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表白(七)

作者:樾少 字数:375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双手环于胸前,一改他平时冷静自持的模样,玩味地看着她:“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要给你找师娘了,你刚说什么让逍遥他们给我求亲,又说什么要A了,要离开剑花血祭了,我怎么字字句句听来都像是在吃醋啊,你还说你不是喜欢上我了?”

他的话让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忍不住眉头深锁,她都这样难过了,瞧他却说得那般轻松,难道他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是多么让人心碎的事吗?而且她还不知不觉用了那么深的感情。想想自己真是可怜,从来没对谁如此上心过,第一次就遇上人家根本不中意自己。不中意也就罢了,自己默默放在心里就好,可是这会子却偏偏还点破,还是被他点破,让她情何以堪?如此这般想着忍不住眼泪就这么簌簌往下落,哽咽道:“不带你这么欺负人。”

看着她突然哭了起来,他一愣,收起了刚才的笑容,一跃飞了上去,蹲下@身子看着她,那在月光下晶莹的泪珠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哭了?”

“不要你管!”这么说着,手上便朝他一把推了过去,好死不死,就真的把他推了下去,只听“哎哟”一声,他已经重重地摔在了宅子里。

倘若此时殷婉月在,必定会如此作想:何以世间还有如此不解风情的两人,表白都能如此带有喜感╮(╯▽╰)╭

她一愣,没想过真把他推下去的,于是也跟着跳进了殷家老宅。看着坐在地上吃疼的他,她由不得走了上去审视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他笑着,一把将她拉近自己:“傻丫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什么?”

“你天天和我一起,何曾见过我身边有过其他女子?”

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不知他想说什么。他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指戳了她一下:“以前我除了副本外都是自己一个人做任务,后来认识了你,这不是天天都和你一块儿的,哪有时间和机会喜欢上别人呢?”

似乎听出了端倪,她睁大无辜地双眼看着他,忽闪忽闪的长长睫毛在月下那么楚楚动人。她尽量让自己乱跳的心平静,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呢?”不敢给自己太大的希望,怕最后不过是更大的失望。

“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师娘,那是我逗你玩的。”

这回答和她心中期盼的不太一样,失望地看着他说了句:“哦!”说着转身想离开,却被他一把拉住,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我还没说完。”他叹了口气:“我问你的问题,你一直没回答我。”

她抬眼看着他,胸口忍不住起伏着,轻@咬下唇,她不想骗他,其实也骗不了的,他这么问了,不就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不过是想听她亲口说而已。罢了,罢了,她闭上眼睛,死就死吧!

正要开口却突然听见他戏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怎么?让你承认你喜欢我就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她没好气地看着他,推了他一下:“你知道我喜欢你,还问个鸡毛啊?”

他一愣,随即朗声笑起来,那声音在这鬼魅的庭院里竟然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笑吧,笑吧,你就尽情笑话我好了。是啊是啊,我是喜欢你,你要嘲笑尽管嘲笑好了。”说着转过身不再搭理他,任由他的笑声在身后响起。

他半蹲在她面前,由下而上看着她气呼呼地小@脸:“小姑娘家家,鸡毛鸡毛的,不文雅,以后不许说。”

什么跟什么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说这个:“我就说,我就说,你管我!”

他伸出他干净修长的手,轻轻托起她的下颌,让她看着他,一收他刚才不正经的模样。

被他盯着有些不好意思,想躲确怎也躲不了,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听见他的声音温柔在她上方响起:“我没有嘲笑你,我笑,是因为你喜欢我,我开心。”

“你……”随着他的一字一句,她睁大了双眼,心也随着提到了最高处:“你说什么?”

他看着她,笑了,如此真诚:

“傻丫头,我也喜欢你,你不知道?”

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柔,就这么悄悄的不经意的在她的心里轻轻一挠……

谁的心一震……

谁的心一舒……

谁让这万物变得那么美妙……

微风轻拂她的脸颊,如亲吻般让她觉得那么惬意,那么舒服。月,依旧这般挂着,挂着,与树影嬉戏,多情而温柔……

那句“喜欢你”从他口中说出之后,她的心中便只有这一句了,其它的她竟全然不知了……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

他笑着点点头。

“可是,为何是我?从何时开始的?”

“为何是你,我不知。从何时开始,也不知。大约从你在论剑台护我开始……大约从逍遥成亲那日看见你郁郁寡欢……大约从你在这儿……”他看了看这荒废的庭院,听着那隐隐传来的哭声,笑着说道:“大约从你在这个阴森的庭院里愿意和我‘共死’开始,我就不知不觉喜欢上你了。”

殷家老宅,殷婉月,原来一切的一切由此开始。

一扫多日来心里的郁结,问道:“我一直没问你,你当初为何要选择我生你死?”

