奇怪,一直莫名地看着汀澜笑,笑得那么淫@荡。”胭舞蝶说着,给逍遥公子使了一个眼色。

以孤壑舒彧的性子,若平时他是要冷哼两声算是回敬胭舞蝶的,不过今日他不回,反而笑得更加明显。

陌茈汀澜回头看他,就正瞅见他笑脸盈盈地看着自己,那眼神丝毫没有闪躲之意,咬了咬唇冲着他吼道:“你别笑了!”

“为何?”他问道。

白了他一眼,娇嗔道:“懒得理你。”

这一下在场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别样的问道,逍遥公子说:“哟,今天不叫师傅了?还对师傅这么厉害了?”

“我看她以后都不会叫师傅了。”胭舞蝶笑说。

“是的,我估计这丫头以后都不会乖乖叫我师傅了。”孤壑舒彧走到他身边揉了揉她圆乎乎的脑袋。她脸越发红了。

“为何?”逍遥公子看着他俩,明知故问。

“因为昨晚有人向我表白了。”孤壑舒彧一字一句,说的那么轻功,仿佛这是一件多么理所当然的事。

“谁向你表白了?”陌茈汀澜一听这话,立刻咋呼道,但更快地她发现她这此地无银的。

“噗!”

“哈哈!”

其他几人都笑了起来。看着他们一个个笑成猪头似的,她深吸口气,罢了,反正都这样了,何必忸怩,于是叉着腰说道:“笑什么笑,我就表白了,怎么着吧?”

“我们能怎么着啊,催婚吗?”

“我们不能成亲,我们是师徒。”她说道。

胭舞蝶一听,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这乱@伦的。”

她“啪”的一声,打在了好友身上:“胡说什么,我要另外注册个账号,不做师徒了。”

“然后呢?”胭舞蝶笑看着她。

然后?她突然想到昨天她这么说时,孤壑舒彧说的话,于是转了口风:“没了,就是不做师徒了。”

“然后你们是不是要去成亲啊?”绾风清靠着她说。

成亲?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说道:“那种形式,有啥意……”话没说完,突然意识到什么,她连住了口,却看见风清的脸色还是微微一变。

一旁逍遥公子轻怕了孤壑舒彧的肩说道:“你是认真的?”

他侧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陌茈汀澜说道:“嗯!”

“好!”逍遥公子如释重负地说道。

孤壑舒彧收起了刚才的笑容:“所以,这么多年,你终究担心。”

逍遥公子看着远处点点头:“怕你一直放不下。”他突然想到什么,急急地说道:“汀澜不是她,你明白?”

他笑道:“自然,一点不像,也从未觉得像过。”

“如果她回来了,你要如何?”

因他的这句话,他背一僵,这个动作没有逃过逍遥公子的眼睛,他的眉头忍不住一皱。

“没有发生的事何必多想?”

说完,和众人告别后,牵着陌茈汀澜的手离开了副本门口。

看着好友的背影,他突然又升起了一股不安,希望,不要发生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