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表白(六)

作者:樾少 字数:349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夕阳渐渐西落,日月交替,她知道再过一小会儿,便是月明星稀了。她是不敢在此时进入殷家老宅的,虽然今日殷婉月断不会出现,但鬼哭是夜夜如此。

正想着,眼前突然出现一人,琥珀色的双眸映入眼中,除了他还有谁有如此摄人心魄的眼神,让人忍不住想坠入那摊深水而从此不起。

“师傅!”她怯怯地叫了一声。

看见正站在几块青石上的她说道:“站这么高做什么?”

“啊?”她这才发现,刚才自己胡思乱想,已经走到了宅院外一个角落上,那里青石堆砌,这么看过去,倒正好和孤壑舒彧平视。她突然有点后悔自己选萝莉体型了,没有成女妩媚,也没有成女的身高。

“我下来。”她正要往下走,突然被一只手握住:“别动!”孤壑舒彧说道。那手掌传来的温度立刻传遍了她的全身,如电流一般在她身体里四处撞击,脸由不得一红,竟然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看着她那样,他由不得深深地一笑说道:“我问你,你就那么想有个师娘?”

“(⊙v⊙)嗯?”她愣愣地看着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嗯什么,我在问你话?”

这话问得让她如何回答,她瞥了他一眼说道:“是你给我找师娘,哪里轮到我说喜不喜欢?我说不喜欢,你还不找了?”说到最后,她垂下了双眸,目光毫无焦距地看着自己的鞋面和那夕阳余晖下的绰绰身影。

孤壑舒彧看着她,轻声说道:“我的确有个喜欢的姑娘,就是不知道她想不想做你师娘。”

听他那么一说,她心一凉,由不得睁大双眼看着他,但随即发现自己表现得太过,又收了收神色,左顾右盼道:“你说的是那个陌血薇?”

他眼色一沉,摇了摇头。

“白双儿?”

他说:“你也知道血薇在我心里是有位置的,可是,如今物是人非,她的心里只有逍遥,这个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

她看着他,一字不说,等着他继续。

月,不知何时爬上了树梢,将树投影在斑驳的古墙上,婆娑妩媚!

“但你说的这两个名字皆不是我想给你找的师娘。”

“那是谁?”

“你真想知道?”

这话说的,她巴不得一辈子不知道才好。本来以为师傅是心心念念陌血薇,谁知原来他早就有了心仪的对象,那自己的一颗心又该何去何从呢?想到这里,她一点猜测的心思都没了,于是淡淡地说:“师傅,你表白了?”

他看着她,一览她所有的神色,笑道:“还没。”

“那就是人家还不知道你喜欢她咯?”

“嗯”

难怪开始他说不知道对方想不想做她的师娘:“那你今天给我说这些,是想让我帮你去试探下她?”

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继续道:“你想去帮我试探?”

“如果这是师傅希望的,我会去做。”她把问题丢回给了他,不想每次都是回答的那个,她,此时此刻不想做什么决定。

“行!”

她看着他,也不知为何刚才还心情挺好的他,突然脸色一沉,好像她说错了什么似的。真是奇怪,本来是她问他是否喜欢上了白双儿,没想这怎么东拉西扯的竟然冒出个还没被表白的师娘。她都说了如果他需要,她可以牺牲自己去帮他求亲,怎么这会子,他又不高兴了。要知道,该难过的人是她好吗?

越想越气,越想越难过,于是没好气地说:“现在晚了,师傅你告诉我是谁,我明天帮你去求亲。”

“那就明天再给你说是谁。”这边孤壑舒彧的脸色越发不好了,口气也不似往日那般和善。

她突然意识到她师傅真生气了,于是问道:“师傅,你在气什么?”

“没有!”他冷冷道,转过身不再看她。

“可是你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不好了,难道我感觉不出来?”

她分明看见,他因她这句话背由不得一僵,接着从他喉咙里冒出一句:“我说没有,听不懂?”

语气如此不善,是几个意思?她又没招他,是他招惹了她好吗?想着自己对他的心意,想着那个未认识的师娘,她的胸口堵得慌,于是说道:“师傅我下了。”

“嗯!”

为了他的惜字如金而气节,怎么他就不挽留下自己,难道是迫不及待去陪那个心上人?想到这里,她补了一句:“师傅,我明天可能不上了。”

以为他会说什么,或是问什么,可谁知只等了一个字:

“嗯!”