“总不能丢下你一个弱女子吧。”他看着她问道:“那你呢?”

她嘟着嘴,眨了眨眼说:“你和殷婉月对峙时,都一直护着我,危急关头我是断不会让你去死的。”

他笑了,不得不承认,他笑的时候真的好好看:“所以你那时候就喜欢上本少爷了?”

“噗!”从未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模样,她笑道:“差不多得了啊,我怎么会……”她本想说她怎么会那时候就喜欢他了,但话到嘴巴又住口了,她可能真是从那时就喜欢上他了,只是自己不知罢了。

“怎么会什么?”他追问。

“没,没什么?”她是断然不会承认的,要是承认了,他不是更得意?

她心里这么想着,脸色不自觉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原来喜欢一个人而同时被这个人喜欢着是一件那么让人幸福的事。她,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

他突然牵着她的手:“来,过来。”

“去哪儿?”她问着,脚步随了过去。

和他一起穿过了抄手回廊,来到了当年和殷婉月大战的桃花树下。

那树依旧那么娇艳,和当日一样,没有丝毫改变,片片桃红在月下舞动,没有丝毫阴森之意,反而美得让人心醉。她爱这宅院,更爱这落英桃花……

“丫头,站好!”他在她对面站立。

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要干嘛?”

“定情!”

“咦?”

正当她大惑不解之时,只听突然一声烟花炸响,只见一圈五彩花束从她身边缓缓升起,轻@盈舞动,紫色、蓝色、红色、黄色,太多的颜色和翩然彩蝶交错而至,将她和他紧紧围绕在中间。花束旁,烟花散开铺满这块平地,七彩颜色直冲上天,随着那声声炮竹,五颜六色的光束将黑夜照出了缤纷色彩,美轮美奂。

“定情烟花”,她不是没见过,每日都有好多人在各地燃放。然,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烟花竟然是为自己燃放,还是那个她心仪的人为她燃放,还有什么能比这烟花更美,更叫人心醉的?

她笑着回头看他,他也正如此这般看着自己,俩人相视而笑。

“高兴了?”他问道。

“啊!”她抿着嘴得意地笑道:“我不介意你多放几个,最好能把这殷家老宅给燃起来,那才好呢。”说完她掩嘴嬉笑起来。

戳了她的脑袋,笑道:“贪心。”

她扬起小@脸儿,拉着他的衣袖:“师傅……”本来她想说,她就是这么贪心。可是那声师傅一喊她突然一顿,想了想说:“为啥我觉得现在喊你师傅,有点乱@伦的感觉。”

“咳咳咳……”他突然一阵咳嗽,这大煞风景的话估计也只有她能说出口:“胡说什么,早知道不收你为徒了。”这终师徒的身份是改不了了,想着他心里竟有些遗憾。

看着他不高兴的模样,她却笑得更开心了:“可是收都收了,以后小雪他们问起来我们要怎么说?”

“傻!有什么可说的,不解释。”

“对了!”她突然咋呼道:“我可以练个成女号啊。”

他摇摇头:“不行的,一个账号下所有角色都不行了。”

“那就注册个好了。”

他突然看着她朗声而笑。

“笑什么?”她莫名其妙的问。

他走进她,俯下@身子,渐渐逼近,那气息瞬间将她包围,她有些意乱情迷地看着他,只见他嘴唇动了动,微微一扬说:“你就这么想成为我娘子?”

被他这么一说,她如弹簧一般迅速跳离开去,一手捂着自己狂乱的心跳,一手指着他:“你你你……”正想说什么,却看见他戏谑地眼神,一下子明白过来,于是收了自己的手,拍了拍衣裙,仰着头对他说:“对啊,我就是想成为你@娘子。”看着他因她这话笑得更开了,她往后退了退继续说道:“不仅要成为你@娘子,我还要找好多好多相公,让你们轮流伺候我。”说完对他挑衅地一笑,立刻转身脚底抹油开溜,只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呵斥:“你敢,丫头,给我站住……”

殷家宅院里,本是鬼魅出入恐怖至极之地,如今却因为一男一女的追逐嬉戏,多了些生气,只是如今眼里心里只有彼此的俩人,未曾留意到,在那宅院的门口,一个身影从未离开过,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们,没有丝毫血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