“我后天也不上了。”

“嗯!”

“我大大后天也不上了,我这段时间要暂A。”说完就要下线。像是发现了什么,孤壑舒彧突然转过身看着她说道:“你在生什么气?”

白了他一眼,这话不是刚才她才问过他的?怎么又回到她自己身上了?她是生气,不过是气自己没出息,喜欢逍遥公子,还没来得及表白人家就和别人好了。这也就罢了,她本就谈不上多喜欢。可是这次对他——孤壑舒彧却不同往日,谁知到头来却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心上人。

越想越难过,于是口无遮拦地说道:“没有,我生什么气啊,有什么让我生气的?你不是要给我找师娘吗?我这段时间不在,你自己找人给你求亲去。”

说着她妩媚一笑,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分,夸张地站台阶上比手画脚:“什么公子啊,小雪啊,四鱼啊,这么多人都可以去,最好是拉上我们帮会的人都去。你想啊,我们大公会呢,买上几千个烟花放着,敲锣打鼓的,哪个女人不心动啊,这不就成了。”一口气说完这些泛酸的话后,突然脸色一沉,一下子跳下了青石台阶:“你……根本……不需要我。”最后几个字她一语双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出来的。她转手就要离开,脱离他的气息范围,这样她可以冷静,冷静,再冷静!

就在她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拉住了她,她的身子一滞,突然觉得全身一紧。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下一秒,她已被人双手托起,拧到了刚刚站定的青石台阶上,就这么毫无预期地撞进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中,久久无法回神……

孤壑舒彧借着月光打量着那稚@嫩的脸庞,看着那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没有丝毫隐藏,脸上还隐约看见因刚才那番话而微微泛红的脸,他突然笑了。

他很少笑,或是说很少如此会心地笑,那笑容在那俊美的脸上,竟如罂粟一般让人蛊惑,而忘却所有……

“你……”他缓缓开口,那声音如此魅惑:“是不是喜欢我?”

他一字一句,在这样的夜晚,朦胧的月色下,就像一阵由远而近的丝竹声声,就那么轻飘飘地飘进了她的心里,再掷地有声地沉下,沉下……

她的心突然停跳了一拍,她惊讶地看着他,微微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看着她的模样,他微微倾身靠近了她的脸庞,温柔的气息向她拂来,让她迷醉:“我在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看着他放大的脸庞近在咫尺,她由不得睁大了双眼,听着自己咚咚的心跳,像如梦初醒,声音微微颤抖:“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着就要推开他。这样和他平视,会让她泄露太多。

而他却反手将她的双手握于掌中,不置一词地看着她,似乎等不到答案他不会松手。

心,纷乱地跳动,她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手在他的掌中竟然有些微微颤动。

他这是要作甚?明明自己有喜欢的人了为何还问她这样的问题?他要知道这答案做什么?她是喜欢他,很明显不是吗?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否也知道,所以才这么逼@迫她?然后呢?然后是不是要残忍地告诉她,别喜欢上他,因为他要给她找师娘了。想到这里,她的眼里起了雾气。她是何人?从来没如此喜欢过一个人,从来没有过这般感受?今日竟然被@逼的如此,心好痛。想着就要挣脱他的桎梏,嘴上喊道:“你放开我,放开!”

看着她眼中的难过,他笑意更深,一扫先前的阴霾:“别动!”

他在笑?他竟然在笑?笑什么?她如今这般难过,他竟然还笑?是嘲笑她吗?笑她如此不知羞的喜欢他了?

心里又气又急,一脚踢到了他的腿上。没料到她会如此,他吃疼地放开了她。

没了桎梏,她立刻从青石上跳了下来,使出轻功飞到了殷家老宅的院墙上,就这么俯视他,仿佛只有如此才能找回一丝气势。

她站在院墙上双手叉腰,朝他吼道:“你笑什么?”

看着她一副茶壶的模样,他笑得更开心了:“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子吗?”

“什么?”

“你就像个吃醋的小娘子。”

“咳咳咳……”惊得她又被自己呛了。他他他,这是什么形容?她脸由不得一红,可不就是吃醋了:“胡说什么?谁吃醋了?为啥吃醋?”

关闭